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叶红似二月花》

第03节

作者:茅盾

西斜的阳光,射在风火墙的马头上;强光返照,倒使得张家正厅楼上那几间房里,似乎更加明亮。而且南风也动了,悠然直入,戏弄着恂少奶奶大床上那顶珠罗纱纹帐。窗前,衣橱上的镜门像一个聚宝盆似的,正在吐放万道霞光。

构成“两岸峭壁”的箱柜,好像正慾沉沉入睡,忽然它们身上那些白铜附属品轻轻地鸣响起来了;接着,门帏也飘然而开,伴着小引儿的唤姑姑的声音,奶妈抱着小引儿走进了房。

似乎已经使尽了最后一分力,奶妈拖着沉重的步子,抹过那大床,便将小引儿往“中流砥柱”旁边的一个方凳上一放,伸腰松一口气,转身便踅到靠壁的长方折衣桌前拿起一把茶壶,自己先呷了一口,然后找个小杯子斟了半杯,走到小引儿身边。这时候,婉小姐和恂少奶妈一前一后也进来了。

奶妈忙即撇开小引儿,给婉姑奶妈倒茶。

“奶妈,你只管招呼小引儿。”婉小姐笑着说,又向窗前望了望,转脸对恂少奶奶道,“嫂嫂,你这里比妈房里凉快。”

“也不见得,”恂少奶奶随口应着,从桌子上那四只高脚玻璃碟子里抓些瓜子和糕点放在婉小姐面前,又拣一个小苹果给了小引儿。

婉小姐望着那边折衣桌上的小钟说,“哦,已经有五点了么!”打个呵欠,又笑了笑道:“怎么四圈牌就去了一个下午?

怪不得他们少爷们常说,和太太们打牌会瞌睡的。”

“可不是!”奶妈凑趣说,拿过一把鹅毛扇来给婉小姐轻轻打扇,“可是,姑奶奶,你的手气真好,一副死牌到了你手里就变活了。”

婉小姐笑而不答,却站起来走到窗前的梳妆台前,对镜子照了照,又瞧着台上的一些化妆品,嘴里说:“嫂嫂,你也用这兰花粉么?这不大好。扑在身上腻得得的,一点也不爽滑。今年有一种新牌子,叫做什么康乃馨的,比这个好多了,自家店里也有得卖。”

“我是随他们拿什么来就用什么,”恂少奶奶也踅到窗前来。“自己又不大出门,少爷呢,店里有些什么货,倒跟我一样不大明白。”

“回头我叫阿巧送一瓶来,你试试,要是中意,就跟赵福林说,托他照样到店里去拿,”婉小姐一边说,一边又在身边摸出一块钱来,转身含笑唤道:“奶妈,这是给你的。”

“啊哟,怎么姑奶奶又赏我了!”奶妈满脸堆笑,却不来接。

“你谢谢姑奶奶就是了。”恂少奶奶有点不耐烦地说,又吩咐道,“抱了小引儿到后边园子里去玩玩罢。看看少爷回来了没有,要是回来了,就说老太太要他写一封信呢!”奶妈——都应了,抱起小引,却又陪笑道:“谢谢姑奶奶,又没有好生伺候。姑奶奶要洗个脸么?我去打水来。”

婉小姐笑了笑,还没回答,恂少奶奶早说道:“当真,婉姊洗个脸罢。可是,奶妈,你叫陈妈倒水来,我还要问问她晚上的菜弄得怎样了。”

婉小姐朝窗外望了望,便转身走到大床前,将那印度绸套裙褪下,搭在裙架上,又把颈间的纽扣松了一个,轻摇着泥金面的檀香细骨折扇,去在方桌旁边坐下。

“今夜你不回去了?婉姊!”恂少奶奶走近来说。

婉小姐微笑着摇头。

“又没有小娃娃,我就不信你那样分身不开。东院子楼上西首那一间,最是凉快,床铺也是现成的。我搬去陪你。”

“我想连夜饭都不吃就回去呢,怎么还说过夜?”婉小姐嗑着瓜子,吃吃笑着回答。“我那姑爷比一个小娃娃还难伺候些。况且老陆妈又在这边帮忙,剩下的那两个,平日子就像没头苍蝇似的,我不在,恐怕连一顿饭也不会开呀!要就明天再来。嫂嫂,你叫他们早点开饭,我吃了就走!”“你瞧,一说倒把你催急了。”恂少奶奶也笑着说。“还早呢。你瞧太阳还那么高!”

