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曲艺》

鸿兴饭馆红旗飘

作者:老舍

甲 上哪儿去了?老二!

乙 天桥。

甲 什么地方不好去,单上天桥?

乙 你说的是哪个天桥?

甲 天桥就是天桥:前门外头,永定门里头,先农坛北边。

乙 对呀!那儿怎么不该去?

甲 乱七八糟,又乱又脏!

乙 你说的是哪朝哪代的天桥

甲 我……明朝,清朝,对不起,我全没赶上!

乙 那么你说的是哪一年的天桥?

甲 我,我有几年没去了!

乙 那你就没有资格说天桥又乱又脏!你这是胡说八道!

甲 你着什么急呀?

乙 我是得着急!看见新人新事,人人有宣传的责任: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大家一股劲儿学先进,赶先进,超先进,互相竞赛,力争上游,持续跃进,成为风尚!不能象你闭着眼瞎说,专泼冷水,自甘落后,还阻碍别人进步,真乃是绊脚的石头,人人得而踢之!

甲 瞧这一大套!你上天桥干什么去了?

乙 去吃顿饭。

甲 单上那儿去吃饭?不是故意找拉痢疾,闹肠胃炎吗?

乙 你说的是哪个天桥?哪一朝代的天桥?

甲 得!属走马灯的,又回来了!我是说:那儿的馄饨摊儿、饺子摊儿、烧饼摊儿、大碗面摊儿,全都不大干净:筷子不洗,碟子不涮,一阵风儿过来,外撒花椒盐儿!你这么体面的人怎么不懂清洁卫生呢?

乙 对你的意见,我只有一个字的批语。

甲 哪一个字?

乙 呸!

甲 又怎么啦?你怎么啐了我个满脸花?

乙 你是张果老倒骑驴,专往后瞧!天桥的饭摊儿早组织起来,成立了食堂跟饭馆啦!

甲 真的呀?

乙 我不象你,闭着眼说话!

甲 这,这我不了解情况,请你原谅!你在哪家饭馆吃的?

乙 鸿兴饭馆。你大概不会不知道!

甲 知道!不就是小桃园剧场对面,门口儿乱七八糟,里面又黑又窄,苍蝇排队,老鼠成群,玻璃从安上就没擦过,地上翻翻土就能种麦子?我知道!

乙 你大概天天不看报吧?

甲 你太看不起人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大公报》、《北京晚报》,我天天都拿一大口袋!一边走,一边还唱呢:“《人民日报》,买报瞧!”

乙 那好哇!你有服务的精神!可是,报上登过不止一次:鸿兴饭馆是北京的一面卫生红旗,你怎么不知道呢?

甲 卖酒的不管斟酒,卖报的不看报!

乙 此言差矣!在咱们的社会里,人人看报刊,个个学文化,你应当看看报,别光吆喝“买报瞧!”

甲 那好办!以后我这么吆喝:“《人民日报》,买报瞧!你瞧,我也瞧!”好吧,请你说说鸿兴饭馆的情况吧!

乙 你刚才说鸿兴饭馆门口儿乱七八糟,这完全不是事实!鸿兴饭馆门外,现在人家是一无垃圾,二无脏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最近还开辟了一个小花园。等到花草长起来,可以想象:群花怒放,蜂蝶飞来,畅心悦目,香气袭人,真能叫顾客还没进去点菜,就先想作诗!

甲 我先想吃菜,不会作诗!

乙 你再看看门面:红是红,白是白,油饰一新,整洁美丽。你刚才说那儿的玻璃向来没擦过,现在是光洁鉴人,从窗外往里面一看,真是一尘不染,四面生辉!

甲 大概地上还是那么脏?

乙 地上?小楼的地板,一点不夸大,比你家里的桌子还干净十倍!

甲 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别的不敢说,要讲吃东西,我们可作得干净。无论怎么说,也比天桥的小饭馆儿干净!

乙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咱们就比一比好不好?

甲 好,比吧!不管鸿兴饭馆多么干净,至多也就能得四分,我家里得五分!

乙 你先别吹!问问你:你家里的地是怎么打扫的?

甲 这还用问?天天早晨,不是我的爱人,就是我的孩子……

乙 没你的事!

甲 我,我另有任务!他们用条帚东一下子,西一下子,唰唰地那么一拍!

乙 扫得尘土飞扬,呛得大伙儿直打嚏喷!待一会儿,扫起来的尘土又都落在桌子上!

