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要真钻,也要大胆创造

作者:老舍

把电影与戏曲这么不同的两种艺术形式放在一块,实在是不好办的事。但是,困难必须克服,因为人民的确爱看戏曲纪录片。

我对今后拍制这种影片的同志们提出两个要求:一、要有热爱戏曲的态度:戏曲有多年的传统,有特殊的技巧,有千变万化的表演方法。摄制戏曲片子而不懂戏曲的奥妙与特点,就只好一场一场地照实拍照、录音,不知强调哪里,压缩哪里,必定不会有好成绩。解放前拍制的戏曲片子就吃了这个亏——草率地给戏曲安上一些布景,放一些道具,叫演员在这些既不美、又碍事的东西之间扭来扭去,唱那么几句。这怎么行呢?大家看了这种片子,既看不出戏曲的美丽,又看不出电影技术的特长。这不是两种艺术形式巧妙的结合,而是硬拉到一块儿,专为叫大家看了不舒服。解放后,戏曲片子的摄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也还有些简单化的手法,使人看着别扭。比如说:拍制《断桥》,就在后面挂一大张“西湖景”,没有一个游人,连个飞鸟也没有。可是,在这静寂的景中,忽然出来一位古装的许仙,又是摇头,又是悲叹,而且忽然唱起来。看起来,他的确有点像个半疯子!

是的,我们必须热爱戏曲,真知道它妙在何处,巧在哪里,我们才会要求自己真下功夫,精心拍制,使电影艺术放出异彩。

二、要大胆创造。既然要放出异彩,就必须大胆创造。是呀,一句话说到底,既是两种艺术形式的结合,就必定需要创造。戏曲影片绝对不是给戏曲照相,而一定是相得益彰,另辟途径。我们要心中有数,准知道强调哪里,冲淡哪里,以便使一出戏曲好的地方更好,减去弱点。我们连每个演员的长短也都须知道,而后才能适当安排,各得其所。

是,要大胆些!戏曲影片要比戏曲的原来面貌更美丽,叫戏曲办不到的事,能由电影技术给充实起来,使观众得到更多的享受,因而更爱戏曲。这样,电影工作者就成为戏曲的“护法者”,而不仅仅是戏曲的摄影者。

外行话说给内行听,原谅,原谅!

载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中国电影》第六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