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11节

作者:巴金

早晨十点钟光景,琴在淑华房里刚刚梳洗好,听见窗下有人在叫:“翠环,倒茶来,琴小姐来了。”她惊讶地卷起窗帘去看,不觉微微地笑了。在克安房间的檐下挂着鹦鹉架,翠环正站在天井里仰起头调逗鹦鹉,这叫声就是从鹦鹉的嘴里发出来的。

“哈,哈,说得好,”觉英从外面走进天井来,手里拿了一张芭蕉叶,一路随手撕着,把纤细的丝条随便抛在地上。

“四少爷,你又这样子,叫人家扫起来添麻烦,”翠环抱怨地说。

“你管不到我。我高兴怎样就怎样!”觉英得意地答道。

“我要告诉太太去,”翠环赌气说。

“好,我不怕,你就去告罢,”觉英毫不在乎地说。

翠环也不再说什么,装出没有听见的样子,微微低下头向厨房那面走去了。

“翠环!”觉英看见她的苗条的背影慢慢地移动着,忽然唤了一声。

翠环站住了,转过身子问道:“什么事情?”

觉英嬉皮笑脸地望着她,慢腾腾地说了一句:“你看见喜儿吗?”

翠环马上变了脸色,把身子一扭,也不答话,就冲进了厨房。

“哈,哈,”觉英抛掷了手里剩余的芭蕉,拍掌笑起来。他又对鹦鹉说:“鹦哥,你喊:‘翠环,客来了,装烟倒茶。’……”鹦鹉扑着翅膀在架子上跳来跳去,又伸着颈项简单地叫了两声。

“四弟,你又在这儿耍!你还不进书房去!”淑英从角门里走出来,看见觉英一个人在那里调逗鹦鹉,便责问道,声音很温和。

“二姐,我就去,”觉英含笑地答道。“你管我比爹还严。

我不耍,你要我学枚表哥的榜样吗?”

“你总有话说!你在别的事情上有这样聪明就好了,”淑英忍不住笑着责备说。

“二姐,你说我哪一点不聪明?”觉英看见淑英的脸上现出笑容,更加得意起来,顽皮地说。

“二姐,你不要理他,你跟他说话简直是对牛弹琴!”淑华在房里大声插嘴说,她在窗前站了一些时候了。

淑英和觉英一齐掉头看这面,贴在左右两扇玻璃窗上的琴和淑华的脸庞都被他们看见了。

淑英向她们笑了笑:说:“你们起得好早!”

“好早?哼,要吃早饭了,”觉英冷笑道。“‘对牛弹琴’,说得好。三姐,我是牛,你就是牛姐姐,你也是牛。……”他忽然仰起头去看天空自言自语道:“我的鸽子,一定是高忠在放我的鸽子。”他又指着天空对她们说:“你们听,哨子真好听。”于是他一个人放开脚步跳上石阶往外面跑去,并不理睬正在对他讲话的姐姐。

淑英微微地抬起头望天空,她的眼光避开紫藤花架看到了那一段蔚蓝的天。天是那样的清明,空气里仿佛闪动着淡淡的金光。几只白鸽列成一长行从那里飞过。白的翅膀载着点点金光,映在蔚蓝色的背景里,显得无比的鲜明。但是它们很快地飞过去了。只有那些缚在它们尾上的哨子贯满了风,号角似地在空中响着。

“翠环,倒茶来,琴小姐来了!”

淑英听见这奇怪的声音,吃了一惊,掉头去看,看见了挂在檐下的鹦鹉架,才知道这是鹦鹉在学人说话,也就宽心地微笑了。

“二表妹,你来罢,”琴在房里唤道。

“我就来,”淑英答了一句,但是过后她又说:“琴姐,还是你同三妹出来好。这样好的天气在花园里走走也是好的。”

琴回头看了看房里的情形。绮霞正在替淑贞梳头。她便回答淑英说:“二表妹,还是你先到我们这儿来好。四表妹昨晚一夜没有睡好觉,现在才起来。”

“好,那么我来罢,”淑英答道。她的笑容渐渐地消褪了。

淑贞的带愁容的女孩面孔像一条鞭子在她的头上打了一下,把眼前的景物全给她改变了。昨夜的事情她记得很清楚。她们在淑华的房里谈话。淑贞因为她的父母吵架的事情,又害怕,又羞惭,又烦恼,不愿意回到自己的房里去睡。琴和淑华商量好把淑贞留在淑华的房里,她们用种种的话安慰淑贞。

