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小相声一则

作者:老舍

(白)前几天华君武同志画了一张漫画,戏问侯宝林同志,为什么有些相声听了不可笑。我也当面问过侯宝林同志,可惜都没有时间作详细的讨论。据闻,有人以为相声是可以不招笑的。因撰小相声一则。

甲 相声总得要招笑……。

乙 (抢着说)也不尽然!

甲 那么,相声得招人掉眼泪?

乙 未为不可!

甲 那,为什么不听悲剧去呢?

乙 你管不着!

甲 先生,我看你是把艺术形式全搀合在一块儿了。

乙 怎么?

甲 你看,喜剧、悲剧、大鼓书、相声……都各有不同,各有各的形式。

乙 地道形式主义!

甲 你别乱插嘴行不行?一种艺术形式要求一种艺术效果。比如说:悲剧使人悲,喜剧令人喜。

乙 相声呢?

甲 你忙什么呀?我这就告诉你:相声要招笑,因为它要讽刺,幽默。

乙 也不一定!比如说,我要说一些政治思想,就不该逗哏取笑。

甲 那,你就该去作报告,或者写一篇论文,不必说相声。

乙 我偏要说相声!

甲 那,你是找错了形式。

乙 形式!形式!你干脆就是不重视政治!

甲 别乱批评人!我是说,政治性强的相声也得按照相声的形式去创作。它叫人听了可笑,笑完又会咂磨出其中的政治思想,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

乙 不这样不行?

甲 大概是不行,比如说你写的是悲剧,可是叫人哈哈大笑起来,这就分明是人家否定了你的悲剧形式,看不下去了,还怎么接受其中的思想教育呢?相声也是这样,它是用相声的手法进行教育,不同于政治报告。

乙 我就不信你这一套!

甲 你为什么不信呢?

乙 你看,我说过不招笑的相声!

甲 听众的反应如何,可得闻乎?

乙 效果很好!

甲 怎么个好法?

乙 那天正赶上星期日,小剧院卖满儿。我上去那么一说呀,马上全体肃静,好象都睡着了。

甲 对!你把大家都说困了嘛!

乙 说困了?不大一会儿,有好几十位都捂着鼻子,含着眼泪往外走。

甲 实在听不下去了!

乙 听不下去了?他们受了感动,想找个僻静地方思索思索去。等到我说完了,还没走的听众非常地活跃起来。

甲 都热烈地给你鼓掌?

乙 没有!

甲 都喊:再来一个?

乙 喊倒是喊来着,可不是再来一个。

甲 喊什么来着?

乙 退票!

载一九五九年七月十五日《光明日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