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叶红似二月花》

第06节

作者:茅盾

婉小姐从钱家庄回来的第二天,闷热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天气到午后二时左右忽然变了疾风迅雷骤雨,片刻之间,就扫荡出一个清凉朗爽的乾坤来。

黄府后院太湖石边那几棵大树还在笃笃地滴着水珠。一丛芭蕉绿的更有精神。婉小姐站在太湖石上,左顾右盼,十分高兴。院子里那些弯弯曲曲的鹅卵石小径像些罗带子铺满了珠玑。如果在阳春三月,这些罗带的曲处还有一个个的彩球,——玫瑰杜鹃之类矮而隆然的灌木丛;但现在,只有蜷伏在太湖石脚的玉簪,挺着洁白的翎管。

那边楼房廊前的几缸荷花,本就摇摇慾谢,一经风雨的吹打,那些瓢形的花瓣便散了满地满缸。

婉小姐望着阿巧在那里扫除落叶,惘然想道:“到底是交秋了,才一阵子雨,就那么凉快。”觉得衣衫单薄,而且站久了也有点累,便走下太湖石来。雨后苔滑,才走到一半,正待找个下脚处,忽听得一个声音说道,“婉姊,我来扶你罢。”婉小姐抬头一看是恂如,便笑了笑道:“刚才我还说,你该来了。”

恂如扶着婉小姐下来,讪讪地答道:“昨天就打算来的,就怕姊姊累了。和光呢,在楼上罢?”

“今天起身早些,”婉小姐一面走,一面说,“刚才下雨凉快了,我要他睡个午觉。”

他们到了楼下客厅廊前,婉小姐回头想对恂如说话,忽然望见天空起了一条虹,便喝彩道:“多好看,这彩虹!”凝眸如有所思,又说道:“嗳,恂弟,要是真有这么一条五彩的长桥,让我们从天南走到地北,多么好啊!”

恂如微笑,却又文不对题的答道:“世界上好的美满的事情倒也不少,可惜都跟这彩虹似的,一会儿就消的无影无踪了。”

婉小姐看恂如一眼,也就不再说话。

两人进了客厅,婉小姐先坐下,便单刀直入地问道:“恂弟,你告诉我,你要那一百块钱去干什么?”

“没有什么。”恂如早已料到婉小姐一定要问他。“不过是应付一些零零碎碎的开销。”

“啐,我才不信你这套鬼话!”婉小姐笑了笑,语气却更加亲切:“你是有一笔整注儿的使用。恂弟,你不乐意让老太太,让妈知道,也不乐意让宝珠①知道,这倒也罢了,可是你——如果连我姊姊也不让知道,那你这笔钱的用途,便有点不明不白。”

--------

①宝珠,就是恂少奶奶的闺名。——作者原注。

恂如好像不曾完全听懂婉小姐的意思,讪讪地笑着,却反问道:“那么姊姊是答应我了?”

“答应你什么呢?”

“不告诉老太太,妈,……”

“对!连宝珠也不告诉,连和光也不会知道。可是你不能不告诉我,这钱你拿去干什么?要是连我都不相信,在我跟前也不肯说,那我就不来管你这件事!”

恂如这才明白了婉小姐的意思,怔住了,说不出话。婉小姐这番话,令他忆起童年时代他在这位姊姊的爱护约束之下,瞒着长辈干些淘气的玩意每次都不敢逃过她的检查;但如今自己究竟是成年人了,成年人的心事便是这位比母亲也还亲爱些的姊姊恐怕也未必能够谅解。恂如低了头,只是不肯说话。

“我想来,你是有些亏空要弥补,”婉小姐改换了口气,曼声说,“是不是还赌账?”

恂如瞿然抬起头来,连忙答应道:“正是!”

“那么,”婉小姐笑了笑,“你告诉我是该谁的,我叫人代你送去。”

恂如愕然,但又微笑道:“这,这又何必呢。”

“那就不是还什么赌账了!”婉小姐凝眸注视她弟弟的面孔,口气也庄严起来。“哦,莫非是三朋四友向你借,你不好意思说没有罢?”

“这可猜对了,婉姊——”

“你告诉我,借钱的是谁?”婉小姐不等恂如说下去,“我代你斟酌。”

恂如这可有点急了,然而仍旧支吾应答道:“无非是——

嗯,朱竞新罗,宋少荣罗,一般混熟了的朋友。”“不像,不像,”婉小姐笑着说,“恂弟,——我有顺风耳朵千里眼,你瞒着我干么呢?”

