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厚今薄古”及其他

作者:老舍

怎样看待古典作品?

有些人说古典作品比现代作品好,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每一个时代都有好些作品,但是好的被保留下来了,坏的被淘汰了。现在我们看得到的古典作品不少是好的,但是可不能因为看到几部好的古书,就认为古人写的书都好。古人写的作品并不全得五分,有得一分的,也有不得分的。写过好作品的古人也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好。我们知道杜甫是“诗圣”,但是他的诗集中某些诗并不好。当他真正的感情来到的时候写得就真好,但他为敷衍皇帝写的东西就很不好。我们应当尊敬古人,但不应当迷信,因为迷信就是瞧不起自己,对古人也无益。

古典作品的优点及其局限性古典作品好的地方,第一是文字好,读起来使人感兴趣。如《水浒》、《红楼梦》;杜甫、李白的诗等都是如此。实际上没有一部好文学作品的文字是乱糟糟的,不然它怎么流传下来呢?第二,古典作品可以帮助我们生动活泼地了解历史。小说一般的是虚虚实实,有假有真,常常是作者根据一些情况加上自己的想像,对于人物创造,往往把几个人物拼起加以典型化。有些读者爱问作者小说中的人物写的是谁,实在是件傻事。尽管如此,任何作品总要反映一定时代背景的。《红楼梦》并不一定是真事,但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它的历史背景来。第三,有教育作用。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作品都有它的教育意义,但是,又都是有限制的。不管是唐朝、清朝的作品,都不完全是为了教育我们这一代人而写的。它们都不是社会主义作品。例如作品中写佛教,是针对着当时信佛教的人写的,目的在“扬善惩恶”。我们可以学习它对人物风景的描写,但它的思想内容就不一定能教育我们,因为历史变了。又如古时有人因为自己有本事而没人用,于是写书发牢騒,说“人生如梦”,描写自己的清高,不为五斗米折腰,看不起人生……他在当时是好人,有些反抗精神;可是我们现在要明确,在今天这不但不是进步的,而且是有害的,一个生长在社会主义社会的人,一天到晚说人生如梦,岂不很糟!

《约翰·克利斯朵夫》描写个人解放,在当时是有进步性的,但是,在今天就是很不好的,因为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是不相容的,我们的新道德,首先是要求把个人放在集体之中。果戈理的作品,讽刺一切,谁都骂了,这是因为旧社会制度根本要不得。可是现在就没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作品(除非作者是右派),因为今天的政府是我们人民自己的,哪能自己打倒骂倒自己呢?有缺点也是一个指头的缺点,不能连其余的九个指头都反对。我们应该明白,今天我们所以没有像果戈理那样的讽刺作品,不是我们不会写,而是没有根据可写。

还有人往往觉得古典作品中的爱情穿插很有滋味,说现在的作家写不出这样的作品来。实则不然。旧社会没有婚姻自由,所以要反抗封建势力,作家写恋爱故事,甚至写爱人们死了还要变成蝴蝶成双作对,这在当时是有革命精神的。今天我们婚姻有了自由,有了婚姻法的保障,当然不能再以恋爱作为反抗,更没有必要去变蝴蝶。不要以为我们现代的作家无能,因为我们不能无中生有的捏造事实,说一个干部因为婚姻不自由而变为蝴蝶……这不成了疯子作家了吗?又如现在我们写的悲剧少,是因为根本没有那些逼死人的社会制度。

总而言之,好的古典文学作品是古人留下来的宝贝,作为好的文字、作为历史资料与生活经验,可以去看去学,但作为思想性的东西来看并非不朽的,托尔斯泰的作品从文学艺术性来看是不朽的,从思想性上看,在今天看来是落后于社会主义的,我们要批判地读古典作品,不要作古典作品的俘虏。

现代作品的优点及怎样对待现代作品现代作品是历史上所没有过的,有人看不惯,并不奇怪,什么新事都会遇到抗拒,文学也不例外。新作品因为是新的,不能一下子就都好,写多了就会出好的,不可能今天每本书都是好的。将来也不可能。

现代作品好在什么地方呢?一,是新。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它描写了前人所没描写过的劳动人民。过去劳动人民是不上纸笔的,从前只是写地主、资本家、贵族老爷,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要培养工人阶级自己的文学家。现在许多民歌民谣、演唱作品和其它群众作品中看,只要仔细阅读,就会看出它们并不下于作家的手笔。

今天作品有缺点是难免的,但由于它是我们时代的作品,描写了史无前例的内容,正是为教育我们而写的。因此新作品一定要读。

二,是政治性强。有人嫌我们写的老是政治政治,这里边有一部分是因作家生活不够,把作品写成说教,应该改进。读者也要检查自己为什么不爱看政治性强的东西呢?这显然不对。社会主义总不能向唐朝去学,话又说回来,可以从唐诗学习语言,技巧,但不能学它的思想。

我们读作品要有自己的见解,意见不同要辩论,哪怕自己的意见不对。只有批判地学(特别是古典作品),才会得到好处。

一切都应该政治挂帅,文学自然也不例外,我们应该写政治性强而文艺性又强的东西。像赵树理的作品就是这样,许多群众的作品这个特点也很明显,它让你受了教育,而并觉察不出它是在喊政治口号或者在写政治标语。

怎样写作?

怎样写作这个问题不好谈。我常常接到文艺爱好者的信,问我怎样“观察生活”?我的回答是:“自己生活”。——什么事儿都要跑在前面,热爱生活,热爱劳动。因为“观察”生活,“观察”到死也很难体会深刻。谁深入生活谁就能写出东西来,否则就写不出来。整天钻在图书馆,埋在古书堆里的人永远写不出好东西。你要写东西就要多干事,多接触人,生活知识越多越好。

其次,写东西要先练习文字,把文字写通顺虽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只要你有什么就写什么,说话别绕弯子,慢慢就会写好的。有人总爱把句子写得洋里洋气,左一个形容词,右一个形容词,写得罗里罗嗦很不好懂,这样不好。应该把自己的生活经验,写得简练,明白,合逻辑,清清楚楚,就是好文章。人人有责任这样做,天天写日记,有几句写几句。看见一些事就思索思索,这就是个锻炼。将来大家文化越来越高,就不愁没有好文章出现。

载一九五八年六月三日《北京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