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双反

作者:老舍

甲 您好?二哥!听说您有点保守?

乙 您好?听说您有点浪费?

甲 我冤枉!

乙 我也冤枉!

甲 哥儿俩拉拉手!

乙 对!都冤枉!

甲 比方说,您星期天要是看我去,正赶上我们吃炸酱面,我能说:添双筷子,一块儿吃吧?不能!绝对不能!那丢人!我总得请您下个小馆儿,哥儿俩喝四两!不是吗?

乙 谢谢您!咱们马上就走吧?

甲 上哪儿?

乙 饭馆儿!

甲 哎哟!您不保守啊!

乙 要不怎么我冤枉呢!

甲 我刚才是打个比方,今天不巧,正赶上下半月,不行!

乙 下半月怎么不行?

甲 钱都在上半月花光了嘛!

乙 那么,下半月孩子饿了怎么办呢?

甲 那好办,他们一嚷饿,我就说:喝点凉水!

乙 那行吗?

甲 不够,再吸点新鲜空气!

乙 小孩儿们同意吗?

甲 那!上半月一买糖葫芦就买十斤,是谁吃了?新袜子,新鞋,新汗衫,是谁穿着呢?

乙 对呀!

甲 他们一提意见,我就叫进废品公司的人来。(摹仿吆喝)

收买废品:旧衣服,烂棉花,报纸,书本儿……

乙 干吗?

甲 小二,脱皮鞋!小三儿脱汗衫!卖!

乙 对!不喝凉水就光脚丫儿,不吸新鲜空气就光脊梁!

甲 光着点健康!无论怎么说,家里的事总容易办,机关的事就更不简单了。您就说,我拿几张信纸上厕所都不行!

乙 大概是不行!

甲 我有痔疮,还不得照顾点?这还是小事,我一买东西就受批评!

乙 怎么?

甲 不是说我买的贵,就是说我买多了!

乙 真难!

甲 我买的贵,东西好嘛!能够不贵?为国家办事,能够不认真吗?

乙 咱们办事老想着国家!

甲 这是知心话!给家里买桌椅,榆木的槐木的也将就了;给国家机关买,那行吗?

乙 非红木、楠木的不可!

甲 您圣明!给家里买沙发,有一套也许行了;给国家机关买,不买三十套,四十套的行吗?

乙 凭您的机关里,六十套刚刚象个样儿,不是吗?

甲 越说,咱们哥儿俩越投缘!可是,让我伤心哪!

乙 怎么?

甲 他们给我贴了大字报!

乙 贴几张也没关系!

甲 几张?五百多张!

乙 那么多张?

甲 啊!看着头晕!说我别的还好,偏偏叫我败国子!

乙 败家子!

甲 不是,是败国子!这谁受得了!

乙 我的委屈也不比您的少!

甲 也给您贴了大字报?总不会有那么多张吧?

乙 没有?两千多张,张张有我!我连东南西北全不认识了!

甲 都说您什么来着?

乙 主要地管我叫绊脚石!

甲 什么绊脚石呀?

乙 社会主义的绊脚石!说我顽固透顶,永远不看新事儿!我平日总以为自己是磨刀石呀,怎么成了绊脚石呢?

甲 冤枉!

乙 我忠心耿耿,每件事都先找根据,以前办过的咱办,以前没办过的,不办!

甲 对呀!办事应当稳,不该冒进!

乙 办事我得先定计划。

甲 当然!

乙 一个计划我得定半年八个月,他们说我故意磨洋工!

甲 慾速则不达,胖子不是一口吃的,他们急什么呀?

乙 是呀!还有奇怪事儿呢。您就说,水管子坏了,也贴大字报。好,修吧!我正定计划,找人估价。您猜怎么着?

甲 怎么着?

乙 估价的人还没来到,一瞧,修好啦!

甲 谁这么爱多管闲事呢?

乙 青年干部们!这是我的事,他们闲闲不好吗?破坏我的计划,不合办事手续,我还没签字盖章,水管子修好啦,这怎么交待呀?

甲 简直没法说!

乙 我是绊脚石?这是谁绊谁的脚呢?下了班不说休息休息,越俎代庖修水管子,这是无组织无纪律呀!

甲 得啦,别伤心啦,哥儿俩喝四两去!

乙 您不是下半月没有钱吗?

甲 你怎么这么保守呀,我没钱,你不会请我吗?载一九五八年《曲艺》第五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