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

第11节

作者:茅盾

早上九点钟,外滩一带,狂风怒吼。夜来黄浦涨潮的时候,水仗风势,竟爬上了码头。此刻虽已退了,黄浦里的浪头却还有声有势。爱多亚路口高耸云霄的气象台上,高高地挂起了几个黑球。

这是年年夏季要光顾上海好几次的风暴本年度内第一回的袭击!

从西面开来到南京路口的一路电车正冲着那对头风挣扎;它那全身的窗子就像害怕了似的扑扑地跳个不住。终于电车在华懋饭店门口那站头上停住了,当先下来一位年青时髦女子,就像被那大风卷去了似的直扑过马路,跳上了华懋饭店门前的石阶级,却在这时候,一个漂亮西装的青年男子,臂弯挂了枝手杖,匆匆地从门里跑出来。大风刮起那女子的开叉极高的旗袍下幅,就卷住了那手杖,嗤的一声,旗袍的轻绡上裂了一道缝儿。

“猪猡!”那女子轻声骂,扭着腰回头一看,却又立即笑了一笑,她认识那男子。那是经纪人韩孟翔。女子便是韩孟翔同事陆匡时的寡媳刘玉英,一位西洋美人型的少妇!

“这么早呀!热被窝里钻出来就吹风,不是玩的!”

韩孟翔带笑地睒着眼睛说,把身子让到那半圆形石阶的旁边去。刘玉英跟进一步,装出怒容来瞪了韩孟翔一眼,忽又笑了笑,轻声说道:

“不要胡调!喂,孟翔,我记不准老赵在这里的房间到底是几号。”

风卷起刘玉英的旗袍下幅又缠在韩孟翔的腿上了。风又吹转刘玉英那一头长发,覆到她的眉眼上。

韩孟翔似乎哼了一声,伸手按住了自己头上的巴拿马草帽。过一会儿,他松过一口气来似的说:

“好大的风呀!——这是涨风!玉英,你不在这回的‘涨风’里买进一两万么?”

“我没有钱,——可是,你快点告诉我,几号?”

“你当真要找他么?号数倒是四号——”

又一阵更猛烈的风劈面卷来,韩孟翔赶快背过脸去,他那句话就此没有完。刘玉英轻声地说了一句“谢谢你”,把头发往后一掠,摆着腰肢,就跑进那华懋去了。韩孟翔转过脸去望着刘玉英的后影笑了一笑,慢慢地走到对面的街角,就站在那边看《字林西报》的广告牌。

“reds threaten hankow,reported!”①这是那广告牌上排在第一行的惊人标题。韩孟翔不介意似的耸耸肩膀,回头再望那华懋的大门,恰好看见刘玉英又出来了,满脸的不高兴,站在那石阶上向四面张望。她似乎也看见了韩孟翔了,蓦地一列电车驶来,遮断了他们俩。等到那电车过去,刘玉英也跑到了韩孟翔跟前,跳着脚说:

①“reds threaten hankow,reported!”英语。“据报告,红军威胁汉口!”——作者原注。

“你好!韩孟翔!”

“谁叫你那么性急,不等人家说完了就跑?”

韩孟翔狡猾地笑着回答,把手杖一挥,就沿着那水门汀向南走,却故意放慢了脚步。刘玉英现在不性急了,跟在韩孟翔后边走了几步,就赶上去并着肩儿走,却不开口。她料来韩孟翔一定知道老赵的新地方,她打算用点手段从这刁滑小伙子的心里挖出真话来。风委实是太猛,潮而且冷,刘玉英的衣服太单薄,她慢慢地向韩孟翔身边挨紧来;风吹弄她的长头发,毛茸茸地刺着韩孟翔的耳根,那头发里有一股腻香。

“难道他没有到大华么?”

将近江海关前的时候,韩孟翔侧着头说,他的左腿和刘玉英的右腿碰了一下。

“等到天亮也没见个影子——”

刘玉英摇着头回答,可是兜头一阵风来,她咽住了气,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一扭腰,转身背着风,让风把她的旗袍下幅吹得高高地,露出一双赤躶躶的白腿。她咬着嘴chún笑了笑,眼波瞧着韩孟翔,恨恨地说:

“杀千刀的大风!”

“可是我对你说这是‘涨风’!老赵顶喜欢的涨风!”

“嗳,那么,你告诉我,昨晚上老赵住在哪里?我不会忘记你的好处!”

“嘻,嘻!玉英,我告诉你:回头我打听到了,我们约一个地方——”

“啐!——”

“哦,哦,那算是我多说了,你是老门槛,我们心照不宣,是不是!”

