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文章别怕改

作者:老舍

文章别怕改。改亦有道:谨据个人经验,说点不一定是窍门的窍门儿。

改有大小,先说小改:写成一篇或一段须检查:有无不必要的“然而”、“所以”等等,设法删减。这种词儿用得太多,文笔即缺乏简劲,宜加控制。

往往因一字一词欠妥,屡屡改动,总难满意,感到苦闷。对此,应勿老在一两个字上打转转,改改句子吧。改句子,可能躲过那一两个字去。故曰:字改不好,试去改句。同样地,句改不好,则试改那一段。此法用于韵文,更为有利。写韵文,往往因押韵困难,而把“光荣”改为“荣光”,或“雄壮”改为“壮雄”,甚至用“把话云”,“马走战”来敷衍。其实,改一改全句,颇可以避免此病。

泛泛的形容使文章无力,不如不用。文字有色彩,不仗着多用一些人云亦云的形容,那反叫人家看出作者的想像贫乏。要形容就应力求出色,否则宁可不形容,反觉朴实。

有时候,字句都没有大毛病,而读起来不够味儿。应把全文细读一遍,找出原因。文章正如一件衣服,非处处合适,不能显出风格。一篇文章有个情调,若用字造句不能尽与此情调一致,即难美好。一篇说理的文章,须简洁明确,一篇抒情的文章,须秀丽委婉。我们须朝着文章情调去选字造句,从头至尾韵味一致,不能忽此忽彼。尽管有很好的句子,若与全篇情调不谐,也须狠心割爱,毫不敷衍。是呀,假若在咱们的蓝布制服上,绣上两朵大花,恐怕适足招笑,不如不绣。

以言大改,则通篇写完,须看看可否由三千字缩减到二千字左右。若可能,即当重新另写一遍,务去枝冗,以期精炼。若只东改一字,西删一句,无此效也。初稿写得长,不算毛病。但别舍不得删改。

还须看看文体合适与否。本是一篇短文,但乏亲切之感,若改用书札体,效果也许更好,即应另写。再往大些说:有的人写了几部剧本,都不出色。后来,改写小说,倒成功了。同一题材,颇可试用不同的文体去试试。个人的长处往往由勤学苦练,多方面试验,才能发现,不要一棵树吊死人。

载一九六一年《上海文学》七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