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郝寿臣脸谱集》序

作者:老舍

总结老一辈表演艺术家的经验很重要,应该多做,快做。

我们敬佩京剧净色前辈郝寿臣先生,敬佩他在表演艺术上一丝不苟的严肃态度,敬佩他的大胆改进的革新精神。把他的勾脸艺术纪录下来,大有文献参考价值:它足以说明继承和发展关系的脉络,又能在教学工作上起些作用。当然,这不过是郝老表演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可孤立看待;可是,关于脸谱的科学性整理,这还是第一次;开个头大有好处。

此工作始于一九五七年,一直继续到现在,我总是高兴地关心着他的进行。在工作进展中,我还去看郝老怎么勾脸。我觉得他的勾法和绘画有不少相通之处。他很注意章法:如曹操的壮年和衰年两谱有高勾与低勾的区别,李逵脑门的圆光稍小以便显出天庭饱满,都很有考究。他也注意笔法,连勾个眉子或眼窝,亦层层施墨,深浅有序;小至画几根鼻须,也将笔伸入鼻孔,由内而外,用力挑出。他的笔墨时时变化,渲染则泼墨生晕,勾勒则惜墨如金。这是民族风格极强,务期充分表现人物性格的艺术。这些地方都值得青年演员用心钻研,认真学习,不只师其法式,且须探索其何以富于神采的原因,也就是学习他的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革新创造的精神。

载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三日《北京晚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