“那么快点说哟!”

刘玉英眼珠一转,很妖媚地笑了。韩孟翔迟疑地望着天空。一片一片的白云很快地飞过。他忽然把胸脯一挺,似乎想定了主意,到刘玉英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立刻刘玉英的脸色变了,她的眼睛闪闪地像是烧着什么东西。她露出她的白牙齿干笑,那整齐的牙齿好像会咬人。韩孟翔忍不住打一个寒噤,他真没料到这个皮肤像奶油一般白嫩的女人生气的时候有那么可怕!但是刘玉英的脸色立即又转为微红,抿着嘴对韩孟翔笑。又一阵风猛烈打来,似乎站不稳,刘玉英身体一侧,挽住了韩孟翔的臂膊,就势说道:

“谢谢你。可是我还想找他。”

“劝你省点精神罢!不要急,等他要你的时候来找你!我知道老赵脾气坏,他不愿意人家的时候简直不理你!只有一个徐曼丽是例外,老赵不敢不理她!”

韩孟翔说的很诚恳,一面就挽着刘玉英顺步向前走。

风刮得更凶猛了。呼呼的吼声盖倒了一切的都市的騒音。满天是灰白的云头,快马似的飞奔,飞奔!风又一刻一刻的更加潮湿而且冷。可是刘玉英却还觉得吹上身来不够凉爽,她的思想也比天空那些云头还跑得快。将到三马路口的时候,她突然站住了,从韩孟翔的臂弯中脱出她的右手来,她退一步,很妩媚地对韩孟翔笑了一笑,又飞一个吻,转身就跳上了一辆人力车。韩孟翔站住了望着她发怔。

“回头我打电话给你!”

风吹来了刘玉英这一句,和朗朗的笑声。

半小时后,刘玉英已经在霞飞路的一所五层“大厦”里进行她的冒险工作。她把写着“徐曼丽”三个字的纸片递给一个“仆欧”,就跟到那房门外,心里把想好了的三个对付老赵的计策再温习一遍。

门开了。刘玉英笑吟吟地闪了进去,蓦地就一怔;和赵伯韬在一处的,原来不是什么女人,而是老头子尚仲礼!她立刻觉得预定的三个计策都不很合式了。赵伯韬的脸上也陡然变色,跳起来厉声喊道:

“是你么?谁叫你来的?”

“是徐曼丽叫我来的哟!”

刘玉英仓卒间就只想出了这么一句。她觉得今天的冒险要失败。可是她也并没忘记女人家的“武器”,她活泼泼地笑着,招呼过了尚老头子,就在靠窗的一张椅子里坐着。风从窗洞里来,猛打着她的头,她也不觉得;她留心看看赵伯韬的表情,她镇定了心神,筹划新的策略。

“鬼话!徐曼丽就是通仙,也不能马上就知道我在这里!

一定是韩孟翔这小子着了你的骗!”

赵伯韬耸耸肩膀冷笑着,一口就喝破了刘玉英的秘密。刘玉英把不住心跳了;可是她也立刻料到老赵这几天来跟徐曼丽一定没有见过面,她这谎一时不会弄穿。而且她又有说谎的天才,她根据了韩孟翔所说老赵和徐曼丽的关系,以及自己平时听来的徐曼丽种种故事,立刻在心里编起了一套谎话。

她不笑了,也摆出生气的样子来。

“真是‘狗咬吕洞宾’!来是我自己来的,可是你这地方,就从徐曼丽的嘴巴里听来的呀。昨晚上在大华里,我等你不来,闷得很,就跑进那跳舞厅去看看。我认识徐曼丽。可是她不认识我。她和一个男人叽叽咕咕讲了半天的话。我带便一听,——别人家一定不懂他们讲的是谁,我却是一听就明白。她,她——”

刘玉英顿了一顿,决不定怎样说才妥当。刚好这时一阵风吹翻她的头发,直盖没了她的眼睛;借这机会,她就站起来关上那扇窗,勉强把自己的支吾掩饰了过去。

“她说我住在这里么?”

赵伯韬不耐烦地问了。

“嗳,她告诉那男子,你住在这里,你有点新花样——”

“嘿嘿!你认识那男子么?怎样的一个?”

