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北京文艺》发刊词

作者:老舍

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曾经编刊过《北京文艺》,说起来已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个《红京文艺》出过几期就停了下来,因为同时也办《说说唱唱》,人力实在不够用的。《北京文艺》停刊以后,北京市文联编辑部就以全力办《说说唱唱》了。

《说说唱唱》办的还不算太坏,逐渐地销行到全国,每期能销到近六万份。为什么现在又改回来,仍办《北京文艺》呢?在《说说唱唱》第六十三期的终刊词中已有交代,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北京文艺》将是什么样的刊物呢,这须在此说明一下:在文字上,《北京文艺》将力求通俗。无论是创作,还是理论,我们希望在文字上都能够作到简明浅显,容易阅读。我们切盼每一篇作品都能够深入浅出,既有充实的内容,又不晦涩难懂。我们知道,广大的读者需要这样的作品。因此,虽然深入浅出,通俗易懂,需要很高的艺术技巧,不是一时就能作到好处的,可是我们希望与投稿者共同努力,逐渐树立起这一风格,体现在普及基础上从事提高的方针。

对于以说唱形式写成的作品,我们也愿意刊登,因为这种形式的作品在宣传教育上还能起很大作用。不过,《北京文艺》与《说说唱唱》有所不同:《北京文艺》不像《说说唱唱》那样专登说唱形式的作品,以期编得机动灵活,能够容纳多种多样的形式与风格的作品,而且可以妥慎选择,有较好的说唱形式的作品来稿就刊用,没有呢即不勉强拼凑。

在内容方面,我们首要的任务是反映在总路线的照耀下,首都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以及各方面的现实生活与斗争,歌颂这斗争中的新人新事,批判保守落后。首都在各方面的建设与成就是全国人民所最关切的,我们有责任去及时地反映。同时,首都的人民也渴望从文艺作品中知道全国各处的建设与改革的新成就,所以我们也欢迎北京以外适合我们需要的来稿,以期首都人民与全国人民息息相通,相互鼓舞,齐步前进。

我们的主要读者对象是工人。但是,工人也关切着农业、国防和文化教育等等现实生活。所以,我们所选用的作品,在内容上注重描写工人,而不只限于描写工人。同时,在文字上既力求通俗易读,一般工人能看懂的,有同等文化的农民、战士、学生、干部们自然也能看得懂。这样,我们希望《北京文艺》的思想内容既有重心,又能反映现实生活的各方面;我们的读者既以工人为主要对象,又能顾及普遍。

我们重视文艺批评,切盼能够得到短小精悍的批评文字。

对培养文艺队伍的新生力量,我们只能就力所能及,尽到责任。我们的编辑部里人手不多,对来稿一时还作不到篇篇详注意见,篇篇加以修正,尽管我们切盼能够这么作。我们暂时只能注意选择较好的青年业余习作,帮助加工,刊载出来,并设法帮助解决一些青年们在写作上遇到的困难。希望以后我们有了更多的经验与更好的条件,再开辟青年习作专栏。

从我们办《说说唱唱》的经验中,我们知道:有些爱好文艺的青年往往来信提出:“怎么创作?”“如何体验生活?”和“请某某作家把他全部创作经验写给我”这类的问题,要求详为答复。《北京文艺》每期只能容纳六七万字,而这些问题都不是几千字就能够解答清楚的。还有,每一个作家都有他个人的生活、兴趣、创作方法与风格,即使他肯破工夫写出几万言的解答,也不见得就能完全解决问题。作家们的经验只足以供别人的参考,不是解决一切困难的窍门。写作的窍门是始终不懈的苦学苦练。因此,我们打算组织些结合实际、确能解决问题的文章,帮助爱好文艺的青年们得到一些启发。比如说:请作家谈谈他怎么创造作品中的某一个人物,必定比他泛泛地讲怎样创造人物更具体,更容易了解,更对我们有帮助。是的,只能是有些帮助,创作是没有捷径可寻的。

我们希望文字里多加插图,并且容纳些独立的绘画和木刻等美术作品。

我们希望《说说唱唱》的读者原来怎样爱护《说说唱唱》,现在还怎样爱护《北京文艺》。

我们希望北京市文联的会员们拿《北京文艺》真当作自己的刊物,关切它,帮助它,批评它,给它写稿。

敬爱的读者们,会员们,多给我们提意见,帮助我们把《北京文艺》办好,教它的确能成为忠实反映首都及各地现实生活的、鼓舞建设祖国的热情的、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和保卫和平的文艺刊物。

载一九五五年《北京文艺》四、五月号创刊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