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别迷信

作者:老舍

a诗篇b

天堂地狱是胡说,

哪有神仙哪有佛?

烧香上供白费事;

赔钱还要把头磕。

调好丝弦忙打鼓,

a摔板b

唱一段破除迷信,不拜神佛,何况那鬼怪妖魔!

在京西有一位王老二,家住西山狮子窝。

他有良田七十亩,

自耕自种,有马又有车;果园一半田一半,

不愁吃来不愁喝。

娶妻张氏生儿又养女,一家子四口儿好快活。

王老二生来的性情好,说话儿甜甘又随和;

他不赌钱来不喝酒,

一边耪地一边唱歌。

王老二可有一点毛病,心中顽固信神又信佛。

早晚烧香不怠慢,

对着那山神爷,土地爷,子孙娘娘,把头磕。

有一天他妻张氏得了暴病,急得全家哭哭啼啼把手搓。

他不去请医不去买葯,单去请瞧香的李四婆。

这婆娘穿上头蓝的新大褂,石榴花,红花绿叶,插在那后脑壳。

骑着毛驴把山上,

小僮儿喊着“得嗒哦喝”,(“得”读如der)说时迟来那时快,

一来来到狮子窝。

这才是三姑六婆休来往,

a摔板

b

她们一来到哇,无事生非,谣言惑众,吉少凶必多!进门来李四婆要钱又要酒,还要那好菜好饭一大桌。

酒足饭饱她才上了炕,王老二烧香连把头磕。

那婆娘张开大嘴打哈欠,端着肩膀假哆嗦,

装疯卖傻,眼珠儿翻上去,眼泪扑撒鼻涕过了河。(“撒”读第一声)

闹哄了半天她才开了口,老声老气不象个老婆婆。

她说道:我乃天蓬元帅猪八戒,肥头大耳嘴长半尺多;我驾着黑风巡山又玩水,来到西山狮子窝;

山前山后,山左山右,我都看到,妖魔鬼怪可真多:

这里有九尾白狐,红眼的兔,成精作怪,还有千年的老骆驼!

你妻本来没有病,

都只为冲撞了妖精中了魔。

高叫一声“吾神去也”,老婆娘口吐白沫,愣愣磕磕。

王老二两手冰凉出盗汗,忙把神言仔细说。

妖婆听罢开言道:

先教病人把香灰面儿喝。

她又说,赶快去到三官庙,请几位道士把妖捉。

王老二闻言不怠慢,

急急忙忙下山坡。

李四婆和道士本是一条腿,里勾外连,欺负他乡下脑壳。

道士们一要七石谷,(“石”读如蛋)

二要灯油香蜡又好又得多;三要素斋一天三大顿,最好是鸡鸭鱼肉荤素两吃着!

道士们本来是寄生物,一不生产二不作活;

抓住个冤大头死吃一口,不会捉妖可真会把人捉!

王老二点头连答应,

典房卖地也得救老婆。

可怜他虽有个好心眼。

无知无识可就砸了锅!

他不想狐狸怎生了九条尾,他不想哪会有千年老骆驼,他不想道士巫婆全是骗钱的鬼,他不想木偶泥胎怎会喝酒吃饽饽。

空长着脑子他不会思想,

a摔板

b

白天见鬼,他自己才真中了魔。

五位道士齐来到,

不去捉妖先把酒喝。

a上板

b

有一个面黄肌瘦无精打采,暗中倒有三个小老婆。

有一个肥头大耳白净子脸,浑吃闷睡好吃又好喝。

有一个脸上烟灰三寸厚,抽足了鸦片才会降魔。

那两位年轻的还倒好,“哈德门”作“高射炮”,白面抽得多。

五位都吃饱喝足上了座,打起来法器叮叮噹噹把妖捉。

头一请,请来一瘸一点的瘸拐李,二一请,请来雷公奶奶与风婆,三一请,请的本是黄天霸,还没有请到就起了风波。

只听得病房里一阵乱,孩子哭娘,大人喊老婆。

王妻张氏病沉重,

没有吃葯只把香灰水儿喝;香灰本来不治病,

又不能安眠,院里打鼓又敲锣;因此上病重神虚咽了气,一命呜呼,连句遗言也没有说!

这才急疯了王老二,

跺脚捶胸无奈何。

哭一声妻来叫一声小儿女,咱们的冷热饥饱以后对谁说!

抄起来叉耙扫帚往外跑,(“扫”读第四声)

去打那骗人的道士与巫婆。

道士们早已溜了个净,偷去了馒头两笸箩;

李四妖婆也没了影,

去到那张家村李家店乱扯又胡说。

无奈何放下叉耙搂住小儿女,王老二满脸热泪浑身打哆嗦。

千不该来万不是,

他不该相信妖怪与神佛。

万物之灵人为首,

怎可能对泥胎木偶把头磕?

干活的吃饭才合理,

和尚老道不该念经,应该去作活。

王老二家破人亡祸由自取,谁教他不用脑筋乱信妖魔!

这一回破除迷信真重要,都只为,事事合理,人人生产,工农康乐,才能建设起那新中国!

载一九五○年一月二十二日《人民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