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观戏简记

作者:老舍

看了荀慧生先生重排的《荀灌娘》。

过了两天,又看到尚小云先生新排的《双阳公主》。

这真使人兴奋!两位大演员都六十岁了,可是上得台来,生龙活虎,念、做、唱、打,一丝不苟,令人多么感动啊!

功夫的确不亏人。假若他们自幼没受过极严格的锻炼,怎能够到今天还腰是腰,腿是腿呢?是呀,我正要打电话去问荀先生,是否累坏了;他却来看我,叫我提意见,以便进一步加工。“怎样啊?”我问他。“不怎么样!”他笑着回答。真是老当益壮,可也的确仗着当初下过苦功;没有当年打下的好底子,“老”是一定的,“益壮”可未必能够如愿!《双阳公主》演完,我到后台去看尚先生,劝他赶快卸装,休息休息。他不肯,既要拍剧照,又张罗与友人一同照相,倒好象他并没刚刚唱完那么一出大戏似的。

青年演员啊,看看这些位老先生吧!因为他们的幼功结实,又好学不倦,所以才能成为老少年。他们的美誉不是轻易取得,而是建立在真实本领与勤学苦练上啊!

在《荀灌娘》中,慧生先生要先扮闺门旦,而后改扮武旦,最后改扮武小生。随着形象的改变,他须唱不同的腔儿,而且要耍枪、驰马,表现武工。好不容易呀!小云先生扮演的双阳公主,始终是武旦,单说耍雉鸡翎(特别是那一只手掏两支翎子)就需要极深厚的工力,他还须边舞边唱,而且是高唱入云!真有功夫啊!

坐在我旁边看戏的是尚先生的一位徒弟,他不住地说:看我们先生,看!多么棒,多么美,多么卖力呀!

我真希望这位青年将来也那么棒,那么美,那么卖力!不,还要更棒、更美、更卖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是关键所在,就在于马上应去苦练,一天也别耽误!

载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三日《北京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