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关于兄弟民族文学工作的报告

作者:老舍

1955年五一劳动节后,中国作家协会邀集了八个兄弟民族——彝、侗、僮、东乡、维吾尔、蒙古、苗、朝鲜(延边)的十一位同志,和西位熟悉兄弟民族文学的汉族同志,到北京来座谈兄弟民族的文学工作情况。

现在让我们根据这次座谈会所提供的材料,把兄弟民族文学工作的情况与问题分项来说:(甲)民族文学遗产和新文学的兴起。

在有文字的民族里,像蒙古族、维吾尔族与藏族,都有久远的文学传统。

蒙古民族的长篇史诗《格斯尔的故事》的产生,要比成吉思汗出现于历史舞台还早两个世纪!这是优美的富有神奇性的人民文学著作,应当列入世界文化宝库。

产生于十五世纪初期的史诗,由十二首长歌集成的《江格尔》,也是人民口传的巨著,至今还广泛地流传在蒙古人民中间。

在这两大史诗之外,流传在民间的还有许多著作。

今天,新的文学也生长起来。纳·赛音朝克图与巴·布仁贝赫的诗歌,朋斯克、敖德斯尔、玛拉沁夫、超克图纳仁等的小说与剧本都受到读者的欢迎与称许。

新疆的维吾尔、哈萨克与乌兹别克等民族,在文学遗产上是可与蒙古民族媲美的。苏联刊印的第三、四世纪的《托瓦杜瓦》和第六、七世纪的《气斯塔尼伊利克别克》都是伊斯兰教传入以前就有了的宝贵遗产。十二世纪的《库他提·扣贝里克》是维吾尔族的重要史诗。此外,像代表维吾尔与乌兹别克文学伟大历史时期的那瓦伊的长诗,和哈萨克文学之父阿拜依的著作都是新疆的,同样也是构成祖国的文化历史的宝贵财产。

十月革命与五四运动影响所及,使新疆各民族开始追求民主文学,涌现出不少的作家与诗人。解放以来,在文艺创作上,维吾尔与哈萨克等族都产生了不少比较优秀的作品。诗人铁依甫江和布哈拉等都孳孳不息地进行创作,祖农·哈迪尔等在短篇小说与剧本方面也有很好的成绩。

藏族文学从第九世纪开始兴起,在十二世纪左右发展起来,十七世纪前后是昌盛时期。藏族的文学遗产,就重要的来说就有:《格萨王传》史诗。这部名著在元末明初写成,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在民间流传很广,曾被改编为戏曲,还用为壁画题材。

在抒情诗方面,有流传最广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仓洋嘉错所作的抒情歌。藏民至今还传诵他的作品。在小说中,《米拉日巴的一生》传记小说具有世界文学的价值。这部著作已有英、法、日、蒙古、汉各种文字的译本。藏族的民间文学也是丰富多采的。

现在,藏族涌现出来许多新知识分子,开始在优秀的文学传统的基础上创造出反映新生活的文学作品。

延边朝鲜族的新兴文学,在这几年来,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都有不少的成绩。剧本与小说之外,作家们也注意到编写民间故事和说唱文艺。

甘肃、云南、贵州和广西都是多民族的省份。许多民族还没有文字,但是保留在口头上的文学是丰富多采的。每个民族都有许多优美的诗歌。

(乙)开展搜集、整理、研究工作。

从上述的各兄弟民族的文学遗产来看,无论是写下来的还是流传在口头上的,都是那么丰富!而且我们所根据的还只是参加座谈的几位同志所提供的一些材料,而不是兄弟民族文学的全部材料。我们有责任去收集、整理这些宝贵的材料,使它们成为全中国的文化财富!

怎么去搜集呢?我们愿提出一些意见:(一)搜集工作必须遵从民族政策。(二)搜集工作是细致的、耐心持久的工作。民族的历史与社会背景都非一时半晌所能了解,而这些正是文学作品构成的重要因素。不细心,不深入了解,我们是会把精华漏掉或把糟粕看成精华,以讹传讹的。为深入了解口头的诗歌,我们也须注意到随伴着它的音乐与舞蹈。(三)搜集工作也是群众工作。搜集工作者应当深入生活,搞好群众关系,“也给也要”才能要到好东西。

