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

第15节

作者:茅盾

第二天早上,迷天白雾。马路上隆隆地推过粪车的时候,裕华丝厂里嘟嘟地响起了汽笛。保护开工的警察们一字儿排开在厂门前,长枪,盒子炮,武装严整。李麻子和王金贞带领着全班的稽查管车,布满了丝车间一带。他们那些失眠的脸上都罩着一层青色,眼球上有红丝,有兴奋的光彩。

这是决战的最后五分钟了!这班劳苦功高的“英雄”,手颤颤地举着“胜利之杯”,心头还不免有些怔忡不定。

在那边管理部的游廊前,屠维岳像一位大将军似的来回踱着,准备听凯旋。他的神情是坚决的,自信的;他也已经晓得吴为成他们昨夜到过吴荪甫的公馆,但他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他布置得很周密。稽查管车们通宵努力的结果也是使他满意的。只有一件事叫他稍微觉得扫兴,那就是阿祥这混蛋竟到此刻还不来“销差”。

汽笛第二次嘟嘟地叫了,比前更长更响。叫过了后,屠维岳还觉得耳朵里有点嗡嗡然。丝车间那边的电灯现在也一齐开亮了,在浓雾中望去,一片晕光,鬼火似的。

远远地跑来了桂长林,他那长方脸上不相称的小眼睛,远远地就钉住了屠维岳看。

“怎样了呀?长林!”

“女工们进厂了!三五个,十多个!”

于是两个人对面一笑。大事定了!屠维岳转身跑进管理部,拿起了电话筒就叫吴荪甫公馆里的号头。他要发第一次的报捷电。吴为成,马景山,曾家驹他们三个,在旁边斜着眼睛做嘴脸。屠维岳叫了两遍,刚把线路叫通,猛可地一片喊声从外面飞来。吴为成他们三个立刻抢步跑出去了。屠维岳也转脸朝外望了一眼。他冷冷地微笑了。他知道这一片喊声是什么。还有些坚强的女工们想在厂门口“拦”人呀!这是屠维岳早已料到的。并且他也早已吩咐过:有敢“拦厂门”的,就抓起来!他没有什么可怕。他把嘴回到那电话筒上,可是线路又已经断了,他正要再叫,又一阵更响的呐喊从外面飞来;跟着这喊声,一个人大嚷着扑进屋子来,是阿珍,披散了头发。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阿珍狂喊着,就扑到屠维岳身边。电话筒掉下了,屠维岳发狠叫一声,一把推开阿珍,就飞步跑出去,恰在那游廊阶前又撞着了王金贞,也是发疯一样逃来,脸色死人似的灰白。

“拦厂门么?抓起来就得了!”

屠维岳一直向前跑,一路喊。他的脸色气得发白了;他恨死了桂长林,李麻子那班人,为什么那样不济事。但是到了茧子间左近时,他自己也站住了。桂长林脸上挂了彩,气急败丧地跑来。那边厂门口,一群人扭做一团。警察在那里解劝,但显然是遮面子的解劝。那人堆里,好像没有什么女工,厂门外倒有几十个女工,一小堆一小堆地远远站着,指手划脚地嚷闹。桂长林拦住了屠维岳,急口叫道:

“去不得!我们的人都挨打了!去不得!”

“放屁!你们是泥菩萨么?李麻子呢?”

“那人堆里就有他!”

“这光棍!那样不了事呀!”

屠维岳厉声骂着,挥开了桂长林,再向前跑。桂长林就转身跟在屠维岳的背后,还是大叫“去不得!”那边近厂门一条凳子上站着曾家驹,前面是吴为成和马景山;三个人满面得意,大声喝“打!”而在厂门右侧,却是那钱葆生和一个巡长模样的人在那里交谈。这一切,屠维岳一眼瞥见,心里就明白几分了;火从他心头直冒,他抢步扑到曾家驹他们三个跟前,劈面喝道:

“你们叫打谁呀,回头三先生来,我可要不客气请他发落!”

那三个人都怔住了。曾家驹吼一声,就要扑打屠维岳;可是猛不防被桂长林在后面勾了一脚,曾家驹就跌了个两脚朝天。屠维岳撇下他们三个,早已跑到厂门口,一手扳住了钱葆生的肩膀向旁边一推,就对那巡长模样的人说:

“我是厂里的总管事,姓屠!那边打我们厂里人的一伙流氓,请你叫弟兄们抓起来!”

“哦——可是我们不认识哪些是你们厂里自家人呀!”

“统统抓起来就得啦!这笔账,回头我们好算!”

