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好戏真多

作者:老舍

这真是百花齐放!

在从前,一听说由外地来了个戏曲团体,我们总要打听一下:这个剧团好吗?有什么名角,有什么拿手好戏?

现在,不用费那个事!不管是由哪里来的剧团,准有使人惊叹的好戏!

我的话并不夸大。百花齐放的方针鼓舞着全国所有的戏曲工作者呀!没有不开花的地方或剧团,这是实话!

昨天看了河北省保定专区老调剧团的《潘杨讼》。又是一出好戏!

这出戏的内容并不新奇,咱们都知道,就是调寇准,夜审潘洪啊。

可是,首先看看这位潘洪吧!我看过不少剧种中的这个老姦贼啦!这回呀,我却看见了一个应得一百分的潘洪。他的形象好,真像巨姦!他的每一动作都有心理的根据,叫我们看见他的一抬手一动脚也就看见他的险诈肮脏的心。哎呀,作坏人真不舒服,连别人咳嗽一声,他都毛骨悚然!

扮演潘洪的是老艺人崔澄田同志,共产党员。我希望京剧界的花脸要向这位老同志学学,他真有真本领!

扮寇准的,佘太君的,杨六郎的,呼丕显的,赵德芳的都是青年演员,都能做能唱。唱的真好听。老调的唱腔与河北梆子接近,可是有这么个好处:虽然高亢,可不剑拔弩张,因为句尾多走低音,高亢与深厚兼而有之。连扮杨七郎太太杜金娥的,和皇帝皇后,以及八姐九妹的都很尽职。角色配搭的好,整整齐齐,叫人看着舒服!

以戏而论,第一二两场最为出色,处处有矛盾,一语不发空。这两场相当长,可是观众似乎都屏息静听,惟恐忽略了一个字或一点点表情。这才叫戏!

事情发生在老令公与杨七郎死后。杨家已闻噩耗,可是皇帝还不晓得。所以杨家为老令公庆寿,以便御驾到来,好告状。最悲的事却放在寿烛高燃,花香酒暖的场面中,一开幕戏就来了!寿堂比灵堂还更惨!

可是,我觉得第三、四、五那三场似乎稍多了一些,有点拖。稍加缩减,即免此弊。更要紧的倒是应使寇准的形象更鲜明一些。剧中只强调了他的机智,对他的爱忠恨姦的情感似乎表现得还不大够。我希望看见个肝胆照人,嫉恶如仇的寇准!

看得出来,此剧在导演上的确费了一番工夫。就拿分场说吧,齐齐整整的六场,尽量删减了过场戏。这已近乎话剧的手法,可是看起来仍旧是传统的戏,没有使上下场的亮相儿等等遇到障碍——我真怕看小生的雉尾碰到二道幕上,或大花脸被挤到台边上,连腿都不敢抬起来。细细地安排一下,是可以取得话剧的妙处,更紧凑集中,而无损于传统的表演技法的。

谨祝河北省保定专区老调剧团政治挂帅,继续跃进!至于我提出的那点小意见,不过是一时想起来的,未必正确,请别忙着动手修改剧本,等意见搜集多了再决定去取吧。

载一九六○年三月五日《人民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