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六卷》

习写喜剧增本领

作者:老舍

实在令人高兴:近几年来我们全国各地上演过许多许多为群众所喜、得到好评的现代题材的话剧、歌剧,与戏曲!

在这些现代题材作品里,戏剧的冲突多半是由人民内部矛盾所引起的斗争。这种斗争当然以团结为归宿。可以说他们的结局是喜剧的。

在世界戏剧史里,一向把大团圆称为喜剧的结局。我们以“团结”代替了“团圆”。“团结”比“团圆”高明得多,进步得多!我们全国人民正在斗志昂扬地创造新的历史,我们的戏剧当然也阔步前进,推陈出新。

我们的那些具有新的喜剧结局的作品可不都是喜剧。有的作品里,斗争非常强烈、严肃,到最后一刻才出现了大团结。这当然不能通体都用喜剧的手法去写。有的呢,人物与情节已有喜剧的苗头,可也没试用喜剧的手法去写,结果呢,就难免显着束手束脚,使人只看见那些苗头,而看不见鲜艳的喜剧花朵。这未免可惜!

我想,应当使那苗头生长起来,开花结果。多写出几部好喜剧来不会是坏事!有的人爱看悲剧,有的人爱看喜剧,爱好无法强同,剧作者却应多面供应。我们的喜剧还不很多,可是并非没有苗头,而且是个崭新的苗头——以团结代替团圆,以集体的携手前进代替了个人的诸事如意。

从剧作者来说,试写喜剧的确足以增长本领。使一个具有喜剧苗头的作品发展成为皆大欢喜的喜剧,需要把人物写得更爽朗一些,语言更生动一些,情节的安排更巧妙一些。这是很有益处的练习。喜剧比悲剧需要更多的舞台技巧。我们的戏剧创作,应当由思想与技巧两面提高!

我们的儿童剧也嫌太少。儿童剧一点不比“成人剧”容易写。它需要极简单明快的语言,很多的动作,和适合儿童心理的幽默与风趣。先学学写喜剧必大有助于创作儿童剧。

在戏曲里,我们有很出色的喜剧。可是,这种杰作多数是传统节目,新创作的还不多见。这值得我们注意!有许多生、旦名手,有新戏可演,可是名丑摸不着新的好戏,显显身手。应当使百花开放得更多样!

在曲艺里,相声最难写。相声不是一个剧种,但在语言技巧上有与喜剧相通之处。一段相声须由作者与演员屡屡加工,才能够逐渐充实,处处有“包袱”。这足见凡是带有喜剧性的作品都需要很高的技巧。

我自己习写过相声与喜剧,都未成功,一来是自己在思想上与生活上都很贫乏,二来也是技巧不高。好吧,就让我们多试试喜剧,增长我们的本领吧!

载一九六一年三月十日《剧本》二、三月号合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六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