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八九十枝花

作者:老舍

甲 相声不容易说,也不容易写!

乙 更不容易听!

甲 怎么?

乙 怎么!你要把我气死!

甲 我怎么得罪了你?什么时候得罪了你?

乙 你说的相声!

甲 我说的哪一段?

乙 你说的每一段都叫我生气!

甲 每一段?

乙 每一段里的每一句都招我生气!

甲 你说具体一点,到底是哪一段,哪一句?

乙 前天你说的是哪一段?

甲 前天?(想)想起来了,《找舅舅》!什么毛病吗?请提宝贵的意见!

乙 我问你,为什么说我舅舅,不说找二叔?为什么说包头,不说海南岛?

甲 那……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乙 你糊涂!你说到包头找舅舅,干脆就是说我呢!

甲 这从何说起呢?

乙 从何说起?我有舅舅!

甲 有舅舅的可多啦,不止您一位!

乙 我舅舅在包头工作!你不是说我,可说的是谁呢?

甲 嘿!照你这么说,相声就没法儿编,也没法儿说了!

乙 活该!反正我不准你提我舅舅跟包头!

甲 就算那是你的舅舅,我也并没说他不好呀!

乙 我二叔比舅舅更好,为什么不说我二叔?

甲 那!那一段主要地是歌颂包头的新面貌!

乙 为什么不歌颂海南岛?难道海南岛不值得歌颂?

甲 一段相声里只能有一个主题,不能包罗万象!你要歌颂海南岛,为什么你自己不编一段呢?

乙 我编?还要你干什么呢?

甲 我看你有点无理取闹!

乙 你不接受批评,反说我无理取闹,真乃朽木不可雕也!再问你,你昨天说什么来着?

甲 昨天?我说的是《夜行记》。

乙 是嘛!我就知道嘛:你说过我舅舅就该说我啦!

甲 见鬼!我说,你不是有什么心病啊?

乙 是不是!你就盼着我有心病,好再给我写一段!

甲 没有的事!

乙 亲爱的,你会那么办!要不然,你还不会专等我来听相声,才说《夜行记》呢!你知道我骑自行车!

甲 我真不知道!千千万万的人都骑自行车!

乙 千千万万骑车的可没都掉在沟里!

甲 你掉下去了?

乙 就是!你知道我掉在沟里,所以故意挖苦挖苦我!你们说相声的、编相声的,都……(被甲拦住)

甲 同志,你等等!听我说两句!相声也批评,也歌颂,用幽默夸张的笔法,巧妙地道出褒贬之意,既使人心情愉快,又能移风易俗。我们说正经的,也有时候说点废话。

我们的善意批评,若是不幸而言中,就请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的意见也许跟您的意见不尽相同,那咱们就该各抒所见,百家争鸣。我的看法并非天经地义,您也无须见神见鬼,大惊小怪,以为一段相声会叫天塌下来!

乙 说的倒好听!你的每句话都(唱梆子)好似钢刀刺我心,叫我“三魂不在,七魄地流平”呀哎!

甲 哪儿跟哪儿呀!

乙 前天,你上得台来,先说什么来着?

甲 说了几句顺口溜,为是叫场上安静下来,没有什么深刻的意义。

乙 那是你那么说!你挖苦我舅舅呢!

甲 我,我说的是:“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戏法要变成,还得抓把土。”对不对?

乙 对!挖苦我舅舅呢!

甲 真邪门!这是当初变戏法的艺人常爱念的四句咒语!

乙 我舅舅当初就在天桥变过戏法!

甲 我不知道他老人家的这段儿历史!

乙 我舅舅最信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

甲 他信他的,我没干涉他!

乙 夫五行者,见于《尚书》,分行四时,各有其德!《左传》有云:天生五材。五材者金木水火土也。天有五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神仙会五遁:金遁、木遁、水遁、火遁、土遁。天子有五德:少昊以金德,伏羲以木德,颛顼以水德,尧以火德,黄帝以土德。人有五常:仁义礼智信。五常者五行也。上下五千载,天地人三才,都有阴阳五行,你什么东西,敢说没有?

