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神仙辞职

作者:老舍

甲 你知道最近天上的新闻吗?

乙 天上的?不知道!你晓得吗?

甲 略知一二!

乙 谁告诉你的?

甲 天透社发的消息。

乙 天透社?我知道有个路透社,没听说过天透社!

甲 你呀,老是这么孤陋寡闻,迷信西洋!天透社是我新办的通讯社,专报导天上的新闻。

乙 真的呀?会有这个事?

甲 你这个人吃亏就吃在自己不敢想,不敢干,而且不相信别人敢想敢干!

乙 别一个劲儿批评我,先说说天上的新闻吧!

甲 第一件是十三陵的土地爷辞职啦!

乙 向玉皇大帝递了辞职书?

甲 对!前天递上去的。

乙 为什么呢?是嫌工资太少啊?

甲 你怎么一想就先想到钱上去呢?你不会想想别的呀?

乙 那么是他岁数太大,该退休啦?

甲 土地爷都是白胡子老头儿。你看见过梳分头,光光的脸,穿着运动鞋,打篮球的青年土地爷吗?

乙 没有!他到底为什么辞职?

甲 他早就干不下去了:自从土地改革,没有地的农民分了土地,他就晕头转向,摸不清哪一块是哪家的地了。费了五牛二虎的力气,连土地奶奶也帮助调查,算是慢慢地摸着点底。可是一九五六年合作化来了个gāo cháo,田地的四至、界石全没啦,他又摸不清哪儿是哪儿了!遇上过路神仙问他:(学京戏念白)土地,这是谁家的田地?土地爷只好说:启禀上仙,这一大块么——

乙 (学打小锣)!

甲 都是合作社的!神仙又问:这合作社姓甚名谁?土地爷说:这合作社么——

乙 哒哒哒哒,!

甲 姓“百家姓”!

乙 可不是姓“百家姓”嘛,社里姓什么的都有。

甲 你看,土地爷不了解土地情况,还怎么当土地爷?

乙 不懂业务啊!

甲 还有哪,多少年的旱地,忽然一下子变成水地,种上稻子啦。本来是碱地,没过几天,变成好地啦,农民们不管土地爷同意不同意,硬把地翻了个过儿,改良土壤!翻了身的农民没把土地爷放在眼里。

乙 真够土地爷受的!

甲 现在更好啦,干脆修了大水库,旱地变成一座大湖。土地爷的宿舍都成了问题,上哪儿去住呢?

乙 就住在水里吧!

甲 你多咱见过土地爷参加游泳竞赛呀?

乙 对呀,他不会游水!

甲 他不辞职还等什么呢?等着淹死?

乙 非辞不可!还有什么新闻?

甲 第二件是东海龙王也干不下去了。

乙 也因为修十三陵水库?

甲 不,这是全国性的问题。龙王比土地爷管的地方宽哪。

乙 他到底为什么辞职呢?

甲 他呀,也够苦的!好几年了,没有一个人给他烧香上供,饿得他眼睛一阵阵地冒金星儿,连龙王奶奶都要跟他离婚!

乙 问题够严重的!

甲 想当初,大旱缺雨呀,还是下一场透雨呀,收了庄稼呀,连作官的带老百姓都猪头三牲、香蜡纸马地来给龙王爷磕头,还外带着给他唱大戏,真是物质食粮、精神食粮一齐送上门来。

乙 哼,现在他连一段相声都听不上了!

甲 是呀,龙王和龙王奶奶一想起当年的威风就掉好几大缸眼泪!最近,全国各处大兴水利,咱们叫水下山就下山,上山就上山,叫水往东流就往东流,往西流就往西流。一句话,龙王爷作不到的事儿全叫咱们做到啦!这且不提,咱们还画了漫画,农民赶着龙王象赶马似的,叫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龙王的脸算丢光了!

乙 非辞职不可嘛!还有辞职的没有?

甲 有!这就是第三件新闻。山神爷也辞了职。

乙 山神爷?

甲 啊!让担架队给抬到天宫去的!

乙 怎么啦?

甲 受了伤!

乙 山神爷受了伤?

甲 咱们穿山越岭地修铁路,炸山开隧道,他还老气横秋地以为山都属他管,没人敢动。好,忽然间,咚,哗啦,炸葯炸了,他还不受伤!玉皇大帝一看,可沉不住气了。心里说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呀!马上派二郎神到人世调查调查。

乙 干嘛单派二郎神呢?

甲 他不是会七十二变吗?会见机而作,别象傻山神爷似的受了伤啊。

乙 对!

甲 二郎神一道金光,就出了天宫。可是呀,不大一会儿又回来啦,满头大汗,流着三行眼泪。

乙 三行?

