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日本撤兵了

作者:老舍

我到学校去上军事训练,操场上一个人不见。

几株挂着苍绿豆角的老槐,在秋风中向着灰云微叹。

地上的白霜,还没踹乱,操场上一个人不见。

我到讲堂去听讲,

师生们喜气洋洋。

女的换上了新鞋新袄,男的脱了蹩脚的军装。

先生说薪水六成有望,况且,嘻嘻嘻嘻,中国哪会一时就亡!

我到市场去买东西,

日本货物又全摆上。

我看墙上的标语,

只有一个“仇”字还没被《天女散花》的黄单掩上。我到车站去送人,

看见官吏纷纷到东北去:大乱之后,据说,

谋差较比容易。

暂时不带家眷,

万一日本兵再回来呢!

我到政府去打听,

日军确是撤退了几里,再求一求国际联盟,

也许日内还有好消息;国联不行呢,

美国一定会给我们出气!

载一九三一年十二月《齐大月刊》第二卷第三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