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老舍选集》俄文译本序

作者:老舍

谈论自己的作品总是有些困难。自吹自擂和过分谦虚一样不好。所以最好是听取读者的意见。我仅就这两卷集里的作品谈几句吧!

首先,我的作品能和苏联人民见面使我感到很荣幸。这对我今后的创作也是个鼓舞,我相信,我能写得更多些、更好些。

必须指出,这些作品的大部分是我在解放前写的。在那些年里,我主要是写小说,抗日战争时我才开始写话剧。但是,解放后,我几乎完全在写话剧。这就是为什么收在这两卷集里的短篇和长篇小说都是旧题材的,在多数情况下,它们是讽刺旧社会的。那时,虽然我追求光明,但我还不大明白革命的目标和任务,所以,我不能给读者指出一个正确的路来。只是在解放后,经过思想改造,我才明白新旧社会的真正区别,并开始在自己的作品里揭露黑暗势力和歌颂光明。不过,我是个由旧社会过来的人,不可能在短期内熟知新人和他们的事业,因此,我常常写得不够深,在塑造艺术形象时感到有困难。但是,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我相信,只要深入生活,我是能把建设社会主义的六亿人民的英雄形象完美地塑造出来的。

解放后我写了不少短文和随笔,可是我从不保留它们,因此不容易一下子就收集起来和挑选出来,在这两卷集里此类短文和随笔也就收得不多。

解放后我还写了不少曲艺作品。由于这些作品的文体特殊,不易翻译,所以也没有必要把它们收进此集。

最后,我要真诚地感谢这个选集的翻译者和编辑们,由于这些同志的努力,我的作品能和苏联人民见面,这使我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老舍一九五六年四月,北京

原载一九五七年莫斯科艺术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老舍选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