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健康的笑声

作者:老舍

今天的相声已与解放前的大不相同。这是因为:党的领导、关切,与广大人民的鼓舞,使相声演员们都感到幸福,从而要求自己在思想与业务上争取进步,逐步提高。人的思想进步了,艺术也就跟着起了变化,听众的笑声越来越爽朗健康。

更可喜的是相声演员有了后起之秀。仅以北京而言,这几年来已有了马季、赵振铎、赵世忠等广受欢迎的青年们。

马季被认为侯(宝林)派相声的继承人。这有特殊的意义。侯宝林先生对相声技术有所创辟,自成一家。他不甘保守,勇于尝试,不但敢说敢写新节目,而且对旧段子也敢涤旧翻新,加以修改。他的语言已是一种新的相声语言,不但力避粗野,而且善用新时代的语言引起新的谐趣。他对相声的推陈出新作出了贡献。马季继承这一流派,会对相声的发展与提高起些作用。各派的风格应当不同,可是对发展与提高须一致努力。侯派后起有人,使人看到推动相声的提高与发展的新生力量。

马季年轻,技艺还未臻成熟。但是爱好相声的广大群众都对他期望甚高。我想,以他的才力,若能不断努力提高思想与文化,他的成就是未可限量的。

在业务上,我们也希望他勤学苦练,更结实一些。比如说:侯宝林先生在相声段子中学唱的京戏与地方戏,不仅照样儿唱出来,而且极有韵味。他对戏曲下功夫钻研过,能够入弦上板。我不知道马季下过这么大的功夫没有。他若是仅以摹仿侯老师为能事,那就不易青出于蓝,超过老师去。当然,这只是举例而言,该下功夫的固非仅此一端。

赵振铎也是大家所喜爱的青年相声演员之一,肚子里宽,技巧好。他会很多传统节目,虽然也时常表演新段子。恐怕是因为他的老底子厚吧,我总觉得他的表演方法还欠新颖。在台上,他似乎有点过于矜持,不大自然。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感觉,不一定正确。

赵世忠是个很难得的捧哏的。在相声界里,我们常常听到:“你说吧,我给你量着点。”此处,“说”即是逗哏,“量着点”即是捧哏。这个词儿非常恰当。是的,捧哏的实在掌握着一段相声的尺寸。他必须稳当,不随便出声。他必须严守纪律,把起承转合的带有关键性的字句精确地、严密地递出去,尺寸差一点也不行。同时,他还要不使观众觉出他立在那里,不过是个“配角”,可有可无。不,他的语言、表情,必须与逗哏者紧密结合,虽然他说话不多,可是使观众觉出他的分量,无可轻视。捧哏很难!今天,我们相当缺乏捧哏的好手。大家都重视这位年轻而稳练的捧哏者,也希望他层楼更上,成为第一流的青年相声演员。

北京还正在培养一批青年相声演员,我们希望在不久即能看到新的人才出现,使我们听到更多的好相声节目,欣赏新的技巧与风格,发出更多的健康的笑声。

载一九六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人民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