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活-武松

作者:老舍

社会主义造英雄,

云南苗族出了个活武松。

他比那山东的武二更英勇,

李忠华是他的姓和名。

不象那武二郎身高体重,

李忠华身材短小,却敢单人斗大虫!

他身短心雄,不为个人争强逞胜,

他是为保卫人民保卫生产,面对危险往前冲。

为民除害他忠心耿耿,

都因为他是个受过锻炼的优秀民兵,贫农出身,

解放前他忍饥受冻,现在他安家在杨柳井公社的沙拉冲。

云南、广西在此交境,群山起伏,野兽逞威风。

他祖祖辈辈缺吃少用,只好给地主们去当苦工:

看管牲口,昼夜劳动,报酬低,活儿苦,责任可不轻;

野兽无情,伤生害命,损失了牲口啊,地主必行凶。

李忠华一家大小心神不定,时时准备和豺狼虎豹作斗争。

父而子,子而孙,摸透了兽性,打虎打豹方法各不同。

为地主的财产,他们去拼命,这一套经验啊,是血泪写成!

解放初期,这边远的山区还不安定,土匪们烧杀抢掠,霸道横行。

李忠华见到了解放阳光,万分高兴,十六岁,他就去参加了民兵。

党的教育,使他坚定,划清敌我,黑白分明。

他看清:

过去打兽是为地主们卖命,今天呢,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多么光荣!

来一个打一个,打兽剿匪他样样英勇,为民除害,决不许土匪、野兽任意横行!

逐渐成长,觉悟提高,也增加了本领,圆圆的脸上经常带着幸福的笑容。

他的手,他的臂,他的头,伤痕横纵,是战胜野猪老虎的光辉证明!

五八年民兵师成立,人人奋勇,他作了副营长,任重志远,积极练兵。

一方面在公社他积极劳动,一方面组织了打猎队把恶兽肃清。

他晓得,

一群马猴一夜会把几亩田毁净,

他晓得,一头野猪会吃五百斤粮食,自春到冬!

就是那小小的麂子也万难宽纵,每头每年要吃一百五十斤粮食,害人不轻!

他算清,

不打野兽,大家就白劳动,野兽肥了,人民的肚子空!

打!打!打!

必须把害人的东西全除净,

大跃进里,他鼓足干劲,立了大功:

一个人,他结果了两只豹子、一条老虎,出色的英勇,

他还叫三十六条野猪,十九个马猴,不再横行;

一百七十七个麂子,也在他手下送了命,

远近的群众都称他是打兽的英雄!

总结出一套经验,十分有用,摸住规律啊,斑斓猛虎也灭了威风!

他言道:野兽之中,虎性最猛,沉着应战,切莫惊恐,也莫急攻。

虎身未动,尾巴先甩动,留神!它猛扑过来,力大无穷。

这时节,要闪转腾挪,千万别硬碰,消耗它的力气,叫它屡扑空。

老虎是铜头铁尾极强硬,它的弱点是在腰中。

打它的弱点必能取胜,智勇兼备才可以打倒大虫。

豹子习惯在夜间活动,它住在荒山或在荒草丛。

前后脚的距离与身高相等,量好它的脚印,就好安排枪位,高低适中。

在树上打豹子又快又省,豹子啊不大会往高处翻眼睛。

那野猪也是在夜间行动,它看不见,全凭鼻嗅与耳听。

白天打,要找猪窝,必须机警,夜间打,要在苞谷地里静候不出声。

野猪来到,先别行动,等到它吃上苞谷,再往前攻;

它只愿吃,忘了注意四下里的动静,咱们逼近开枪,任务必完成。

负伤的野猪疯狂地拼命,哪里有人声,枪响,它往哪里冲!

别理它,它扑上来,给它个监视不动,别人喊叫,它就转移目标,又向别处攻。

因此上,打野猪要团结,互相呼应,等到它疲于奔命,一战成功。

那麂子吃植物,虽不会杀生害命,可是呀糟蹋庄稼,为害也不轻。

麂子腿快,捉拿的方法要多样多种:枪打,网擒,狗赶,种种不同。

这些窍门,他献给大众,还出省传经,去指导邻省的民兵。

在这里,且不把别的歌颂,只表表他怎样单身斗大虫:

五八年自从开春,山区人民愤怒又惊恐,这里牛死,那里马悲鸣。

只闹得群众不敢单独走动,兽中的恶霸呀到处行凶。

李忠华听到消息坐卧不定,农民们丢失牛马怎能够搞好春耕!

他立刻准备枪葯马上出动,

谁知道,大胆的老虎来到沙拉冲,寨子里一匹马在虎口丧命,

天将亮,李忠华立即出发,率领着六个民兵。

老虎的脚印叫胆小的呆呆发愣,有大碗那么大呀,这是条特号的大虫!

有的人倒吸冷气,站住不动:“这么大的家伙,武松也得胆战心惊!”

李忠华一身是胆,目光炯炯,坚决表示:决不能叫它继续作恶逞威风!

警惕着,他弯腰疾走寻小径,

来至在半山腰,听见了老虎的怒吼声:

嗥——嗥——嗥!

只吼得山摇地动,大家伙马上散开,各奔西东。

相隔五尺,荒草里有了动静,猛然间,立起来肥牛大小的花斑大虫!

面对着李忠华,虎尾巴唰唰地抡动,前爪乱刨,虎目圆睁!

李忠华手疾眼快心镇定,开枪就打,直射前胸。

哪知道,

树枝子拨歪了土枪筒,那猛虎张开血盆巨口,纵身扑来呼呼地带着风!

这英雄急向右闪,心中更镇定,额上受伤,只顾战斗忘了疼。

这一扑,大老虎用力过猛,跌了一跤,扑了个空。

好英雄,抓紧时机不容虎转动,抄起枪托,拦腰就打,打得老虎吼连声。

这猛虎二次扑来还很猛,李忠华伏身让过,老虎又扑空。

照样儿用枪托啪,啪,拦腰打中,这英雄真作到手快眼又明!

三次扑空,三次挨打,老虎十分不受用,虎威下降,李忠华的锐气往上升!

连扑带叫,嗥——

老虎最后来拼命,李忠华扔下土枪,徒手斗争:

用左手把老虎脖子紧扣定,伸右手抓住了肚皮不放松;

施展神力,把老虎连推带拱,那老虎仰面朝天四脚登空。

李忠华左手去扯下巴,左脚踩虎颈,腾出右手,撕下包头,挡住虎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右脚忙去勾枪柄,右脚拇指蹬枪机,右手抓枪对准虎喉咙:

只听得“硼”的一声,群山响应,那特号的老虎就一命归终!

老虎死后双目圆瞪,

李忠华用手指摸了摸那对大眼睛:老虎的眼皮已不动,

这才放心,单身打虎成了功!

消息传开,乡长,书记,与群众,都来慰问打虎的好英雄!

广西的民兵,从几十里外翻山越岭,带着葯品,来慰问为民除害的活“武松”。

党的关怀和群众的照应,一个多月,他恢复了健康,忙去上工。

头一天上工,又打了个麂子,旗开得胜,不愧是热爱群众的模范民兵!

今年四月,春暖花开,山明水净,全国的民兵代表大会在首都举行。

李忠华,感激党的培养,荣佩代表证,意气风发,心情激动,进了北京!

载一九六○年《解放军文艺》六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