婉小姐嗑着瓜子,笑而不答,她翘起左脚,低头看了一眼,便伸手到脚尖上捏了一把,又在右脚尖轻轻抚摩着。忽地款款站了起来,走去坐在床沿,架起左腿,脱下那月白缎子绣红花的半天足的鞋子,将鞋尖里垫的棉花扯了出来,尖着手指将棉花重新叠成个小小的三角。恂少奶奶也过来,拿起婉小姐的鞋子赏玩那上面绣的花朵,一边小声问道,“这是店里买的么?”又赞婉小姐的脚:“婉姊,你这脚一点也看不出是缠过的,瘦长长,尖裹裹,多么好看!恂如老说小引儿将来连尖头鞋子也别给她穿,可是我想脚尖儿到底要窄窄的,才好看哪!只要不像我的那样小就得啦。”

“嫂嫂,你别打趣我!”婉小姐一面将叠好了的棉花再塞进鞋尖去,一面吃吃地笑着说,“这样不上不下,半新不旧的脚,你还说好!”穿上鞋,又在鞋尖仔细捏着摸着,“这不是街上买的。县里还没有呢!这还是托人从上海带来的,可是,你瞧,这在上海还是顶短的脚寸,不过我穿还嫌长些,这倒也罢了,只是那鞋头,可就宽的不成话,填进了那么多棉花,还老是要瘪下去,显出这双脚的本相来了。”

婉小姐说时,恂少奶奶又在端详她那裤子:淡青色,质料很细,裤管口镶着翠蓝色的丝带。恂少奶奶心里纳闷道:“绫罗绸缎,也见过不少,这是什么料子呢?”忍不住用手揣了一把,只觉得又软又滑,却又其薄如纸。婉小姐换过右脚来整理那鞋尖填的棉花,似乎猜到了恂少奶奶的心思,笑道,“我也不知道这料子叫什么。这还是去年到上海去玩,二舅母给我的。光景也不是纯丝织的,自然是外国货了。”“哦,怪道绸不像绸,绢又不像绢……”恂少奶奶漫应着,忽然有些感慨起来了:人家婉小姐多么享福!上无姑嫜,下无妯娌叔伯,姑爷的性子又好,什么都听她,姑爷要钱使,还得向她手里拿……这样惘然想着的当儿,恂少奶奶又打量着婉小姐的全身上下,只觉得她穿的用的,全都很讲究,自己跟她一比,简直是个乡下佬。一下子,平日所郁积的委屈和忧伤,一齐都涌上了心头,她坐在那里只是发怔。

这时候,陈妈提着水壶来了。婉小姐自去洗脸。恂少奶奶勉强收摄心神,问了陈妈几句晚饭菜肴的话,又吩咐她再去问太太,看有什么要添的,趁早叫顾二去买。

婉小姐拉上了那白地小红花的洋纱窗帘,先对镜望一眼,然后把衫子襟头的纽扣也解开,又伸手进衣内去松开了束胸的小马甲,骤然间便觉得遍体凉爽。她洗过脸,又洗一下颈脖;被热水刺激了的皮肤更显得红中泛白,丰腴莹洁。看见梳妆台上杂乱摆着的化妆品中,总无合意可用之物,她只取一瓶生发油,在头上洒了几点,轻轻把鬓角掠几下,又反手去按一下那一对盘龙髻,然后再对镜端详时,却见镜中多出了一张鹅蛋脸来,双眉微蹙,怔怔地看着她。婉小姐抿嘴一笑,正待转过身去,却已听得恂少奶奶的声音在脑后说道:

“婉姊,跟你在镜子里一比,我简直是个老太婆了!”

婉小姐又笑了笑,脸上泛出两圈红晕,还没开口,恂少奶奶却又说道:“你还比我大一岁呢,怎么你就那样嫩相?”“嫂嫂,你比我多辛苦,多操心呵,不过,你要说老的话,那我又该说什么!”

“我辛苦什么?”恂少奶奶的口气有点不自然。她转身过来,捏住了婉小姐的手,愀然又说道:“我也算是在管家啦,可是哪里赶得上你,婉姊,你是里场外场一把抓;我操什么心呢!……”恂少奶奶眼圈似乎有点红了,“有些事,用不到我去操心,我就操心了,也没用呵。”

一瞧又惹起恂少奶奶的满肚子委屈来了,婉小姐便故意笑了笑道:“嫂嫂,你说我里场外场一把抓,可又有什么办法?和光成天伴着一盏灯,一枝枪,我要再不管,怎么得了?这叫做跨上了马背,下不来,只好硬头皮赶。”

“不过你——婉姊,辛苦是够辛苦了,心里却是快活的;不比我……”恂少奶奶似乎喉头一个哽咽,便说不下去了,只转过脸去,望着那边衣橱上的镜门。

沉默有半分钟。终于是婉小姐叹口气道:“嫂嫂,一家不知一家事。我心里有什么快活呢,不过天生我这副脾气,粗心大意,傻头傻脑,老不会担忧罢哩!嫂嫂你想:这位姑爷,要到下午两三点钟才起床,二更以后,他这才精神上来了,可是我又倦得什么似的,口也懒得开了。白天里,那么一座空廓落落的房子,就只我一个人和丫头老妈子鬼混,有时我想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算是干么的?又像坐关和尚,又像在玩猴子戏!可是坐关和尚还巴望成佛,玩猴子戏的,巴望看客叫好,多给几文,我呢,我巴望些什么?想想真叫人灰心。嫂嫂,你说,我有什么可以快活的呢!”

