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长期抵抗

作者:老舍

好小子,你敢打?

我立刻通电骂你祖宗!

并且高喊,长期抵抗!

一定:你的耳朵当然不聋?

你在这边打,打吧;

我上那边去出恭。

敢过来不敢,小子?

敢!好,你小子是发了疯。

你真过来?咱们明天再见,和疯狗打架算不了英雄。

我今天不打你,明天不打你,后天,噢,后天是年节我歇工。

这么办吧,过了新年再说,你不前进,我犯不上改守为攻;

你若前进,自讨没脸,我决定长期抵抗,一辈子不和你交锋。

啊,长期抵抗,长期抵抗,难道伊听着就无动于衷?

一年,二年,你有多少炮弹,敢老拍拉拍拉向我轰?

假如你自己震破了手,难道你妈妈就不心疼?

你看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讲究未曾开炮先去鞠躬。

小子,你也学着点礼貌,好好的邻居何必水火不相容?

况且为何不向老美老俄先瞪瞪眼,他们和你正是对手相逢。

没事偏来找寻我,我又不是铁做的脑袋,穿不了大窟窿。

再不然,你不是炮弹太多无处用吗?

何不去打火山,也省得地震咕咚咚。

劝你不听,我也无法,只好长期抵抗,一直退到云南或广东。

到了广东,

你还能再打,你还敢

炮轰香港惹翻你的老同盟?

凡事该得就得别过火,善恶有报不要逞能!

长期抵抗,慷慨激昂!

听见没有?来,放下枪炮咱们先喝一盅。

载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日《申报·自由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