整理与研究,也有应该注意的几点:(一)整理工作最好是在当地进行,以便随时可以得到更多的帮助和更多的参考材料。整理了之后,和当地人民讨论也有很大的好处。(二)对古典的文学作品,必须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历史观点和阶级观点,去分析判断其思想内容,决定取舍。(三)在搜集整理工作中,我们也会遇到文字记载或口头传说的作品中有些残缺,对这个,不应随便添补!还有:兄弟民族的语言结构和语法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也不该轻易发挥整理者的想像力,随便增减。(四)口头上保留的长诗与传说,往往同一故事而有几种不同的说法,这需要极细致的研究与审慎的判断。首要的是就本民族的历史与社会背景去考虑问题,而不可主观地以搜集者所属的民族的心理去考虑。

(丙)现在我们谈谈翻译问题。

翻译是个关键问题,没有翻译,就没有各民族间的文学交流。

翻译可分为三类:各民族翻译汉族文学,汉译各民族文学,和各民族互相翻译。

参加座谈的各民族的同志们一致表示,迫切需要翻译汉族文学,以便吸取先进经验。蒙古族、维吾尔族与朝鲜族等已译了些汉族文学的作品,但还嫌不够。通过翻译汉族文学,各民族都有产生新的文学形式与体裁的可能。尤其迫不及待的是翻译文学理论——汉族写的和汉译的苏联的文学理论。没有理论的学习,创作即不易提高,这是个重要问题!这一方面须加意培养翻译工作者,一方面也需要与汉族作家合作。兄弟民族中翻译汉族文学作品的人应有机会与原著者会面,在一起推敲译稿。

各民族文学的汉译工作,已经随着民族政策的实施而渐次活跃起来。像《阿诗玛》那样的优美的长诗的整理与翻译是值得表扬的。对于各民族的民歌的搜集也有了一定的成绩。

关于兄弟民族互译文学遗产和现代作品,在今天的情况下,大概须以汉文为媒介——譬如汉译的苗族文学,又被蒙古族由汉文译为蒙古文等等。这就加重了用汉文作翻译的责任:汉文译得不好,就必定造成辗转翻译,以讹传讹的恶果。(丁)创作问题。

特别值得我们兴奋的是:有文字的民族,像蒙古、维吾尔、哈萨克,与朝鲜等族,已经有了新时代的现实主义文学。没有文字的民族也产生了用汉文写作的作家。多民族的文艺已不是一句空话了!新的生活产生了新的文艺,新的文艺鼓舞着新的生活。可是,出席座谈的作家们反映,如何继承民族传统,如何写出地方特色,还是很不易解决的问题。

如何培养新生力量也是重要的问题。这是发展兄弟民族文学最根本的一环。有文字而且有了新文学基础的民族比较容易;鼓励业余作家,举行竞赛与评奖就是办法之一。对没有文字的民族,一方面应注意帮助民间的歌手,创作口头文学,一方面应培养能以汉文写作的青年。组织汉族作家去为兄弟民族服务,也不失为过渡的好办法。

在兄弟民族作家队伍还未壮大的今天,汉族作家去描写兄弟民族的新生活是有很大作用的。写兄弟民族的生活,首先应当克服猎奇心理。有这样心理的作家是要以最少的劳力,从事物表面上找到异族情调,去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动机在猎奇,就不会热诚地去深入生活,而只凭东看一眼,西问一声,便要进行“创作”了。这一定抓不住今天民族生活的重大变化和问题。也会使作者只找特殊的情况,而忽视了这特殊情况与一般的建设祖国的大业有什么关系。这样,就把民族生活孤立起来,而忘记了整体。不看整体,一定体会不到民族间兄弟般的友谊与热爱,也就不会写出有热情的作品来。在兄弟民族作家心中也难免猎奇心理的作祟,假若他的目的是在写给汉族的读者,满足汉族读者的好奇心。这个苗头已被我们看见了。

在这次座谈会上,兄弟民族作家都一致地表示:须加强作家们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学习。这也和汉族作家的需要一样。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提高创作水平,写出富有党性,为工农兵服务的作品。

(戊)克服大汉族主义思想和地方民族主义思想。中国作家协会对兄弟民族文学工作未能给予应有的注意;中央的出版机关与兄弟民族地区的出版机关没有密切的联系,也没有互相配合着拟订翻译与出版计划;在兄弟民族中工作的汉族干部没有充分注意翻译各民族文学的重要,因为他们或者根本不晓得民族文学有什么宝藏。这许多事实有力地说明大汉族主义思想是的确存在着的!在文艺战线上,多民族的文艺这一概念似乎还未形成。