甲 你等我说完了啊!扫完地,不是我爱人,就是我的孩子……

乙 还是没你的事!

甲 我还另有任务!他们拿起鸡毛掸子,噼哩啪啦那么一掸桌子……

乙 又把尘土掸到空中和地上去了!这不叫收拾屋子……

甲 叫什么呢?可得闻乎?

乙 你甭转文,转文也不解决问题!你这叫敷衍了事,瞎折腾!

鸿兴饭馆为不叫尘土飞扬,用锯末子扫地,扫完了还怕有病菌……

甲 看,他们那儿有病菌!我家里没有!

乙 我说的是“怕”有病菌,所以扫完之后,地上都洒上石炭酸水。洒葯水还怕不彻底,又安上了紫外线,光儿照到哪儿,哪儿就消灭了病菌。请问,“府上”可有紫外线?

甲 紫花线算什么呢?我爱人的线可多啦,红的绿的,粗的细的……

乙 我说的是紫外线!不是紫花线!

甲 大概也有,我说不清,反正我们家里没有病菌!

乙 鸿兴饭馆还有吸尘器!

甲 吸尘器?就是能自动地把尘土吸进去的那个玩艺儿?

乙 对!吸到机器里边去,省得叫尘土飞扬!

甲 那,我们一家六口人,每人一个!

乙 每人一个?哪儿买来的?多少钱一架?

甲 没花一个钱,天生带来的!

乙 你们都一生下来,就带着吸尘器?

甲 一点不假!

乙 什么样儿呀?

甲 欢迎参观,请多提意见!你往这儿看(指鼻子)!

乙 鼻子呀?那儿越多吸尘土,越多生病!干脆说吧,鸿兴饭馆在党的领导下,全体职工都认识到饮食行业的卫生工作,关系着广大群众的身体健康,关系着国家的生产建设,所以保证顾客吃的好,吃的饱,而且保证顾客食用安全,心情舒畅。进门一看,几净窗明,哪儿都那么干净,连空气里都干净,所以每天招待两千至三千多顾客,人人满意,个个赞扬!

甲 无论怎么说,那里也没有我家里干净!

乙 好吧,咱们再比一比!请问:你家里的碟碗杯筷都怎么刷洗?

甲 这还用问?吃过饭,用温和水一冲,搌布一擦,得,干干净净!

乙 那是你那么说!鸿兴饭馆刷洗家伙有四道工序!

甲 四道工序?没听说过!我家里不是工厂!

乙 你呀,亲爱的,井底之蛙,所见者小!既无移风易俗的雄心,又无改造世界的壮志!你马马虎虎,不干不净,真乃爱国卫生运动之促退派也!

甲 先别批评我,说那四道工序!

乙 你听着:一,清除碟碗上的残渣,留着喂猪。

甲 我早就那么办,不足为奇!

乙 二,用碱水刷洗。

甲 温和水也将就了!

乙 三,再用清水冲过。

甲 多此一举!

乙 四,放在85度以上的热水里煮五分钟。

甲 碟子、碗又不是白薯,干吗煮呀?

乙 为是消灭病菌!

甲 我家里没有病菌!

乙 再问你,你们的搌布一天消毒几次?

甲 过个十天半月的用凉水涮涮!

乙 嘿!好脏!鸿兴饭馆的搌布,天天要用开水煮两次!再问你,你们六口人用几双筷子?

甲 废话!六双,一人一双!

乙 鸿兴饭馆在每人自己用的筷子之外,还有公筷,用公筷把菜夹在自己碗里,防止了多少万人发生传染病。公筷而外,还有公勺。

甲 我们也有,六口人用一把勺子,轮流着喝汤!

乙 还说哪?你根本不懂卫生!再问你,你们摆桌子的时候,怎么拿筷子?

甲 我们难道还不会拿筷子?大把儿抓,抓起六双,啪啪往桌上那么一摆!

乙 鸿兴饭馆有筷子盒,盖上有一条沟儿,正中间有个圆窟窿,伸手一拿,只能拿到筷子的中间,碰不着两头儿,万一手上有病菌,不至于粘在筷子头儿上!

甲 小心地过火!

乙 一点也不过火!他们还给有点病的人预备下专用的餐具,用后进行特别消毒,另放在一个橱子里。再说菜墩子,你家里有几个?

甲 六口人,一个菜墩子,足够用!

乙 鸿兴饭馆有许多菜墩子,切熟菜的不切生菜!用完马上消毒,还用布套套上,铁盖儿盖上。你们可有墩子套、墩子盖?

