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假博士

作者:老舍

甲 听你说话,大概很有点学问?

乙 没有学问。

甲 念过书吧?

乙 多少认几个字。

甲 那你得赶快学习呀!不识字为文盲,不读书为穷盲(忙),不学习为瞎盲(忙)。

乙 没听说过!

甲 你看我,自幼饱读诗书,上自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不单肚子里都是书,连脸上也有书气。你看看,我脸上的书气小不小?

乙 不小!

甲 当然不小,昨儿个连裤子都输啦!

乙 赌钱输啦?

甲 那是笑话。我真读过十几年书,念过三字文百家经千字姓。

乙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你连书名还没弄清楚哪!

甲 书念的太多,全搅合在一块儿啦。还念过一部奇书。

乙 什么奇书?

甲 月份牌。

乙 什么?

甲 月份牌!翻来覆去老是一二三四五那么几个字,容易念。

乙 别泄气啦。

甲 那是瞎说,讲学问咱是学贯中西。

乙 洋书也念过?

甲 念过,洋月份牌。

乙 嘿,还是月份牌!

甲 外国文我会八种。

乙 哪八种?

甲 古文是希腊、拉丁、希伯来文、梵文;近代文是俄文、德文、法文、英文。

乙 那你就该到外交界作事去呀。

甲 我到过外交部。

乙 把你留下了?

甲 掏出来了。

乙 怎么?

甲 我说的外国话跟中国话一个样!

乙 那还不吐出来!

甲 我直说,我还会念洋月份牌哪!

乙 就别提月份牌啦!

甲 说真的,我到欧洲留过学。别看我不穿西服,我还是巴黎大学的博士哪!

乙 哲学博士,还是医学博士?

甲 都不是!相声博士。

乙 还有相声博士?

甲 你井底之蛙,所见者小,知道什么!巴黎大学文学院有相声学系,我读了四年;博士论文我写的是“相声与化学之关系”,洋洋二百万言。

乙 相声会跟化学有关系?

甲 反正是瞎扯吧。得了博士学位,我就载誉归来,择日登台。

乙 还是说相声呀?

甲 那时候正赶上蒋匪当权,贪污昏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作官的贿赂公行,接收的金钱中饱。良善公民,无法生存,土豪劣绅,横行霸道。他又甘心卖国,借来美国枪炮,发动内战,杀人如草。我见此情形,心中怒恼。

乃利用相声,斗争昏暴,每逢登台,讽刺讥笑,笑中含泪,向人民报告。我把蒋介石叫作“蒋介屎”,不拉人屎专撒狗尿,把宋子文叫作“宋子瘟”,瘟神下界谁也活不了。喝!我掉三寸不烂之舌,暗骂明嘲,借千百听众之口,家传户晓。后来,蒋匪的特务,暴徒的牙爪,注意了我的行为,立刻作了报告。半夜三更,我正睡觉,一辆大卡车,十杆盒子炮,把我五花大绑,手足砸铐,押往集中营,毒刑炮烙。我不含糊,挺胸高叫,粉身碎骨,我要把害国殃民的匪徒打倒!

乙 真有两下子!

甲 末末了,判了我死刑,大年初一在天桥枪毙。

乙 这可糟了!

甲 我视死如归,哈哈大笑。我告诉他们,等解放军来到,你们狼群狗党,谁也跑不了!

乙 对!

甲 我正写遗嘱,准备殉难,北京解放了。

乙 你真不该死。

甲 由狱里出来,我直奔天桥而去。

乙 自己枪毙自己去?

甲 拉个场子,我又说上相声了。

乙 真有瘾!

甲 后来全国文艺工作者开代表大会,通知相声界选举代表,出席参加。众望所归,我当选为代表。

乙 你的名誉不错。

甲 挂上纪念章,拿着会议日程,我进了会场。看各代表这给我鼓掌啊,直拍了十分钟!以前,在国民党统治之下,我几乎被枪毙了,今天,在新政府之下,我居然受全国文学家们的欢迎,感动得泪如雨下。哭了一阵,我赶紧问,这里什么时候开饭?

乙 还没改变旧作风。

甲 大家请我讲演。

乙 这下子可糟了。当着那么多位文学家,你可说什么呢?

甲 别忘了我是相声博士,会念月份牌。

乙 还没忘了月份牌哪!

甲 我安安稳稳上了讲台:主席,诸位先生,诸位同志,诸位来宾。

乙 真有一套!

甲 (嗽)咳,咳,咳……

乙 打这儿就没词儿啦!

甲 没词儿?我这等着鼓掌哪!

乙 要采!

甲 主席,诸位先生,诸位……

乙 怎么又回来啦?大概是没的可说。

甲 你太小看人了!我就说啦:主席……

乙 够了!往下说!

甲 自从北京解放,穷人翻身,我快慰之余,努力学习,不单研究政治经济,也博读文学作品;小说,话剧,电影剧本,新曲艺,都手不释卷,念得飞熟。不信,你听这套:《李国瑞》带领着《王秀鸾》、《刘胡兰》、《白毛女》,唱着《红旗歌》,《在英雄的十月》,《逼上梁山》,《要报穷人恨》,《血泪仇》。路过《赤叶河》,看见《兄妹开荒》。《过关》,到《桑乾河上》,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忽然,《暴风骤雨》,《大雷雨》,《三勇士推船渡江》,《风雨过去》,《晴天》、《日出》,碰见了《老赵下乡》,《王贵与李香香》,《喜相逢》,《大家喜欢》。众人去到《英雄沟》,找《李有才板话》。他说的是《虾球传》,《吕梁英雄传》,《新儿女英雄传》,《地覆天翻记》,《一个女人翻身的故事》,跟《洋铁桶的故事》。说完,又讨论了《俄罗斯问题》,《莫斯科性格》,决定《团结成功》,先去《三打祝家庄》。这时节,《万家灯火》,去找《夜店》;没有吃的,先去《打黄狼》。第二天,《鸡鸣早看天》,过《野猪林》,遇见《林冲夜奔》,一同摆下《地雷阵》,《红灯记》住,旁挂《双红旗》。这才一声《呐喊》,《无敌三勇士》擒住穿《九件衣》的《红娘子》,外号叫《九尾狐》。大家说,《把眼光放远点》,《不要杀他》,教他《改变旧作风》,《大转变》,别再作《人尽可夫》的《美人鱼》。《没有弦的炸弹》,教《牛永贵挂彩》,大家给他擦去《袄袖上的血》。他是《钢铁战士》,《保卫和平》,带着伤再去当《青年近卫军》。这才《东方红》,《百鸟朝凤》,《气盖山河》,《永庆升平》。我报告完,台下掌声如雷,送给我红缎子锦旗一面,上绣四个大字。

乙 哪四个大字?

甲 胡说八道。

载一九五○年四月十九日《光明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