就翻译工作来说,在汉译各民族文学的工作中也应当克服大汉族主义的偏见。《阿诗玛》的译文发表了以后,得到广大读者的称许。可是,译者为了怕汉族读者不能了解,有些地方就加以改动,像女郎的长发的美妙形容——“落日的影子”便被改为“菜油”!我们不应该把民族特有的风俗习惯与巧妙的想像换上一套汉族的;翻译者有责任忠实于原著。

在民族的古远的传说中难免有些自然主义的、不大美好的描写。有的作品中也许带着落后的不健康的东西。对这些,译者是应在尽量忠实于原著的原则下加以适当的修正句剪裁的。同时,地方上也不宜固执地不许译者更改原文一字。褊狭地珍视本当遗弃的东西,便近于地方民族主义了。这并不利于发扬民族文学遗产。

就创作来说,中国作家协会和各分会的刊物有责任多翻译刊载一些兄弟民族的作品。这便能鼓励用兄弟民族语言创作,也是团结与竞赛的好办法。

怎样提高,是兄弟民族作家们一致关切着的问题。他们希望汉族作家到兄弟民族地区去,帮助他们。他们也希望北京的文学讲习所给他们以学习的机会。在这里,我们愿意热情地号召:汉族作家到兄弟民族地区去,去体验生活,去写作,去帮助兄弟民旅的作家。因语言、风俗等等的不同,我们去体验生活,未必如愿以偿地写出好的作品;帮助兄弟民族作家,一定会有成绩。我们也要求:各民族地区的政府与文艺团体加强文艺工作的领导。据兄弟民族作家们的反映:有的地区领导干部(有许多是汉族的)对文艺工作不大关心,有的地区因不重视文艺而使作家担任许多行政工作,以致无暇写作;或屡屡调遣作家到各地方去,以致不能长期居留一地,深入生活。有的地区文联编制小得可怜,大家顾了组织工作便不能写作,顾了写作就耽误了组织工作。而且,地区的文联和作家协会的联系十分不够,对创作问题不易直接得到作家协会的指示与帮助。

在还没有文字的民族里,目前我们应着重帮助的对象是歌手与艺人。他们保存了世代相传的民族文学遗产,同时也是创作音。如何帮助他们,还须详为计划。

急待解决、必须解决的是怎样培养干部的问题。没有干部,无论是搜集还是整理,无论是研究还是翻译,都无从说起。就现有的干部和现有的业余工作者加以调整,我们就有一个不小的队伍。这个队伍一经巩固起来,就能发挥更大更多的力量,成为发展业务和培养新生力量的主干。这个不难作到,可是现在还没有作;追查病源,恐怕也是大汉族主义思想在那儿作怪;有的领导干部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有的或者满足于现况,认为有那么一些点缀也就够了。这种想法来自不重视兄弟民族的文学事业,理应加以矫正。

在民族地区也可能有人有这样的想法:一切都要本地风光,无须向汉族或其他民族学习。这无疑的是地方民族主义思想。这一定会阻碍文化交流,故步自封。

在整理研究工作上,我们必须认识清楚:对兄弟民族艺术的整理加工,应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保持它原来的传统与特点,不能违反兄弟民族的习惯。

(己)具体措施。

为开展各兄弟民族文学工作,我们打算采取如下的一些措施:(一)推动各文艺团体的各级领导重视兄弟民族文学工作,加强领导,鼓励搜集、整理、翻译与创作。大力地培养搜集整理兄弟民族文学遗产的干部,培养翻译人才与作家。(二)中国作家协会和各分会应吸收兄弟民族有成绩的作家作为会员。以会员为中心,兄弟民族的作家们应有经常联系、定期学习的组织。(三)商请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民族出版社拟定出版兄弟民族的古典文学和新的创作的计划。协助有关出版社做好汉文文学作品译成各兄弟民族文字和各兄弟民族互相翻译作品的工作。中央的与各地方的文学刊物应多发表兄弟民族作家的作品。(四)选取兄弟民族青年作家到文学讲习所学习。(五)成立中国作家协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及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等分会。(六)中国作家协会成立民族文学委员会,负责组织发展兄弟民族文学的工作。(七)有步骤地创办各兄弟民族文字的文学创作刊物。(八)中国作家协会号召汉族作家到兄弟民族地区去体验生活,进行创作和帮助兄弟民族作家进行创作。

中国作家协会有责任了解所有各民族的文学工作情况,从而设法鼓舞推动,使各民族的文学工作在搜集和整理、翻译与创作上,都得到发展与繁荣。

载一九五六年三月二十五日《人民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