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新春之歌

作者:老舍

看,朝阳含着笑,明霞彩绣着青天,

从荔枝红艳的海南岛,到银冠雪鬓的昆仑山,从玉兰与山茶齐放的昆明,到牛羊遍野的长城外边的草原,歌声把山海丘原联成一片,新中国的人民在欢度第十个春天!

象我们这里的春节,

我们怎能不高唱,不狂欢?

听吧,我们昂首齐声歌唱,山鸣水应,伴奏的是高山大川!

有什么琴瑟笛管,

能象跃进人民的心声这么喜地欢天?

是呀,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喜欢,请看,党的雨露叫百花开满了大好河山: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土,换上了新时代的衣冠!

是的,叫全人类怎么感激我们祖先所赠给的纸张,磁器,印刷与绸缎,也将怎么赞美今天

我们的创造与贡献!

一个最老而又最新的文化出现在人间,我们为什么不最欢快地迎接这样的春天!

是的,我们都抱着走向富强的信念,可一点也不狂妄自满!

我们向一切最美最善的学习,也以自己最珍贵的礼品亲热地去交换!

我们愿向一切善良的男女伸出友谊之手,紧紧地相握,结成个世界的和平花环:牡丹,玫瑰,并蒂的莲花都争香斗艳,那最秀弱的也是不怕春寒的紫罗兰!

是的,在我们这里,

我们都不愁眉苦脸地抱怨,假若没有足够的花布与绸缎,我们就设法叫蚕桑与棉花增产;或者去发明空前美丽的代用品,叫姑娘们打扮得比鲜花还鲜艳!

我们耻笑把头藏在地窖里,眨巴着眼睛,专看黑暗!

我们一点也不怨天尤人,假若孩子与老人还需要更多的鸡蛋:马上就去打点养鸡,

问题就会象到了“大寒”,离新春已经不远!

是的,在我们这里,

我们不痴望着星海高天,慨叹宇宙茫茫,

人生苦短。

我们说,正因为人生有涯,所以才必须干劲冲天。

什么悲鸣,什么哀叹,远不如去创造宇宙火箭:把人造的金桥与长虹,架在地球与星海之间,叫那向来没有过人烟的天体,接受我们从地球上带去的温暖!

假若我们怕去征服自然,自然便给我们戴上锁链!

挣断,挣断这条锁链,叫地是人类的地,天是人类的云!

掌管打开宇宙奥秘的钥匙的是人,是人,不是神仙!

是的,我们面对问题,不怕困难,所以永远乐观!

我们的心会想,

我们的手能干,

我们身上的珍珠

就是劳动的热汗!

不信就请看,短短的十年,在我们手里的江山

不是已经由古道西风瘦马的惨淡,变成东风吹暖,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正叫穷乡僻壤也快离天堂不远!

请看,那凶顽的黄河,中国的忧患,不久就会波柔水丽,倒映着翠柳轻帆;那荒寒的石岗沙岭,

变作了春华秋实的苹果园;连那白茫茫多碱的沙滩,也随着我们的双手变作丰产香稻的良田!

我们并没有超人的智慧,我们只有一种新的信念,那也就是叫人世改观的真理: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就的确能够倒海移山!

是的,我们的胜利是真理的胜利,破碎穷苦的东方有了一块明朗的天!

就是在这个新天地里,我们天天戴起新的跃进花冠!

是的,我们分秒必争地创造新的历史,因为啊,毛泽东思想是我们跃进的泉源!

中国不再是地理上的名词,也不再象一幅古画那么灰暗,任凭暴徒们信意涂抹撕扯,或供颓废的诗人凭吊慨叹。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真理与正义的光茫照彻人间。

用我们集体的心,

滴我们集体的汗,

辛苦而愉快地美化着生活与大地,叫荒寒的沙漠也将甜蜜得象春雨江南!

干什么我们都兴高彩烈,因为干什么都是为更幸福的明天!

是呀,当我们工余回家的时候,看一看我们婴儿的摇篮,我们的笑容就象含笑花在朝阳下吐蕊,我们今天的奋战,孩子们哪,会享受更美丽的春天!

我们英勇奋战,年胜一年,吓得战争贩子们心慌意乱!

他们日夜赶制,不惜工本,无奇不有而都不值一笑的谣言!

他们想用诬蔑与诽谤削弱我们的威信与影响,可笑,难道一阵寒风就拦得住春天?

哼,就是他们的无所不能的上帝啊,也没法子叫历史的车轮倒转!

听,多么美的声音,

胜利,胜利,胜利的春潮从海岛欢唱到天山!

为了集体的幸福,为了国家的富强,我们的红旗在哪里,哪里就是春天!

朝阳含着笑,

明霞彩绣着青天。

我们随着红旗,随着跃进的鼓乐,前进!前进!向前!向前!

我们的明日,明年,直到永远,是一天比一天更幸福明朗的春天!

载一九六○年《诗刊》二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