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谈用字

作者:老舍

说话要说明白。作文是把话写在纸上,更须把话说明白。一句话是由一些字和词造成的,所以一字一词都要用得正确;要不然,那一句话就不会明白。这样,我们写一句话,不要随便想起哪个字就用哪个字,必须细细去想,哪个字最合适。作文是费脑筋的事。

比如说,“上学”和“入学”本来是差不多的,可是它们不完全一样,我们就不好随便的用。“小三儿上学去”是说今天早晨小三儿到学校去;“小三儿入了学”是说他考取了学校,现在已经入了学。这样,一个“上”字和一个“入”字就不能乱用;一乱用,话就不明白正确了。

有许多字和词是我们不十分了解的,我们必须小心的去用它们。在用它们以前,我们最好打听明白了,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能马马虎虎。字面差不多的字眼,须特别留神:“联盟”不是“联合”,虽然都有一个“联”字在内,“联络”也跟“联系”不完全相同。我们不能看见别人用了某个字,我们就也去用,除非我们完全明白了那个字的意思。把字用对了,话才能明白。

有时候,字用对了,可是不现成,这也不好。比如说,“行”跟“走”本是一个意思,我们可不能说:“我行到东安市场”,在这里“走”字现成,“行”字不像话。赶到我们说“行军”的时候,又必说“行”,而不说“走”,因为“行军”现成,“走军”不现成。现成不现成,就是通大路不通大路;大家都那么说,就现成;只有我们自己那么说,就不现成。我们不能独创语言,语言本是大家伙的。

同样的现成字不止一个,我们还须留心选择哪个最恰当。拿“作”“干”“搞”三个字来说,它们都是一个意思,而且都很现成,不是僻字。可是,我们要先选择一番,再决定用哪个,不可摸摸脑袋算一个。在“他作事很好”这一句里,“作”最恰当;我们不能说:“他干事很好”,或“搞事很好”。在“你要好好的干!”里,“干”就比“作”与“搞”都更有力量。“他把事搞垮了”,“搞”又比“作”与“干”都更恰当。现成的字若用错了地方,就失去现成的好处,反倒别扭了。

照上面所说的,我们知道了用字的困难。克服这困难的办法是要字字想好,一点也不随便。想好了以后,还须再想有没有比这个字更好,更恰当的。这是必须有的训练,我们千万不要怕麻烦。现在我们若不肯下这番苦工夫,以后我们就会吃很大的亏。现在我们费点心思,养成谨慎用字选字的好习惯,以后就享受不尽了。

载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日《语文学习》创刊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