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舞台花甲

作者:老舍

我们正在北京庆祝周信芳同志演剧生活六十年纪念。演剧生活六十年,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啊!这是何等的六十年啊,中国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从有专制的帝王到了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啊!在这六十年的前一多半中,中国是风雨飘摇,多灾多难,演剧生活差不多就是战斗生活。那稍掌握不稳舵的,便会随波逐流,伤害了自己,损坏了演剧生活的尊严。是呀,烟酒女色,处处陷阱,稍一不慎,身败名裂;暴政婬威,步步网罗,争取进步,即是罪状!想想看,这一时期的演员中,有几位活到六十岁,更不要说演剧六十年了!只有像周信芳同志这样的演员,矗然屹立,不向一切恶势力低头,深知演剧即是战斗,才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在乌云满天的时节,挺身而出,运用戏曲,宣传救亡图存的大义。我们首先应向他的这种坚贞不屈的道德品质学习!

以言表演艺术,周信芳同志是一位革新家。他的扮相、服装、做派、唱腔,无一墨守成规。他要求自己随时革新,不断创造。旧底子不厚的,不易成为名家。旧底子很厚的,又易偏于保守,自谀师傅。周信芳同志的根底极深,而并不以此自限,他的眼注视着各种新兴的艺术,他的心关切着社会的变化与政治动向。他知道光继承传统而不事革新,便是不忠于艺术,便不能满足社会上的革命要求。他知道表演技巧的重要,可并不关起门来,为创腔而创个新腔,或纯为华美而设计一套新行头。不是这样。他注重演技,创造许多表演方法,自成流派,为是使思想内容更能形象化,更能感动人,以便加强戏剧的移风易俗的作用,扩大爱国嫉仇的影响。他一眼看着社会,一眼看着舞台。他要求自己编演的剧目,政治性与艺术性相得益彰,深入人心。他极讲技巧,而不偏重技巧。他关心政治,而不以化装演讲代替戏剧。

因此,麒派之所以为麒派,既有独创的技巧,又包括着关心社会,扩大戏剧影响的远见与热情。有此远见,故周信芳同志虽已见近古稀,却仍在发展自己的演技,仍孜孜不息地编演新的节目。他不满足于过去的成就。在今天,他要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有此热情,故虽演小戏,如《投军别窑》,他也别出心裁,不同凡响。只要他肯演,什么戏都有他自己的演法。

是的,周信芳同志演戏,总是由后台把戏带出来,总是由心灵深处把字句吐出来。他的永远严肃认真地演戏,叫我们看出来,他是把舞台工作看成最崇高的事业,六十年如一日。他全身是戏,全力演戏!他扮演的是古人,而要鉴古训今,收效于今日。这样,我们若是只从技巧上,一招一式,力务摹拟,遂自号麒派,是买椟而还珠矣。

借着这座谈的机会,我衷心祝贺:周信芳同志健康愉快,年近古稀,而青春常在!

载一九六一年十二月《戏剧报》第二十三、二十四期合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