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作者:老舍

作这首小诗的动机,是文协的诗歌座谈会拟于最近出《抗战诗歌》,大家干得起劲,所以就编这么几句,仿佛是先来预贺一下。

怒火胸里烧红,

脸上烧红,

对沧海,

对青峰,

要狂喊,狂喊!

喊哪!

喊出冲杀,

喊出战争,

是诗歌,

是呼喊,

是无可压抑的热情。

喊哪!

喷出怒火,

吐尽不平,

火热的字,

爆炸的声,

一首诗一片火,

忍辱积郁一概烧清。

泪烧干,

在眼前,

红的月,

红的天,

红的花草,

红的山川,

冒着怒火的眼里,

红的宇宙在血里急旋。

中华的铁喉,

高歌,狂喊,

诗人的怒火,

民族的抗战。

以中华为心的心,

使万众的歌喉激颤,

山海应声,

战!战!战!

在这心中,

怒火烧红,

一只小猫的迫害,

一个眼色的不恭,

都是难消的忿怒,

怒火教人格高崇。

况且,

五六岁的儿童,

古稀的老翁,

民族的尊崇,

血,血,他们的血,

凝在暴敌的刀锋。

还有,

天堂的苏杭,

静美的村庄,

敌人一阵发狂,

只剩下焦土血浆。

工厂,

市场,

铺户,

楼房,

在魔鬼设计的地震里,连静物也难逃死亡。

碎骨碎瓦碎铁,

随着血雨落满池塘。

最大的仇,

最大的辱,

为雪此仇,

我们发怒,

神圣的怒火,

每颗心里一株火树,

火的花,

照明血路,

去复仇,

去雪辱,

把魔鬼大盗烧残,

和平的血旗荣耀着国土。

唱吧,

诗人!

民族之心,

民族之琴,

在正义的弦上,

调好胜利的歌音。

如闪如雷的字句,

教人人怒吼狂奔,

教这四万万五千万,

结成一个抗战的决心!

载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大公报》十三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