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过新年

作者:老舍

大年初一头一天,家家户户过新年。

古往今来多少不平的事,越到新年越显然:

你看那,有钱的吃的本是鸡鱼肉,海味山珍样样全,

没钱的白受了一年的累,吃一顿咸菜窝头也怪难;有钱的穿起绸和缎,

没钱的破衣烂袜不遮寒;阔人的儿女是儿女,

兜儿里装满了压岁钱;穷人的儿女没人管,

捡煤核儿、拉洋车,当作过年!

分明是:贫富不均活地狱,谁死谁活莫不相关!

皆因是:穷人种粮富人用,穷人织布富人穿;

穷人要是借了阎王债,了不得!抛妻卖子也得还钱!

那阔人倒说,他的生辰八字儿好,理当富贵、福寿绵绵。

他又说,穷汉们生来命儿苦,死生有命,贫富在天。

因此上,贫富相安别革命,于是乎,穷的更苦,阔的更甜。

穷汉们有点不服气,

为什么,我的性命不值一文钱?

没有组织,无人领导,想要翻身也枉然。

无奈何,忍气吞声,穷来个硬,亚们地狱里头找平安!

古事闲言先莫表,

黑暗到底是最近二十年:蒋匪介石真地道,

古今中外的坏事他都作全。

他口中说的仁义礼智信,作的是男盗女娼、缺德带冒烟。

人民抗日他反共,

大军死死困延安。

地皮他一年刮去一寸,地下的棺材都见了天。

民间的储蓄他拿去,

金银运到美国与台湾。

最新式的飞机他高坐,预备着,风头不顺,他好钻上天。

他的老婆不中不西、装模作样女光棍,爱吃美国苹果、美国牛奶,更爱美国钱。

孔宋二陈他的牙爪,

国币民财往家里搬。

把中国,弄得一干真二净,民不聊生,叫苦连天。

有人心的都把和平爱,唯独蒋匪另长心肝:

借来了,美国的飞机和大炮,炸死人民万万千;

特务成群,钻天又觅缝,杀人放火,毒刑电椅,花样全;有人敢说半个“不”字,不是活埋就是铡成两半边!

他的罪恶,数着头发也说不尽,疯狂昏暴无法无天。

多亏了,民间出了真领袖,毛泽东同志文武双全。

他告诉人民须反抗,

他领导人民杀上前,

他替人民出主意,

政策军略想得周全。

一脚过他踢出蒋土匪,屁滚尿流跑台湾;

再一脚踢出美国帮凶汉,丢了军火又赔钱。

这才有,解放全国,重见天日,欢欢喜喜贺新年。

胜利的新年这是头一次,工农翻身福在眼前。

从此后,大家生产,大家吃饱饭,真正的自由平等到了民间。

但只见,金星的红旗高悬起,秧歌新戏锣鼓喧天。

人民的胜利真胜利,

胜利的新年好新年。

劝诸位,紧跟着毛主席向前进,实现新民主,国泰民安!

载一九五○年一月十日《文汇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