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国葬

作者:老舍

敌人退了,远处炮声还响,

晨雾卷住战壕上的枪烟,战马和军人静卧在血地上。

我们认识自家的健儿,他脸上有愿死的笑容与必胜的希望。

我们没工夫击鼓,

我们不敢歌唱,

只脱下帽儿,

用军旗吻他的笑脸上。

爱国的男儿!

你姓什么?

你叫什么?

没有人晓得。

你同队的朋友已经死尽,无从打听;

你胸上的名标已被炸碎,①署名舍予。

无从证明。

“爱国的男儿”用血写在一片木板上,作你的墓碑。

爱国的男儿!

你生在哪里,长在哪乡?

没有人知道。

你也许来自浙江,

也许来自福建,

也许自幼便漂流四方。

“爱国的男儿”用血写在一片木板上,它将替你说:

你生在中华,为中华而亡。

爱国的男儿!

你可有父,你可有母?

可有兄弟姊妹?

你也许是个孤儿,

不记得父母的音容;

也许离弃了家庭,新近加入了军队。

“爱国的男儿”用血写在一片木板上,它将替你答对:

中国是你的慈亲,

你有四万万兄弟姊妹。

爱国的男儿!

你有什么遗嘱?

也许你有万语千言,

炮火击碎你的心房,未及说上;也许你要呼一声“爱人”,枪弹打断了你的舌根,未及叫出。

“爱国的男儿”用血写在一片木板上,“愿中华和公理战胜”,必定是你的遗嘱。

爱国的男儿!

你没有衣冠,

你没有棺木,

你没有鲜花,

你没有悼祝。

头前掉一片木板,用血写着“爱国的男儿”,身上覆盖几锹黄土;

这便是你的国葬,男儿,男儿,这完整的国旗作你的衾服。

我们不敢高歌,

我们无暇击鼓,

我们不屑悲啼,

我们不敢久停,

看,东方既明,

逐走晨雾,

朋友,爱国的男儿,

我们吻你这一片黄土!载一九三二年三月《齐大月刊》第二卷第六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