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厚古薄今

作者:老舍

甲 您就说我爸爸吧……

乙 说说您自己不更好吗?

甲 我自己不值一提!您就说我的祖父吧……

乙 越说越远!

甲 越远越好嘛!

乙 黄鼠狼下刺猬,一辈不如一辈,是吧?

甲 也不能那么说!您就说我的远祖,在唐朝……

乙 在唐朝?

甲 是呀!太棒啦!唐朝!一说这两个字我就兴奋得要浑身颤抖!

乙 干吗那么爱颤抖?

甲 干吗?唐朝有杜甫,咱们没有!

乙 咱们有鲁迅,唐朝没有!

甲 唐朝的三彩泥人泥马,多么美!

乙 咱们的大汽车,拖拉机,更美!

甲 唐朝的音乐,舞蹈!《霓裳羽衣》啊,听听!

乙 咱们的《三岔口》跟《白毛女》哄动了全世界!听听!

甲 唐僧取经,路过火焰山!

乙 是呀,咱们的铁路就快过火焰山了!

甲 大唐一代出了多少诗人哪!

乙 咱们大时代的工农兵写了多少诗啊!

甲 那,那,唐朝的夜壶……

乙 咱们的抽水马桶!告诉您吧:唐朝没有大炼钢厂,水电站,不会造飞机,化学肥料,大轮船……唐朝也没有社会主义!

甲 您呀,别怪我说,没有文化:不爱周铜汉瓦,不知三坟五典,不懂温故而知新,不重视民族遗产,不读孔孟之书,不达周公之礼!真,真,真,气死我也!

乙 先生!先生!您先别死!真要比古的话,我说出来会吓您一跳!

甲 您也有古的?说说,说说吧!

乙 我的祖宗比唐朝还远着多少多少倍!

甲 您说说,是谁?

乙 五十万年前,周口店的北京人!

甲 那太好啦!

乙 一点也不好!

甲 怎么?怎么?

乙 一丝不挂,满身是毛儿!茹毛饮血,住在山洞儿里!

甲 那不是古色古香吗?

乙 您爱进山洞去,您去!我爱我们新色新香的社会主义!载一九五八年五月十六日《人民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