恂如脸红了一下,苦笑着,不作声。

“恐怕倒是什么女的罢?”婉小姐瞅着恂如的脸,猛生地投过来这么一句。

恂如眼皮一跳,刚红过的脸可又变白了,未及答言,婉小姐的柔和而亲切的口音又说道:“恂弟,你不告诉我,那可不成!我早就想问你。”

“哎,哎,姊姊,”恂如的声调也有点变了,“这不是开玩笑的!”叹一口气,又改口道:“将来,将来我再告诉你,……

嗳,将来我还要请姊姊出主意呢!”

婉小姐凝眸看着恂如,好一会儿,才说一声“好罢”,就站起来走到她那处理家务的账桌前,正要开抽屉,忽又住手,转身对恂如说道:“听说善堂后身那小巷子里,一个姓郭的人家,有个女儿,城里一些少爷就像苍蝇见血似的,时时刻刻在那边打胡旋;恂弟,你莫瞒我,你这钱是不是花在那边?”

这最后的一击,似乎中了恂如的要害;他面红过耳,半晌,始迸出“不是”两个字来。婉小姐笑了笑,不再追问,就开抽屉取钱。但是,婉小姐这不再追问的态度,却使恂如心里更加难受,——道着了他的荒唐的隐秘,固然令他惭愧,但竟认定现在他所需要的款子就花在那边,却又引起了他满肚子的冤苦。在这种矛盾复杂情绪之下,他半吞半吐分辩道:

“不是的。姊姊,你这话,我简直连头绪也没有……”“嗳!”婉小姐失声笑了起来,将恂如的话吓断。“那么,恂弟,我说给你听。”她又笑了笑。“那人家,开个小小的杂货店,有人说,那铺子只是摆个样的,也有人说生意虽则小,倒还够他们一家的开销,这个我们暂且不管。那女孩子,他家自己说还没婆家,可是也有人说不过还没第二次的婆家,去年她下乡去就是出嫁,怎么又回来了,又变成了没有婆家,那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恂弟,我说的对不对?嗳,别忙,还有呢!嗳,这么个人家,说他们不是规矩人家呢,他们还开着个杂货铺子,规规矩矩做生意;说他们是好好的规矩人家罢,可又常常有你们这些少爷班在他家打这么几圈麻将,那么大一个姑娘也不避嫌,张罗茶烟,有时还代几副牌。”

婉小姐忽然自己打住,看着恂如问道:“这该不是我造谣罢?”

恂如苦笑着不回答。

“那位姑娘,听说也斯斯文文,”婉小姐似有所思,看着窗外天空说,“嗳,说是还认得字,能看闲书呢!名字也很秀气,叫做宝华。”忽然转过脸来望着恂如,“嗯,恂弟,逢场作戏去打几圈牌,倒也不大要紧,可是,你要是着了迷,恐怕这郭宝华比什么四宝六宝一流私门子够你麻烦得多哪!”恂如默然有顷,这才苦笑道:“姊姊,你是怎么打听来的?不过,你既然什么都晓得了,何必再来问我呢,我也不用来分辩。”

“哦!”婉小姐想了一想,“那么,你不是为了那个郭宝华才来张罗这一百……”

恂如正色答道:“不是,当真不是!”

婉小姐凝眸看着恂如好半晌,叹口气道:“算了,算了,你不肯告诉我,难道我能勉强你么!”她开了抽屉,取出钱来,同时又说道:“恂弟,你不相信你姊姊,可是姊姊却相信你!

这是一百块,够不够?”

恂如满面惭愧,也不取钱,低了头,复杂的味儿在心里交流。忽然觉得有一只软绵绵的手,覆在他手掌上了,他抬眼看时,婉小姐已把那些钞票放在他手里,又听得她柔声说道:“你不要生气……”

“不——嗳,”恂如激动地说,“姊姊,我告诉你,这,我是打算送给静妹的!”

“哪一个静妹?”

“就是轩舅母家的静英表妹。”

婉小姐点头。忽然忆起了那天恂少奶奶说的那一番支吾闪烁的话语,她心里一动,未及开口,却又听得恂如说道:“轩舅母今年春天那场病,花的钱光景很不少呢,可是静英又要到省里去念书。我们至亲,帮她一点忙也是应该的。”

婉小姐点头,温柔地看着恂如,忽然噗嗤一笑道:“啐!这一点事,也值得你躲躲闪闪老半天总不肯说!”她又笑了笑,“可是,恂弟,干么不愿意让老太太知道呢?”

