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五卷》

小报告一则

作者:老舍

抗战以前,我没写过剧本。抗战以后,剧运恒通,我也就见猎心喜,想多学习点手艺。到今天止,我已写过四本半剧了——其中有一本是与宋之的合写的。最初的一本是《残雾》。这只能算作试写的草稿,不能算作完整的剧本,因为写完了,我即到前方慰劳军队,未能修改。在渝和在别处上演,我也没有看见过。据说,在各地上演,都相当的成功。我找不出它所以成功的理由来。赵太侔先生告诉我:“写过小说的人,对人物的创造有些把握,所以可以写戏。”此语若属可靠,就也许可作《残雾》的一点成功之注解。

第二本是《国家至上》,系与之的合写的。在宣传剧中,它可以算作一本成功的作品。它的好处也在于有人物。同时,它的人少,服装简单,到处都可以因陋就简的演出,只要演员尽职,便能叫好。在物价高涨的今日,此点是值得剧写家注意的。

第三本是《张自忠》,没有在大都市上演,因为它不大象戏。怎样才象戏,我到如今还不晓得,我只是不灰心的去学习,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豁然贯通的!

《面子问题》是第四本,在渝上演,成绩欠佳。毛病在对话好,而动作少;我明白了一点为何戏剧必须用动作支持。

第五本是《大地龙蛇》,还没上演过,我也不望它上演,因场面大,用人多,势必赔钱,拿它当作一个小玩艺儿读着吧,也许怪有意思罢了。

现在还在写剧,因患头昏,进行甚缓,是否能成功?且不去管,多练习自有好处。我写剧本,正如写小说与诗,不求能成一家,只愿写得象点样子,且有裨于抗战,便心满意足了。

载一九四二年六月一日《笔阵》新三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五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