甲 那,反正没套没盖也挺干净!

乙 不象话!你们的菜刀是哪时用哪时先用酒精棉擦擦吗?

甲 越说越离奇了!我们给孩子种痘才用酒精棉擦擦呢!

乙 切菜、种痘虽然不同,道理可是一样,用酒精棉擦擦都是为消毒。鸿兴饭馆的消毒方法一共有三十二种,什么都消毒,不用说杯盘匙筷,连电话机每天都消毒三次!此外,为避免用手摸东西,想尽方法搞机械化。就拿痰盂说吧。

甲 盖上盖儿,安上把儿!我们三年前就那么办了!

乙 鸿兴饭馆的痰盂也有盖儿,可是用脚一蹬就掀开,不必用手!人家那儿的洗手池子也是用脚一蹬,就流出水来,手不必摸水龙头!这样,就可以避免病菌弄到手上来!

甲 我们家里没有病菌,用不着这么小心!

乙 你怎么知道没有病菌呢?

甲 我长着眼睛是干吗用的?

乙 哟!你能看见病菌?你那儿的病菌有多么大呀?

甲 (比)这么大!红脑袋,绿背儿,还会飞呢!

乙 那是大绿豆蝇!

甲 也有小的,红红的,扁扁的,用手一摸,热辣辣的,软乎乎的。

乙 臭虫!你们家里还有四害啊?

甲 不多,不多!只有几个!留着作标本的!

乙 有一个也不行啊!为什么叫四害?就是因为它们带来病菌,是传播疾病的媒介。痢疾、伤寒、大脑炎、肺结核、鼠疫,都有病菌。

甲 那,我怎么没见过?

乙 太小,你看不见!

甲 这我就放心了!

乙 怎么?

甲 眼不见,心不烦!

乙 等到你闹了病,就不这么说了!鸿兴饭馆有位老大爷,跟你一样,也不相信病菌。

甲 看,我不孤立吧?

乙 后来,大家叫他用显微镜看见了病菌,他相信了,连连点着头说:“敢情真有活的!”从那天起,没经过消毒的东西,他老人家不准人家动,谁要一动,他就喊:“留神!上面有活的!”

甲 好比说,我这么一拍你的肩膀(拍),这儿就有活的?

乙 这是刚刚洗好,换上的,没有活的!所以鸿兴饭馆的服务员都穿着雪白的工作服。要上厕所,就脱下来,等出来洗过手之后,再穿上。

甲 真不怕费事!

乙 思想搞通,就不怕费事!鸿兴饭馆的全体职工是紧紧依靠党的领导,从思想上认识了防病除害的重要,所以才能细致地深入地作好了:环境卫生,个人卫生,食品卫生,餐具卫生,四害灭净,五洁彻底!拿食品卫生来说,坏东西不收、不做、不卖、不吃!外进的熟品一律加热加工,半成品放在冰箱里,青菜细摘细洗,先洗后切,保持营养。对于餐具,严格消毒,每月由卫生部门来化验一次,证明彻底消灭了大肠杆菌和杂菌!

甲 真不简单!

乙 当然不简单!人家还并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且建立了制度,按制度办事,各有专责,永不放松!你家里可有这种制度?

甲 我们有制度!检查卫生的一来,我们就忙上一阵;他们走后,我们松一口气,全睡大觉!

乙 这叫瞎抓,不叫制度!你必须到鸿兴饭馆留留学去!

甲 人家肯把窍门告诉我吗?

乙 人家懂得大协作的精神,经常有人到各食堂、饭馆去帮忙,传经。人家懂得卫生运动必须发动群众,经常向顾客宣传卫生,三个月里就有十八万顾客听到广播教育,并且请大家提意见,提高质量。那里的职工学习了卫生医疗知识,基本上掌握了病症的鉴别和医疗技术。近来还大搞技术革新,切菜、切肉、拌馅儿、包饺子,都有机器。职工之中涌现了大批卫生工作积极分子,里边有号称四姐妹的,参加了北京“三八红旗手”大会!

甲 这么一说,人家的确比我家里搞得好!

乙 你服了?!

甲 服了。我马上就去!

乙 上哪儿?

甲 上鸿兴饭馆!本着协作精神,你给我三块钱!

乙 干吗用啊?

甲 吃一顿去!还得把大褂儿脱下来,借我穿穿!

乙 你没穿着吗?

甲 你的刚洗过,上面没有活的呀!

载一九六○年《科学大众》七月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老舍曲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