“嗳,哎,”恂如又有点发急了,“难道你不晓得老太太不喜欢女孩子出门念书!”

“这倒也罢了。可是……”

恂如急拦住道:“其中还有道理,过一天我再讲给你听。”“不用你说了,”婉小姐吃吃地笑着,“你打量别人全跟你一样半傻不傻的,你不过怕给宝珠晓得罢哩!”看见恂如脸红了,婉小姐急转口轻声而又亲切地说道:“宝珠这人,也是个教不乖的。少见多怪,一点点儿眉毛大的事儿,就疑神见鬼似地!”

恂如的脸色渐渐平静了,手捏着那些钱,惘然看着婉小姐,心里有许多话,却又觉得无从说起。婉小姐轻轻吁一口气又说道:“你的顾虑也有道理。姊姊是知道你的心事的。可是,恂弟,帮忙尽管帮忙,可不要弄的人家心里难受。”她顿了一下,忽又问道,“我代你送去,好不好呢?”但是不等恂如回答,她又转口道,“不,还是你自己送去。我要是说代你送的呢,反倒惹的她不好意思;说是我送她的罢,她也未必肯收。”

这些话,恂如好像都没有听得,他两眼滞定,喃喃说道:“姊姊,你总该明白我这番举动一点也没有别的意思,一点点也没有……”

婉小姐不禁笑了,像哄一个孩子般拍着恂如的肩膀,柔声答道:“明白的,哪有个不能明白的,……你去罢,我还有事呢!”

恂如讪讪地笑着,起身将走,婉小姐忽唤住他道:“恂弟,你怎么不问我到钱家庄去有什么事?”

“哦——你不是要到什么大仙庙去许愿么?”

“对,这算是一件事。”婉小姐笑着说,“可是你竟不觉得诧异么:怎么我相信起这一套来了,巴巴的赶这大热天去?”

恂如惘然看着婉小姐,好像并没听懂她的话语;一会儿,他这才恍然似的说道,“哦,我记起来了,你还要领一个女孩子。”

“这——也算得是一件事。”婉小姐说着就叹口气,“不过,瑞姑妈家那个老苏,连我也拿他没有办法;钱永顺倒一说就妥,偏是这老家伙硬说这是件大事,不能草率,要拣个好日子,让钱永顺把女孩子送了来,我们也办个酒席;”她失声笑了起来,“你瞧,倒好像是他的女儿过继给我,他横梗在里头,硬说非这么办便不像个样子。”

“他就是这么个脾气,有时候姑妈也无可奈何。”

“可不是!老苏算是他忠心,只好我认个晦气,大热天白跑了一趟。”婉小姐说着忽然眉梢一扬,转眼注视着恂如。“可是,干女儿虽没接来,到底也代姑妈办了一件事——你猜一猜,这是什么事?”

恂如微笑摇头,全不感到兴趣。

“姑妈要给良材娶个填房,老太太做媒,定的就是静英妹妹!”

“哦——”恂如像当头浇一瓢冷水,自觉得声音也有点不大自然;但立刻镇定心神,故意笑着问道:“良材怎么说呢?

他乐意不?”

“那我可不知道。他只说自己来见姑妈回话。今天不到,明天他准到。”

忽然都没有话。婉小姐的眼光有两次瞥过恂如的脸,恂如都没有觉得。他惘然独自微笑,就站起身来。婉小姐有意无意地问道:“你这就去看望静妹妹么?——代我问好。”

从黄家出来,恂如这才想起刚才怎么竟会忘记了问婉小姐,做媒这事,静英有没有知道。他怀着这“遗憾”一路走,他那颗心便一路沉重起来。原来那个要去看望静英的意思,反倒被挤得没有立足之地了。——她知道了怎样,不知道呢又怎样?恂如自己也无从回答。他只觉得这是一个关键,却因自己的疏忽而轻轻滑过了。

但是信步走去,却又踏上了到许家去的路,等到他觉察了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翠绿照眼、藤蔓密布的墙前了。

轩舅母带着个老妈,正在收拾东西,几口古老的朱漆衣箱都开了箱盖,新的旧的衣服,以及莫明其妙的零碎绸布料子,撒满了一屋。轩舅母将一张椅子上的一堆衣服移开,让恂如坐。忽而又从那衣服中拎出一件来,笑着对恂如说道:“静英十来岁的时候,就穿这一件,你的舅父要她打扮做男孩子。听说省城里现在也通行女人穿长袍,——外甥,静英还有几件比这长些的,她到了十六岁才换女装。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霜叶红似二月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