在那大衣橱的镜门中,恂少奶奶看见婉小姐的侧面——正如光风霁月的青空,忽然阴霾密布,只有那一对眼睛却还像两点明星。恂少奶奶转过脸来,很关切地说道:“婉姊,你件件都有了,就差一件:孩子。有了孩子,你就是一个全福的人。昨天姑妈说得好:儿孙迟早,命中注定,她说今年新年她去大士庙里求过一签,详起那签文来,我们要抱外孙也不会太迟,就是明后年的事。”

婉小姐只淡淡地一笑,没有言语,不过脸上的愁雾也慢慢消去了。

恂少奶奶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边高高兴兴说:“婉姊,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一边就走到垫箱橱前,拉开抽屉,在一些鞋样之类的纸片中捡出一张小小四方的梅红纸,轻声笑着悄悄说道:“前些日子,我身上来的不是时候,吃了这丸葯,灵验得很。我不大认得字,你瞧瞧这方单,也许你吃了也还对的。”

婉小姐接过那方单来一看,是乌鸡白凤丸,便笑了笑道:“哦,这个——我还用不着。倒是有什么给他……”婉小姐忽然脸一红,便低头不语。

看到这情形,恂少奶奶也料到几分,觉得不好再问,但是,素来和婉小姐是无话不谈的,而且热心好事又是天性,她到底忍不住,俯身到婉小姐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还没听完,婉小姐早已从眉梢一连红到耳根,掉转头啐一口道,“嫂嫂!

……”却又噗嗤地笑了笑。

恂少奶奶也脸红地一笑,但还说道:“有些丹方倒是很灵的——婉姊!”

婉小姐俯首不答,一会儿,她这才抬起头来,讪答答地问道:“恂如又出去了么?”但又立刻自觉得这一问是多余的,忙又改口道,“店是的事,当真也得他留点心才好。”

恂少奶奶忙接口道:“婉姊,你听到了什么?”

“也没听到什么。不过,宋显庭这人——从前爸爸常说,人是能干,可得看住他,而且,要会用他。”

“可是恂如说起来,总是讨厌他。”

“我也知道,”婉小姐叹口气说。“讨厌他又中什么用?店是要开下去的,除掉他,替手倒也不容易找呵!找来的,也未必比他好。”

“可不是,婉姊,难就难在这些地方:开又不能不开,开在那里,自己又不管。婉姊,我正想问问你,我的堂兄月亭跟我说:面子上,店是赚钱的,吃过用过开销过,没有店,我们这一家的开销往哪里去要去?不过,骨子里,他说,这二十多年的老店,底子那么厚,近年却一点一点弄薄了,总有一天要出大乱子。婉姊,我是不懂什么的,月亭呢,他自己一个布店也是十多年的老店了,就是他手里弄光的,他有嘴说人家,我可就不大相信。婉姊,外场的事你都懂一点,你说他这话对不对?”

“也对。”婉小姐沉吟着点头。“这种情形,大概恂如也知道罢。”

“谁知道呢!”恂少奶奶皱了眉头,似乎这又触动了她的委屈之处。“他总没在我面前讲这些事,我提起来说说,倒还惹他生气。”

“那么,老太太有没有知道呢?”

“我悄悄地跟妈说过,可就不知道她跟老太太说了没有。”“妈大概是不说的,”婉小姐笑了笑,“怕老太太着急。可是,嫂嫂,恂如还不至于糊涂到那步田地。他心里也有个打算。他跟我说过:顶好是趁这时候把店盘给别人,拿到现钱,另外打主意。比方说——”

“可是,婉姊,”恂少奶奶抢着说,“老太太决不答应!”

“就是老太太答应了,我还有点不大放心……”

婉小姐又沉吟起来了,那下半句就此缩住;她向恂少奶奶瞥了一眼,又微微一笑,似乎她那眼光就有这样的意思:

“自然你也明白为什么还有点不大放心。”

但是恂少奶奶并没领会她这意思。“不,老太太一定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霜叶红似二月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