屠维岳大叫着,又转脸去找钱葆生。可是已经不见。巡长模样的人就吹起警笛来;一边吹,一边跑到那人堆去。这时,人堆也已经解散了,十多个人都往厂门外逃。应着警笛声音赶来的三四个警察恰好也跑到了厂门前。屠维岳看见逃出去的十多人中就有一个阿祥,心里就完全明白了;他指着阿祥对一个警察说:

“就是这一个!请你带他到厂里账房间!”

阿祥呆了一下,还想分辩;可是屠维岳就转身飞快地跑进厂里去了。

这一场騒乱,首尾不过六七分钟,然而那躲在管理部内发抖的阿珍却觉得就有一百年。屠维岳回到了管理部时,这阿珍还是满脸散发,直跳起来,拉住了屠维岳的臂膊。屠维岳冷冷地看了阿珍一眼,摔开了她的手,粗暴地骂道:

“没有撕烂你的两片皮么?都像你,事情就只好不办!”

“你没看见那些死尸多么凶呀!他们——”

“不要听!现在没有事了,你去叫桂长林和李麻子进来!”

屠维岳斩钉截铁地命令着,就跑到电话机边拿起那挂空的听筒来唤着“喂喂”。蓦地一转念,他又把听筒挂上,跑出管理部来。刚才是有一个主意在他心头一动,不过还很模糊,此时却简直逃得精光;他跺着脚发恨,他忿忿地旋了个圈子,恰好看见莫干丞披一件布衫,拖了一双踏倒后跟的旧鞋子,铁达铁达跑过来,劈头一句话就是:

“喂,屠世兄,阿祥扣住他干么?”

屠维岳板起了脸,不回答。忽然他又冷笑起来,就冲着莫干丞的脸大声喊道:

“莫先生!请你告诉他们,我姓屠的吃软不吃硬!我们今天开工,他们叫了流氓来捣乱,算什么!阿祥是厂里的稽查,也跟着捣乱,非办他不可!现在三先生还没来,什么都由我姓屠的负责任!”

“你们都看我的老面子讲和了罢?大家是自己人——”

“不行!等三先生来了,我可以交卸,卷了铺盖滚;这会儿要我跟捣蛋的人讲和,不行!——可是,莫先生,请你管住电话,不许谁打电话给谁!要是你马虎了,再闯出乱子来,就是你的责任!”

屠维岳铁青着脸,尖利的眼光逼住了莫干丞。他是看准了这老头儿一吓就会酥。莫干丞眯着他那老鼠眼睛还要说什么,但是那边已经来了李麻子和桂长林,后边跟着王金贞和阿珍。李麻子的鼻子边有一搭青肿。

“你慢点告诉三先生!回头我自会请三先生来,大家三对六面讲个明白!”

屠维岳再郑重地叮嘱了莫干丞,就跑过去接住了桂长林他们一伙,听他们详细的报告。

他们都站在游廊前那揭示牌旁边。现在那迷天的晓雾散了些了,太阳光从薄雾中穿过来,落在他们脸上。屠维岳听桂长林说了不多几句,忽然刚才从他脑子里逃走了的那个模糊的主意现在又很清晰地兜回来了。他的脸上立刻一亮,用手势止住了桂长林的话语,就对阿珍说道:

“你关照他们,再拉一次回声,要长,要响!”

“拉也不中用!刚才打过,鬼才来上工!”

阿珍偏偏不听命令。屠维岳的脸色立刻放沉了。阿珍赶快跑走。屠维岳轻轻哼一声,回头看了桂长林他们一眼,陡的满脸是坚决的神气,铁一样地说出一番话:

“我都明白了,不用再说!一半是女工里有人拦厂门,一半是钱葆生那混蛋的把戏!这批狗养的,不顾大局!阿祥已经扣住了,审他一审,就是真凭实据!这狗东西,在我跟前使巧,送他公安局去!钱葆生,也要告他一个煽惑工人拦厂行凶的罪!本来我万事都耐着些儿,现在可不能再马虎!”

“阿祥是冤枉的罢?他是在那里劝!”

李麻子慌慌张张替他的好朋友辩护了。实在他心里十二分不愿意再和钱葆生他们斗下去,只是不便出口。屠维岳一眼瞧去就明白了,蓦地就狂笑起来。桂长林蠢一些,气冲冲地和李麻子争论道:

“不冤枉他!我亲眼看见,阿祥嘴里劝,拳头是帮着钱葆生的!”