甲 怎见得我说没有呢?

乙 你看你那个劲儿呀!(故作轻佻地说)一二三四五,(我就)金木水火土,戏法要变成,还得(那么)抓把土!贫嘴恶舌,嬉皮笑脸,分明是否定五行,攻击我舅舅!

甲 你要一定那么说,我也没办法!

乙 昨天你又说什么来着?

甲 不记得!

乙 我记得!昨天你一上场就说: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对不对?

甲 对!开场随便念几句,没有别的意思!

乙 那才怪!我早就料到:前天你攻击我舅舅,昨天你必定攻击我!

甲 一去二三里是当初刚上学的小孩写的红模子,我小时候还写过呢!

乙 是嘛!从你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攻击我!

甲 我六七岁的时候还不认识你呢!小孩刚练字,所以红模子上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收进去,笔画简单,好写好记!

乙 不必绕弯子解释,反正你是攻击我呢!你知道我的车破,走不远就放炮,所以你说一去二三里!你咒我,出不去三里,准出事故!

甲 那么烟村四五家呢?

乙 你知道我的纸灯笼着了,直冒烟,四五家子一齐喊:着了!着了!你很开心地说烟村四五家!

甲 亭台六七座呢?也跟你有关系?

乙 当然有!你知道我跟大卡车赛跑,大车把我撞下来!

甲 是你撞了大车!

乙 是不是?你都知道嘛!我一嚷嚷,大车就停下来,这占一“亭”字。司机同志下了司机台,这占一“合”字。车上还有六七个人没下来,所以你说亭台六七座!

甲 嘿!真会凑合!那么,八九十枝花呢?

乙 那,你更狠毒了!这不但讽刺我骑车,还挑拨是非,叫我们夫妻不和!

甲 我的罪过大了去啦!

乙 在戏词里,常管小姑娘叫什么?

甲 叫什么?

乙 (唱)家住在太原,爹爹孙朋安,生下我一枝花,名叫孙玉莲。

甲 二人台的名剧《走西口》。

乙 小姑娘叫作一枝花。

甲 有此一说。

乙 有此一说?你狠就狠在这儿!

甲 我?

乙 你知道……

甲 我什么也不知道!

乙 我们结婚后,我爱人一连生了七个姑娘。

甲 男女都一样!男的不高,女的也不低!

乙 男是男,女是女,不一样!我们夫妇昼夜盼望,下一次生个大头儿子!

甲 重男轻女,老脑筋!

乙 现在,我的爱人又有了喜,大伙儿都说这回准是男的。只有你,不但说下一胎,连下边三个都是女的,八九十枝花嘛!

甲 那我要说十二金钗呢?

乙 你还盼着我们生一打姑娘吗?昨天,我听完相声,回家一学,招得我爱人哭了半夜!七个姑娘半夜里开了紧急会议!她要是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甲 这都是哪儿的事呀!

乙 嗐!我越想越伤心!攻击我舅舅,讽刺我,否定五行,还挑拨是非,批评我的人!我,我这一肚子委屈,上哪儿说去呀!我!我……(哭)

甲 二哥!同志!先生!别这么伤心哪!你看,这些位观众,都爱护我们。我们说的好,大家就哈哈地笑一阵。我们说的有偏差,大家就提意见,帮助我们加工提高。还没有听着听着放声大哭的!

乙 我委屈!

甲 那您就回家休息休息,别听相声啦!

乙 我不回去!我在这儿等我舅舅、爱人,跟我的七个姑娘!

甲 来个全家福,听相声!

乙 全家福?全都不服!全要跟你算账!

甲 那又何必呢!

乙 你说什么?

甲 我说:那又何必呢!

乙 啊!你还要攻击我的二叔?我最敬爱的二叔!

甲 你的二叔?你二叔叫什么?

乙 我二叔就叫何必!

甲 嘿!怎这么巧哪!

载一九六一年《曲艺》第六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