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十年笔墨

作者:老舍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年了。

在这举国欢腾的时节,回顾一下个人的创作生活也许是合适的。十年来,全国人民的建设热情深深地感动了我,我的微薄的写作成绩不过是人民怎么鼓舞了我的证明。我是多么高兴,我要写出我怎么高兴!

十年来,我主要的是写剧本与杂文,没有写小说。为什么呢?首先是忙啊。写一部长篇小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我等不得。我急。我要用比较短的时间,随时写出作品,歌颂新人新事。在旧社会里,像我这样的文人在写作外,不敢管别的事,以免招灾惹祸。现在,文人是社会的财富,到处受尊敬,也就必然兴高采烈地参加社会活动,相应地减少了写作时间。我必须写得快。不管怎么说,剧本总无须长到十万字吧。剧本有四、五万字就够了。好吧,字数少点就可以写得快点。我急于写出作品,并期望收到立竿见影的教育效果。剧本这个形式适合我的要求。

剧本不容易写。一个有修养的剧作家也许要用一年、二年,或三年的时间,方能写成一部完整的剧作。那么,我的速成法是不是会有损于剧本的质量呢?这就要看怎样看问题了。比如说,我是生活在一个静止不动或变动很少的社会里,我的确可以从容不迫地去写作,花多少时间也没有关系。可是,十年来,中国的变化快而且大,新人新事天天到处出现。我若是耐心地等待,务期写出有史诗分量的作品,就恐怕连任何东西也写不出了。我们的变化也同时是发展,不是换汤不换葯。正在日日发展的事情是永不停滞,转眼即逝的。只有随时关心发展,才能去写当时的发展,从而容易了解下一步的发展。不在随时的发展中充实自己,而默默地等着二十年后去写总结,大概不一定能写出正确的总结,而且耽误了随时鼓舞人民前进的职责。明天的人与事正是今天的人与事的发展。不关心今天实在不容易了解明天。我们并不轻视过去,不排斥历史剧,可是我们更重视明天。明天的历史是我们今天亲自创造出来的。

是,我并没有写出优秀的作品。可是,我的笔墨生活却同社会生活的步伐是一致的。这就使我生活得高兴。我注视着社会,时刻想叫我的笔追上眼前的奔流。我的才力有限,没能更深刻地了解目前的一切。可是,我所能理解到的那一点,就及时地反映在作品中,多少尽到些鼓舞人民前进的责任,报答人民对我的鼓舞。我惭愧,没能写得更好一些,可是我也高兴没叫时代远远地抛弃在后边。时代的急流是不大照顾懒汉的。

我本来不大会写剧本。十年来,我一共写了十多本话剧与戏曲。其中有的被剧院演用,有的扔掉。我是在学习。出废品正是学习过程中难以避免的。失败一次就长一次经验。因此,即使失败了,也不无乐趣。不怕失败,就会长本事。我的确觉得越多写便越写得好一些,功夫是不亏负人的。写完一本戏,当然要去找导演与演员们讨论讨论。他们是内行。跟内行人谈谈,自然而然地就会长见识。就是这样,我慢慢地理解了一些舞台技巧。这又是一种乐趣。在新社会里,人人愿把本领传给别人。只要肯学习,机会就很多。我把我的作品叫作“民主剧本”。这就是说,我欢迎大家提意见,以便修改得更好一些。当然,修改是相当麻烦的。可是,只要不怕麻烦,麻烦便带来乐趣。况且,导演与演员并不只诚恳地提意见,他们也热诚地帮助我。我有相当严重的腿病。为打听一件事,他们会替我跑许多路;为深入地了解一件事,他们会替我下乡或下工厂,住在那里,进行体验。这十年来,我交了多少朋友啊!我的“民主剧本”得到多少导演与演员的支持啊!这难道不是乐事么?大家协作是新社会里的一种好风气。剧本演出后,观众们也热情地提意见,这又是一种协作。

人与人的关系变了。这就是我笔下的主要内容。我写了艺人,特别是女艺人,在从前怎样受着剥削与虐待,而在解放后,他们却被视为艺术家,不但不再受剥削与虐待,而且得到政治地位——是呀,现在全国有不少男女艺人作了地方的和全国的人民代表或政协委员!我在解放前就与他们为友,但是除了有时候给他们写点唱词,无法帮助他们解决其他的问题。现在,不但他们的问题解决了,而且有不少人也有了文化,会自己编写唱词了。

我也写了一般的贫苦劳动人民如何改善了环境,既不再受恶霸们的欺压凌辱,又得到了不脏不臭的地方进行劳动。这就是我的《龙须沟》的主题。龙须沟是北京过去有名的臭沟,随时给附近的居民带来疾病和苦痛。解放后,北京市人民政府不管通衢大道怎么迫切需要修整,而先来给这里的人民铲除了这条臭沟。这是极其感动人的德政。不管艺术上怎样难以处理,我还是设法把这个事实摆在了舞台上。真的,一个唯美主义者会以为我是“逐臭之夫”,去描写臭沟。但是,在臭沟岸上住着的劳动人民却有他们的崇高可敬的品质,谁也不该轻视他们,若只是描写风花雪月,而忘弃了这些可敬可爱的人民,那么臭的东西就不能消灭,社会也就永远不美!

在我的剧本中,我写出许多妇女的形象。在旧社会里,一般的人民都很苦,妇女特别苦。在新社会里,首先叫我受到极大感动的就是妇女地位的提高。从一个欢欢喜喜地去工作的媳妇或姑娘身上,我看见了人与人的关系的大变化。男女平等了。我不能不歌颂这个大变化!妇女跟男人一样地创造着新时代的历史。去年我写的《红大院》,和今年的《女店员》与《全家福》都涉及妇女解放这个振奋人心的主题。戏也许没有写好,但是我的喜悦是无法扼止的。

是的,我写了许多方面的事实与问题,因为这些事实与问题就都在我眼前。看见了,我就要写。而且我不能作为旁观者去写,我要立在剧中人物中间,希望我是他们的一个。这样,我才能成为群众的学生,有了非写不可的热情。假如我的作品缺乏艺术性,不能成为杰作,那只是因为我向人民学习的还太不够,脱离了群众。哪里去找创作的泉源呢?难道只凭我个人的想象,就能找到新时代的人与人的关系,新颖的艺术形式,与活生生的语言么?我不敢那么狂妄!

十年来,我写了一些作品,应当感谢人民!是人民给了我值得写的人物与事实,给了我简练有力的语言。我要继续向他们学习,以期得到更好一些的创作成就。

载一九五九年《侨务报》九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