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体诗》

内蒙即景

作者:老舍

(小诗九首)

小引

我不大会写诗。可是,今年夏天,到内蒙去参观访问了数十日,路上不容易写散文,于是就随时作些小诗,记下所见所闻。严格地说,它们不能算作诗,不过是些文字较比整齐的笔记而已。

(一)

街排巷比宛如裁,

户户窗前花盛开。

双髻儿童争问客:

缘何不到我家来?

哲里木盟的大林公社是一面卫生红旗,街道干净,人家干净,常常有人从各处来参观学习。儿童们总愿意客人到自己家来访问,否则有些失望。人家里真干净,最突出的是堂屋里往往有一眼小井,为是用水方便。井上护以小木栏。打这么一眼小井只用四十多圆钱。正是:

(二)

街明树媚午风凉,

小院无尘路两旁,

方便大娘勤洒扫,

玲珑小井室中央。

(三)

歌声呼应帕低昂,

老少翩翩午兴长,

报晓鸡鸣三两遍,

村头仍唱好姑娘。

内蒙东部哲盟有一种民间集体舞蹈,名“安代”,载歌载舞,引人入胜。从前,这种舞蹈是为驱疫赶鬼的,作用如跳大神。媳妇或姑娘若闹病,邻居们便群至门前,唱着问她有什么委屈,唱着安慰她,并劝她加入集体舞。她舞了会儿,心中痛快些,也许病就好起来。现在,大家不再迷信,可是还非常喜爱这种舞蹈,把驱鬼跳神改成鼓舞生产,互相以歌挑战应战。每到节日,大家越跳越高兴,便跳到深夜。每人手执绸帕一条,扬帕顿步,十分好看,往往祖孙三代同舞。请看下面:

(四)

驱鬼当年跳大神,

出新“安代”喜推陈,

声声老少歌生产,

五色丝巾三代人!

(五)

舞帕飞旋锦扇开,

万人争看二人台:

霸王鞭响春风起,

花雨缤纷燕去来。

二人台是内蒙人民最喜爱的一个剧种。演员舞扇,舞巾,且舞霸王鞭,都很好看。舞帕飞旋,疾似春燕。

(六)

诗人新谱“汉宫秋”,马上琵琶泪不流。

壮志和亲青塚在,

二千年事说从头!

(七)

青山黑水豁胸襟,

不作凄凉出塞吟,

妙笔今传千古愿,

长城南北一条心!

以上两首是访昭君墓时写给曹禺同志的,因为他正拟写王昭君剧本,一变前人的看法,化凄楚为欢快。

(八)

风卷荒沙暗九天,

摇摇土屋浪中船,

孤灯白日昏如夜,

已过清明未下田!

这是当年赤峰郊外的光景,风沙肆虐,年年歉收,农民无衣无食,只好逃荒。现在呢?请看:

(九)

塞上红山映碧池,

茅亭望断柳丝丝;

临风莫问秋消息,

雁不思归花落迟!

是呀,赤峰郊外新辟红山公园,山红水碧,登高远眺,四面新柳成林。人民公社筑坝开渠,护渠有林,护田有林,沙漠变为良田。谁知道,将来连大雁亦乐此不复南归矣!

载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北京文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旧体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