《杂文集第十五卷》

谈中国现代木刻

作者:老舍

木刻是中国最古的艺术之一,早在印刷术发明的时光就已开始,当时刻“字”和刻“画”没有什么不同。明代(公元后14世纪)时木刻艺术已获得了很高的成就。虽然中国学者那时候对于小说写作不甚重视,但在小说中已常常插入美丽的木刻画。

清代(17世纪至20世纪)的书,用的是最好的纸张,印上了著名艺术家所刻的彩色木刻。这些木刻画现在已成为最珍贵而稀有的艺术品。那些艺术家的高超的技术,刻制的手法,以及色彩的选择,在艺术上已达到完满的境地。而且那时已成为一种习惯,人们往往买些彩色的木刻画,贴在门墙上去迎接新年,因此木刻画便成为艺术家和人民生活中主要的一部分。

但是现代中国木刻却是直接受了西洋影响的。因为艺术既是不分国界的,散居世界各处的人当然会相互的发生影响。

中国古代木刻象她的绘画和诗歌一样,是用山水、花鸟作为表现的主要对象而供富人贵族们娱乐和欣赏的。现在中国的情形就不同了。中国现在正遭遇着贫穷与战乱的厄运,她好象一只破旧的汽艇挣扎在暴风雨海上的惊涛骇浪之间。这时候的艺术家们已不能再生活在象牙之塔里,拿些小巧玲珑的艺术品作为消遣了。他们必须张大了眼睛和耳朵,去观察注意周围的世界,从他们观察所得,便产生了现代的中国木刻。

在结构和主题方面,这种新的形式是非常接近于欧洲的风格,至少它已经暂时摆脱了传统的格调。因为那种旧的格调,已不适用于这一个时代了。内容既完全不同,形式当然也要改变了。

这情形在战时更为明确。因为中国的海口全被封锁,艺术家既得不到必需的油彩颜料和画布,要找一张在中国制造而适用的纸也不可得,为了要表现他们自己,就必得另打一条出路。从事木刻既只需要简单的工具和木料,他们就获得了一条捷径。题材方面也渐趋现实化。他们也不能采取别的题材,因为他们的民族家庭的命运正高悬于生死关头,他们都知道自己责任之所在——尽力去唤醒他们的朋友和邻人,去认识这种局面的危机。木刻作品正是最理想的媒介。它可以印在劣质的纸张上,仍能产生一种清晰和明朗的黑白画面。它那简单、深刻而清晰的线条,更可以深深地透入人们的心灵和记忆。为了这种种原因,木刻便成为中国报纸、杂志的唯一插图。事实上,由于物质条件的限制,那时使用别的图画或制版,已成为不可能的事了。这本《中国版画集》里的主要内容,便是跟着这条新路而在现代新中国发展的成果。

这许多青年艺术家们,很可能更进一步地去研究中国古代的木刻技术,再把新学得的技术,混合发展成为一种他们自己独创的风格。

当他们在这大时代的斗争中尽力挣扎时,他们也影响了其他许多画家和艺术家,唤起他们对时代的认识。虽然,这不是一幅顶美丽的图画,可是现在各种派别的艺术家们都已把他们的作品来描写今日中国人民的现实生活了。他们的技巧和题材,也许还没有获得世界的名誉与成功,可是在表达他们高尚的手法和自由的理解上,却已臻于最高的境界。

中国的一切事物,正在迅速地变化着,前进着。艺术也不例外。经过这些变化,将来必定会产生一种新的技巧和一种新的艺术的。

载《中国版画集》,一九四八年十月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五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