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祝贺

作者:老舍

北京国画院的成立是件大喜事,谨致热情的祝贺!

中国画在世界绘画中独树一帜,自成体系,我们自己若不重视它,任其衰落,不但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全世界的美术界和绘画爱好者。中国画曾经影响过许多外国画家,我相信国画院成立后,必能够更加扩大这种影响。

可是,中国画也曾受过外来的影响。是的,艺术一向是,并且永远是,要互相影响的。任何艺术一旦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它就会僵化、衰落。无论如何固执的艺术家,只要忠于艺术,便不可能不接受些外来的影响。因此,国画院的成立,据我看,并不是要和西画对立起来,而是要各有独创,彼此竞赛、影响;各树流派,而无碍于团结。假若在过去,学西画的有轻视国画的偏见,国画院便似乎应当主动地纠正此弊,先伸出友谊之手,争取团结,充分表现出艺术家的爽朗风度。开了大门,影响自广;关上大门,则孤陋寡闻。

历史上有这样的事实:在艺术昌盛时期,艺术家们都在艺术创作上各显身手,出奇制胜,可是在感情上,又能互相友爱,如杜甫之与李白。在艺术不那么昌盛的时候,艺术家们往往有些害怕,怕自己所会的这一门被别门压下去,于是就不期然而然地偏于保守,排斥新的事物,以保护自己。这种闭关自守的态度不利于艺术的发展。今天,百花齐放是我们的文艺方针,只要我们放出美丽的鲜花,便全无可畏。我们还要希望别人也放出美丽的鲜花,和我们竞赛,作到百花争艳,艺术繁荣。

我不知道国画院招收青年徒弟与否,若是招徒弟,我希望老画师们毫无保留地传授本领,并且严格要求徒弟们必须学好基本技巧。青年们往往因求成心切,只找窍门,而不下苦工夫。不管有多大天才,不下苦工夫就不易成功。打好根底是最要紧的,终生享受不尽。可是,根底已打好,就该放胆创作。否则就只承袭了技巧,而不敢独创。老师们应当鼓励徒弟们有所独创,不可动辄斥为邪魔外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本是一切好先生应有的愿望。

我热爱国画。看见一张好的国画,不仅为个人的眼福而狂喜,而且感到一种民族的骄傲。因此,我无法不再一次对北京国画院的成立表示热情的祝贺!

载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四日《北京日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杂文集第十六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