后来淑贞就在淑华的房里睡。这个女孩的境遇素来就得到做堂姐的淑英的同情。她想着淑贞的事情,虽然马上受到一阵忧愁的袭击,但是她也常常因此忘记了自己的痛苦。她觉得淑贞的命运还赶不上她的,她究竟比淑贞幸福。她这样一想仿佛给自己添了一点勇气。她的心情也有些改变了。她暂时忘记了那些时常来袭击她的不愉快的思想,却打算怎样帮助她那个更不幸的堂妹妹。

淑英一面想着淑贞的事情,一面用她的稳重的慢步子沿着淑华的窗下往外面走去。刚走了几步,她忽然听见厨房里起了吵闹声。她便站住略略掉过头去看厨房。这是两个女佣在相骂,中间还夹杂着厨子的声音。

“我不怕,我偏要动!我看你敢把我怎样?三老爷等着要开水泡茶。你有本事,你去向三老爷说!”说话的是三房的女佣王嫂。

“你不怕,难道我就怕?三老爷再凶,也管不到我,我又不是他用的人!我是老太爷在时就来的。”这是钱嫂的又尖又响的声音。

“呸,你还有脸皮提老太爷!哪个不晓得!自从老太爷过世后,你们那个老妖精十天有九天不归屋。哪个明白她在外头干些啥子事?”王嫂气势汹汹地骂道。

“好!大家听见的!你骂陈姨太!你喊她做老妖精!好!

我们一起去见她!你有本事你当面去骂!哪个不去,才不是人!鼻┧坪跗斯ヅ  ×送跎幻娲牌闲厝碌馈k纳舾饬恕u饬礁雠思负跻舜蚱鹄矗潜蝗死恕*

“你不要撒娇,老娘不怕你!老娘就跟你去!话是老娘骂的!不消说一个陈姨太,就是十个,老娘也不怕!蓖跎┑靡獾卮笊伦拧*

淑英把眉尖微微一蹙,不等王嫂闭嘴就烦厌地叫道:“王嫂!”

厨房里没有应声,但是吵闹声暂时停止了。淑英又叫了一声。

“王大娘,二小姐在喊你,”翠环的声音从厨房里送出来。

王嫂含糊地应了一声,但是她并不走出来。钱嫂又开口吐出一些骂人的话。

翠环匆忙地从厨房里出来。她看见淑英茫然地站在对面阶上,有些诧异,连忙走过去,带着温和的微笑问道:“二小姐,你喊王大娘做什么?”

淑英把手略略挥动一下,急急地说了一句:“你快去挡住她,不要她再吵架。”

“我也这样说。大清早四老爷、四太太还没有起来,把他们吵醒——”翠环赔笑道,她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打岔了。

“二小姐,请你把王大娘喊住一下,我们老爷太太都还在睡觉,”说话的是四房的女佣李嫂,她刚从四老爷的房里走出来,看见淑英在跟翠环讲话,便跨过天井,走到淑英的面前。

淑英微微红一下脸,眉毛蹙得更紧,她略略点一下头,轻声答道:“我晓得。”她回头看见翠环还在旁边,恰恰这时王嫂又在厨房里大声嚷起来,仿佛那两个女人真的要扭在一起厮打了。她便催促翠环道:“你快去,你快去!你说,她再要不听话,我就把老爷请来。”

翠环答应了一个“是”字,慌慌忙忙地往厨房那面走了。

李嫂带着笑恭敬地说了一句:“难为二小姐,”也走开了。淑英转身走了两步,打算到淑华的房里去。

“你们这些狗娘养的闹些什么!大清早就这样乱吵乱叫。

连一点王法也没有!你们都给我滚!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你们这些混账东西,都给我滚!笔缬⒂值糇碜尤タ础k乃氖蹇税渤攀终驹诔棵徘啊k淮┝艘患ъ薪羯怼k牧成腔浦写冢俗趾挥惺岷茫奖吡臣丈弦黄嗌男敫骋膊辉矗袷歉崭掌鸫菜频摹*

厨房里突然十分清静了,连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也没有。

“你管不到我。我吃的不是你的饭。没有你骂的!”钱嫂不服气,在厨房里叽哩咕噜地自言自语。她一面说话一面往外面走,还不曾跨出门槛,就被克安大声喝住了。

“什么?你在放些什么狗屁?”克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的眼光火箭似地射在钱嫂的脸上。王嫂和别的女佣都带了畏惧的脸色望着克安。

钱嫂板着脸不理他。她装着不听见的样子正要跨出门槛。

克安就抢上前去,不由分说在她的颧骨高高的左右两边脸颊上接连地打了两下。他把手缩回来的时候,口里还吐出一句:“我×你的妈!”