赵伯韬打断了刘玉英的话,眼睛瞪得挺大。从那眼光中,刘玉英看出老赵不但要晓得那男子是谁,并且还在猜度那一定是谁。这是刘玉英料不到的。她第二次把不住心跳了。她蹙着眉尖,扭了扭颈子,忽然笑了起来说:

“呀,一定是你的熟人!不见得怎样高大,脸蛋儿也说不上好看,——我好像见过的。”

赵伯韬的脸色突然变了。他对尚老头子使了个眼色。尚老头子拈着胡子微笑。

刘玉英却觉得浑身忽然燥热。她站起来又开了身边那对窗,就当窗而立。一阵风扑面吹来,还带进了一张小小的树叶。马路旁那些树都像醉了似的在那里摇摆,风在这里也还很有威势!

“一定是吴老三!徐曼丽搅上了他,真讨厌!”

赵伯韬眼看着尚仲礼轻声说,很焦灼地在沙发臂上拍了一掌。“吴老三?”刘玉英也知道是谁了。那是她当真见过的。并且她又记起公公陆匡时近来有一次讲起过吴老三的什么党派,而韩孟翔也漏出过一句:老赵跟老吴翻了脸。她心里一乐,几乎笑出声来。她这临时诌起来的谎居然合式,她心里更加有把握了。她决定把她这弥天大谎再推进一些。她有说谎的胆量!

“我早就料到有这一着,所以我上次劝你耐心笼络曼丽。”

尚仲礼也轻声说,慢慢地捋着胡子,又打量了刘玉英一眼。赵伯韬转过脸来,又冷冷地问道:

“他们还说什么呢?”

“有些话我听去不大懂,也就忘记了,光景是谈论交易所里的市面。不过我又听得了一个‘枪’字,——嗳,就好像是说某人该吃手枪,我还看见那男子虎起了脸儿做手势——”

刘玉英把想好的谎话先说了一部分,心里很得意;却不料赵伯韬忽然仰脸大笑起来,尚仲礼也眯细了老眼望着刘玉英摇头。这是不相信么?刘玉英心又一跳。赵伯韬笑声住了,就是一脸的严肃,霍地站起来,在刘玉英肩头猛拍一记,大声说道:

“你倒真有良心!我们不要听了!那边有一个人,你是认识的,你去陪她一会儿罢!”

说着,赵伯韬指了一下左首的一扇门,就抓住了刘玉英的臂膊,一直推她进去,又把门关上。

这是一间精雅的卧室,有一对落地长窗,窗外是月台。一张大床占着房间的中央,一头朝窗,一头朝着墙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脸向内,只穿了一身白绸的睡衣。刘玉英看着,站在那里发怔。从老赵突然大笑起,直到强迫她进这房间,一连串奇怪的事情,究竟主吉主凶,她急切间可真辨解不来!她侧耳细听外房他们两个。一点声响都没有!她在那门上的钥匙孔中偷看了一眼;尚老头子捋着胡子,老赵抽雪茄。

通到月台去的落地长窗有一扇开着,风像发疟疾似的紧一阵松一阵吹来。床上那女人的宽大的睡衣,时时被吹鼓起来,像一张半透明的软壳;那新烫的一头长发也在枕边飘拂。然而那女人依旧睡得很熟,刘玉英定了定神,蹑着脚尖走到床头去一看时,几乎失声惊喊起来。那不是别人,却是好朋友冯眉卿!原来是这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害她刘玉英在大华空守了一夜!虽则刘玉英往常是这么想的:只要照旧捞得到钱,老赵有一万个姘头,也和她刘玉英不相干。可是现在她心里总不免酸溜溜,很想把冯眉卿叫醒来,问她是什么道理;——恰在这时候,冯眉卿醒了。她揉着眼睛,翻了个身,懒懒地把她的一双腿竖起来。她让她的睡衣滑落到腰部,毫无羞耻地躶露了她的大腿。

刘玉英暗笑着,一闪身,就躲在那窗外的月台上了。她本想和冯眉卿开一个玩笑,也算是小小的报复,可是忽然有几句话飘进了她的耳朵,是赵伯韬的声音:

“你这话很对!他们讲的什么枪,一定是指那批军火。丢那妈!那一天很不巧,徐曼丽赖在我那里还没走,那茄门人就来了。是我一时疏忽,没有想到徐曼丽懂得几句英国话。

……”

“本来女人是祸水。你也忒爱玩了,眼前又有两个!”

这是尚老头子的声音。刘玉英听了,就在心里骂他“老不死!杀千刀!”接着她就听得赵伯韬大笑。

“光景那茄门人也靠不住。许是他两面讨巧。收了我们五万元运动费,却又去吴荪甫他们那里放口风。”

“丢那妈!可是,仲老,那五万元倒不怕;我们有法子挖回来。我们的信用顶要紧!这一件事如果失败,将来旁的事就不能够叫人家相信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子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