“哎,长林,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劝你马马虎虎些!依我说,叫了钱葆生来,大家讲讲开。他要是再不依,好!我李麻子就不客气!嗳,屠先生,你说对不对?我们先打一个招呼,看他怎么说!”

这时候厂里的汽笛又嘟嘟地叫了,足有三分钟,像一匹受伤的野兽哀号求救。

“现在到厂里的工人到底有多少?”

屠维岳转换了话头,又冷冷地微笑了;但这微笑已不是往常的镇静,而是装出来的。

“打架前头我点过,四十多个。”

王金贞回答,闷闷地吐一口气,又瞥了桂长林一眼。这桂长林现在是满额爆出了青筋,咬着牙齿,朝天空瞅。屠维岳又笑了一笑,感到自己的“政权”这次是当真在动摇了。尽管他的手段不错,而且对于李麻子极尽笼络的能事,然而当此时机迫切的时候,他的笼络毕竟敌不过李麻子和钱葆生的旧关系。他想了一想,就转过口气来说道:

“好罢!老李。冲着你的面子,我不计较!钱葆生有什么话,让他来和我面谈就是!不过今天一定得开工!我们现在又拉过回声了!我猜来钱葆生就在厂外的小茶馆里,老李,你去和他碰头!你告诉他,有话好好儿商量,大家是自己人;要是他再用刚才那套戏法,那我只好公事公办!”

“屠先生叫我去,我就去!顶好长林也跟我一块儿去!”

“不!此刻就是你一个人去罢。长林我还有事情派他去做。”

屠维岳不等桂长林开口,就拦着说,很机警地瞥了李麻子一眼,又转身吩咐王金贞带领全班管车照料丝车间,就跑回管理部去了。桂长林跟着走。管理部内,莫干丞和马景山他们三个在那里低声谈话,看见屠维岳进来,就都闭了嘴不作声。屠维岳假装不理会,直跑到吴为成他们三个面前,笑着说道:

“刚才你们三位都辛苦了。我已经查明白源源本本是怎么一回事;光棍打光棍,不算什么,打过了拉拉手就完事。只有一点不好:女工们倒吓跑了。可是不要紧!过一会儿,她们就要来。”

吴为成他们三个楞着眼睛,做不得声。屠维岳很大方地又对这三个敌人笑了笑,就跑出了那屋子。桂长林还在游廊前徘徊。看见屠维岳出来了,又看看四边没有人,桂长林就靠上前来轻声问道:

“屠先生,难道就这么投降了钱葆生?”

屠维岳冷冷地笑了,不回答,只管走。桂长林就悄悄地跟了上去。走过一段路,屠维岳这才冷冷地轻声说:

“钱葆生是何等样的人?他配!”

“可是你已经叫李麻子去了。”

“你这光棍,那么蠢!我们先把他骗住,回头我们开工开成了,再同他算账!阿祥还关在后边空屋子里,他们捣乱的凭据还在我们手里!李麻子不肯做难人,我们就得赶快另外找人;这也要些工夫才找得到呢!”

“钱葆生也刁得很。你这计策,他会识破。”

“自然呀!可是总不能不给李麻子一点面子。我们给了,要是钱葆生不给,李麻子就会尽力帮我们。”

于是两个人都笑了,就站在丝车间前面的空地上,等候李麻子的回话。

这时候薄雾也已散尽,蓝的天,有几朵白云;太阳光射在人身上渐渐有点儿烫了。那是八点半光景。屠维岳昨夜睡的很迟,今天五点钟起身到此时又没有停过脚步,实在他有点倦了;但他是不怕疲倦的,他站着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起来,忽的又想起了一件事,他跳起来喊道:

“呀!被他们闹昏了,险一些儿忘记!长林!派你一个要紧差使!你到公安局去报告,要捉两个人:何秀妹,张阿新!你就做眼线!阿祥这狗头真该死!昨晚上叫他钉梢,他一定没有去,倒跟钱葆生他们做一路,今天来捣鬼!长林,要是何秀妹她们屋子里还有旁的人,也抓起来,不要放走半个!”

说完,屠维岳就对桂长林挥手,一转身就到丝车间去。车间里并没正式开工,丝车在那里空转。女工已经来了一百多,都是苦着脸坐在丝车旁边不作声。全班管车们像步哨似的布防在全车间。屠维岳摆出最好看的笑容来,对迎上前来的阿珍做一个手势,叫她关了车。立刻全车间静荡荡地没有一点声音,只那些釜里盆里的沸水低低地呻吟。屠维岳挺直了胸脯,站在车间中央那交通道上,王金贞在左,阿珍在右;他把他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子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