钱嫂被这意外的两个嘴巴打得向后退了一步,两边脸颊被打得通红。她伸手摸了摸脸颊,流出了眼泪来。她忽然变了脸色向克安扑过去。她抓住克安的膀子带哭带嚷地叫道:“好!你动手打人!我又不吃你的饭,你凭哪点配打我?你打嘛!你打嘛,我要跟你拚命!”她说着,把鼻涕和眼泪一起在克安的袖子上面揩来揩去。

这个举动是克安料不到的。他有些窘,不知道要怎样应付才好。别的女佣连忙拥上去拉钱嫂,钱嫂还带哭带嚷地挣扎着,但是终于被拖开了。她那件新竹布短衫已经揉得起皱,上面还有些眼泪和口水,上纽绊也拉开了三个。

克安气得脸发青,瞪着眼睛呆呆地站在厨房门口,喘着气。他的夹紧身被钱嫂的鼻涕、眼泪、口水弄脏了。这时四太太王氏头不梳脸不洗地从房里赶了来。她温和地劝解道:“四老爷你何苦跟那种下贱人一般见识,还是进屋去歇一会儿罢。”

克安看见他的妻子来劝他,倒反而更加起劲了。他一面顿脚一面气愤地嚷道:“不行。我非把她开消不可。她居然要跟我拚命,这太没有王法了!李嫂,你去请陈姨太来!”

李嫂恭敬地应了一声,就动着两只小脚往角门那面走了。

“我不怕。你把陈姨太请来我也不怕!青天白日你凭哪点敢打人?”钱嫂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她的一只膀子还被人拖住,但是她却挣扎着继续大声叫骂:“骂人家下贱,亏你说得出口!

老娘又不偷人、骗人,哪一点下贱?不像你们有钱人家,玩小旦,偷丫头,吃鸦片烟,这些丧德的事情,你们哪样不做!老太爷死了还不到一年勒!高公馆,外面好气派,其实里面真脏,真臭!

“要造反了!要造反了!给我打,给我打,这个狗×的东西!”克安气得不能再忍耐了,不等钱嫂说完,就忘了自己地大声骂起来,要冲进厨房去打钱嫂。王氏半羞惭半着急地用两只手把他的膀子拖住,激动地叫着:“四老爷,四老爷!”

淑英依旧站在对面阶上,她的心跳得很厉害。憎厌和绝望的感觉苦恼着她。她不要看这眼前的景象,但是她却又茫然地望着对面那个厨房。她甚至忘记了她刚才打定主意要到什么地方去。淑华和琴已经从里面出来了。淑华走得快,她到了厨房门口,还帮忙王氏去拖克安。琴却默默地站在淑英的身边。

“给我把陈姨太找来!”“给我把陈姨太找来!”克安疯狂似地接连嚷着。

“我不怕,你把你先人请来,我也不怕!我怕你,我才不是人!”钱嫂咕噜地骂着。

“四老爷,你进屋里头去坐坐罢,有话以后慢慢儿讲。何苦为一个下贱的老妈子生气。你进屋去,等我去把陈姨太请来慢慢儿说……”王氏在旁边柔声劝道。

“不用你们请,我自家来了。有话请说,”陈姨太皮笑肉不笑地从后面插进来说,原来早有人给她报了信,她特地赶到这里来的。

“陈姨太,你来得正好,你看这个没王法的‘监视户’,连我也打起来了!你马上就把她开消,叫她滚!”克安看见陈姨太,就像见了救星似的,眼睛一亮,立刻掉转身子嚷道。

陈姨太竖起眉毛,冷笑一声,张开她的薄嘴chún说:“我道有啥子了不得的大事情,原来这点儿芝麻大的小事。四老爷,你也犯不着这样生气,钱嫂是个底下人,喊她过来骂一顿就是了。你做老爷的跟老妈子对嘴吵架,叫别人看见,也不大像话。”她说完并不给克安留一点答话的时间,便侧过头向厨房里大声叫道:“钱嫂,你还不快回去!不准你再跟四老爷吵架!你也太不晓得体统了!”

钱嫂噘着嘴不情愿地答应一声,但是并不移动身子。

克安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两只眼睛直望着陈姨太的擦着白粉、画着眉毛的长脸,口微微张开吐着气,好像就要把她吞下去一样。等陈姨太把嘴一闭,他便暴躁地叫起来:“不行,非把她马上开消不可!叫她马上就滚!”

陈姨太冷笑一声,平静地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