甲 他不是有三只眼睛吗?

乙 对!他怎么啦?

甲 差点牺牲了!他来到人间,变了个蚊子,为是个儿小灵便,容易探听消息啊。他先飞得很高,往下一看,喝,中国改了样儿啦!到处是新的工厂,新的铁路公路。农村里盖了新房,田地里用着新农具,到处是大小水库和渠道。二郎神暗中赞叹,怪不得土地爷、龙王爷和山神爷都辞职呢,有这样的人民,神仙还吃得开吗?他越看越爱看,也就越飞越低,好看得更清楚点呀。哪知道,他刚离地不远,就听后面叮叮噹噹地响。二郎神一闻,坏了,滴滴涕!叫声不好,急忙落在地上,变了个苍蝇!

乙 又变错喽!

甲 刚刚变好,还没喘过气来,就听嗖——啪,遮头盖顶,两把苍蝇拍子一齐下来了!二郎神急忙闪躲,一看,拿拍子的是两个四五岁的小孩。他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忙中有错,变成一个老鼠!

乙 这下子更坏了!

甲 他刚一变好,只听得千军万马,齐声呐喊!

乙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嘛!

甲 同时,棍子棒子一齐打了下来,黑猫白猫三色猫一齐向他猛扑!

乙 多少日子没吃老鼠了,还不猛扑?

甲 二郎神大叫不好,急忙变成个有翅膀的,好逃出重围!

乙 可别变麻雀呀!

甲 正好是麻雀!

乙 嘿,糟透了!

甲 只听嗖嗖嗖,万弩齐发,当当当,外加火枪!二郎神吓得丧胆失魂,面如土色,急化一道金光,逃回天宫!见了玉皇,叫了声舅舅!

乙 对!他是玉皇的外甥嘛。

甲 二郎神说:舅舅,可了不得啦!玉皇慢条斯理地说:何事惊慌?

乙 还耍官腔呢!

甲 二郎神说:中国人心大变,山河大变,咱们神仙管不了喽!玉皇一听,心里着慌,可故作镇定,看了看左右的托塔天王、巨灵神、四天君、二十八宿、青龙、白虎、南斗北斗、红鸾、天喜、风、雨、雷、电、六丁、六甲……

乙 我都认识!

甲 你都认识他们?

乙 不是跟李少春唱《闹天宫》的那些败将吗?

甲 对!天宫里还是那老一套!还有孙悟空,猪八戒……

乙 还有他们俩?

甲 孙悟空自从西天取经回来,也只好天天在灵霄宝殿站班。

玉皇说:中国人民这个干劲,弄得诸神辞职,二郎险遭不测,我等的神威扫地,众仙卿有何妙计,恢复天宫的威信?神仙们听了,你看我,我瞧你,默默无言,呆呆发愣。玉皇一见,暗自着急,又催了声,有话快说!只见文班中闪出一位老头儿……

乙 准是太白金星,他专会提不正确的意见。

甲 对,正是他!他说:启禀大帝,可否调几位美国英国的科学家,技术专家来,共商妙策?中国不少知识分子最信服他们,敬若神明。话还未了,十三陵土地发了言:启禀大帝,那不中用!小神在十三陵亲眼得见,工地上到处贴着现在中国人民不迷信外国啦!

乙 我说对了吧?太白金星没有好主意!

甲 玉皇又没了话,诸位神仙也不出声。

乙 那是冷场啊!

甲 玉皇最后下了谕旨:众仙卿!

乙 有!

甲 朕赐众仙卿每位十根冰棍儿……

乙 天宫里也有了冰棍儿?

甲 有!就是质量还赶不上咱们的!天宫从今天起,放假一万年!

乙 一放就放一万年?

甲 就是长期歇业呀,说放假不是好听一些吗?这时候,孙悟空说了话:玉皇,放了假,我上哪儿去呀?玉皇回答不上来,高叫一声:退班!

乙 干脆走啦!

甲 大家都退了班,孙悟空和猪八戒一块儿走。八戒说:猴儿哥,你就回花果山水帘洞吧,干嘛问玉皇呢?

乙 孙悟空怎么说?

甲 悟空说:呆子!花果山水帘洞不是叫老百姓修了水电站吗?

乙 得,老孙连老家也丢了!

甲 孙悟空愣了一会儿,给天宫编了一副对联。

乙 怎么写的?

甲 上联是:中华革命成功,老百姓移山倒海。

乙 下联?

甲 上界神仙退位,旧天宫歇业关门!

乙 有没有横披?

甲 有,八戒编的,四个大字:回高老庄。

乙 回高老庄干什么去?

甲 找他的爱人去!

乙 对!地上比天上好的多!

载一九五八年《北京文艺》七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