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恋歌

作者:老舍

自从梦笔生花,才思赡富,真乃风声鹤唳,草木皆诗,信手拾来,俱饶奇趣。观已将瓜皮小帽换为桂冠,特此声明,谨防假冒。

自从那天我看见您,姑娘,我才开始觉得了生命。

您看,往常一顿吃四个馍馍,那天,我吃了整整一个锅饼;我那憧憬之胃,正如那歇司特力之心,从那天起,一齐十二分的发痛!

您那满身的曲线,和

那双安琪儿的眼睛,

我告诉您,我若是敢形容,便是天大的反革命!

我愿化为一只可爱的小猫,在您怀中咕噜咕噜,三年也咕噜不尽,咕噜的都是妹妹我爱您,毛毛雨,和请您看电影。

姑娘,你发点慈悲,为您我害着相思与胃病!

我在梦中,唤过您多少声“笛耳”,和多少声“大耳令”,那只因为,慈心的姑娘,我还不晓得您的名和姓。

告诉我吧,您是姓张,王,李,赵,还是洋钱声儿的宋?

您若不肯,我只好学福尔摩斯,四面八方用科学方法去打听。

先告诉您些,我不完全属于无产阶级,但您如愿意,我也可以去革命;您若不以为然,那么,我可以坐着汽车天天把鲜花送。

只要您愿意,什么都成,您一张嘴,咱们马上可以把婚定。

我现在是真正的独身,虽然在乡间,有个老婆脸黑得象吕宋;

那不要紧,您自然也不在乎;您更应当可怜我,那是有志青年的大不幸;假如您在乎,我向天赌誓,明天,明天我就下乡把她往娘家送。

每月供给她块半大洋钱,凭良心说,这总不算侮辱女性。

钻石戒指,您的,我决定去选挑,只等您那玫瑰之chún那么一动。

假如,我的爱之晶,您说声no,天大的希望与狗命一条将同时坠了井;那么一来,姑娘,您瞧,宇宙,汽车,鲜花,跳舞,便都要一干而二净!

载一九三二年十二月《论语》半月刊第七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