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西望长安》作者的话

作者:老舍

骗子的故事往往是写讽刺剧的好材料。《西望长安》就是写一个骗子故事的讽刺剧。

一个骗子的“成功”,在一方面是仗着他的欺骗手段,在另一方面也仗着别人肯于受骗。这就大有文章了。假若甘心受骗的还是国家的干部,造成政治上的损失,问题可就严重了,实在应该讽刺鞭挞!

在这个剧本里,对骗子如何施展手段写得不多,而且他所施展的那几招也并不高明,正因为他的骗术并不高明,而居然一帆风顺,到处吃得开,才越显出受骗的一定更不高明。那些不高明的受骗者恰好是我们的干部,我们就不能不把他们当作讽刺的对象了。

那些受骗的干部并不是坏人。他们若是品质十分恶劣,有意地和骗子上下其手,就不会含有多少讽刺的意思了,而且也不符合现实——我们的干部基本上是忠实可靠的。他们不坏,但是作了错事。他们把骗子当作了真正的英雄,照顾他,培养他,甚至于帮助他解决婚事。他们的毛病在哪里呢?他们哪,麻痹大意,以为天下太平了,革命的警惕用不着了。他们对伪造的文件看也不看,拿起笔来就批,就签字。他们以为国家富强了,所以多发些补助金,多买两张飞机票,都用不着多加考虑。他们就这样马马虎虎地被骗子给骗了。他们自己倒并没丢失了什么东西,可是造成了重大的政治上的损失。

骗子混了好几年,最后破案可是很快,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足见这个家伙一遇到有眼睛的人就立刻原形毕露,束手被擒。我们就这样讽刺地批评了毫无警惕的干部,也表扬了警惕性强的干部。

载一九五六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演出说明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