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14节

作者:巴金

星期一下午觉民挟了几本英文书从学校下课回家。他在路上还担心着海臣的玻他揣想着祝医官这天早晨来诊病时会说些什么话。他走到自己的公馆门前,看见大门口围着许多人,地上散落着燃过的鞭炮,何嫂靠在右面石狮子旁边呜呜地伤心哭着。黄妈在旁边低声劝她。他起初还不明白这是什么一回事。但是他刚刚跨过铁皮包的门槛,就瞥见了一个东西。那是死。他没有一点疑惑。他觉得脊梁上起了一阵寒栗,便加速脚步走进里面去。他看见一个瘦长的影子在二门口晃动。他认得这个背影,不觉失声叫道:“剑云!”

背影已经消失在二门内了,但是觉民的叫声又把他唤回来。剑云的瘦脸在二门口出现。

他等候着,用一双愁烦的眼睛望着觉民。

“你才来?”觉民问道,就踏着大步赶上去。

剑云阴沉地点点头,凄凉地说:“海儿的事情真想不到。”

觉民正想启齿回答,忽然被一阵悲痛的感情抓住了。他觉得心上有点酸痛,便用力镇静自己。但是没有用,眼泪不可制止地迸流出来。一个活泼跳动的小孩的影子在他的眼前电光似地闪过。在悲痛之外他又感到愤怒。然而他没有发泄的机会。他只得叹一口气,焦虑地说:“我担心大哥。他再受不得这样的打击。海儿就是他的命。”他向着大厅走去。

剑云听见这三句话,一个“命”字触动了他的别的心思,他苦涩地自语道:“命,一切都是命。可是命运偏偏跟大哥作对,连海儿这样逗人爱的孩子也活不长久,真是没有天理。”

“天理?本来就没有天理!”觉民气恼地说。他默默地走了几步。快走到拐门口,他忽然省悟地说:“大哥到处敷衍,见人就敷衍,敷衍了一辈子,仍然落得这样的结局。你还说这是命?”

觉民说到最后一句话,便掉过头去看剑云,他似乎盼望着剑云的回答。但是剑云并不作声。这时他们走进了拐门,意外地发见觉新一个人立在觉民的窗下,身子靠着阶前那根柱子,埋着头在思索什么。

“大哥怎样了?”剑云半惊恐半同情地低声对觉民说。

觉民用空着的右手轻轻地捏了一个剑云的膀子,叫剑云不要响。他走到觉新的身旁,唤了一声“大哥”。

觉新抬起头,看见觉民和剑云在面前,并不把他的泪痕狼藉的面孔躲闪开,却悲痛地简简短短说了一句:“海儿死了。”

“这也是人力所不能挽回的,”剑云同情地低声说,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许多事情。

“大哥,我们进屋里去坐坐罢,你这两天也太累了,”觉民抑住悲痛温和地安慰道。

“二弟,这好像是一场梦,”觉新说着又忍不住伤心地哭起来。

觉民和剑云在旁边多方劝慰,算是把觉新的悲哀暂时止住了。绮霞来招呼觉新和觉民去吃午饭。觉新本来说不要吃,却被觉民生拉活扯地拖到上房里去了。剑云是吃过饭来的,他便独自到觉民的房里去闲坐。绮霞还给他端了一杯茶去。

剑云坐了一会儿,随便拿起一本杂志来看。后来他觉得眼睛有些疲倦,便放下书,在房里踱了几步,心里很烦,不能静下去。何嫂从窗下走过,不久她又在隔壁房里哭起来。

这哭声把他的心搅得更乱。他望望窗户,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没精打采地走出了房门。

他走下石阶在天井里走了几步,看见淑英手里拿着两本书从过道里转出来。他便迎上去。

淑英走下天井,带笑地招呼了剑云,但是她的眉尖却紧紧地蹙在一起。他也明白她的笑容是勉强做出来的。他想劝她,然而他素来拙于言辞,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话。他却说了一句:“海儿的事情真想不到!”他固然在话里表示了同情,可是这句话反而给淑英引起更多的愁思。她脸色一变,头略略埋下,低声说道:“我不敢再往后面想。”

他看见她的忧愁的面容,看见她的绝望无助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突然加速地循环起来。他的身子微微抖着,而且发烧。他似乎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一股勇气。他准备做一件勇敢的事情,或者说一句大胆的话。

“二小姐,你为什么近来总是这样悲观?”他终于用颤抖的声音绕一个圈子这样地说了。他本来打算说的还不是这句话。

淑英抬起头看他一眼,她的面容开展了些,她的眼睛被希望照亮了一下。她沉吟了片刻,便又轻轻地摇摇头说:“不悲观,也没有别的路。我近来读二哥他们办的报,觉得也很有道理。可是我自己的事情就没有办法。没有人给我帮忙。”

她仰起头,望着天空,似乎在望一个梦景。

剑云的心跳得更厉害,好像那颗心一下就要跳出口腔一样。他挣扎了许久才勉强吐出一句:“我倒是愿意给你帮忙的。”他觉得脸在发烧,便把头低下去。

“陈先生,你是当真说的?”她惊喜地问道,声音并不高;她掉头看他一眼,眼光里表示了感激的意思。这个本应该鼓舞剑云说出更勇敢的话,但是他触到淑英的感激的眼光却觉得自己受之非分,他本来是一个值不得她信赖的人。他便惶恐地答道:“不过我知道我不配。”

“不配?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淑英疑惑地问道。她又看了他一眼,她方才有的一点点喜悦渐渐地消失了。她思索了片刻,才用一种沉静的声调说:“至少我是应该感激你的。

你有这样的好心肠,你怜悯我的境遇。我也晓得你的情形,你也需要人帮忙。”

淑英的每一句话都激起剑云的心海里的波涛。他的心像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搅动着。他渐渐地失掉了自持的力量。他的眼泪也夺眶而出了。他这些年来从未听见过这样温柔关切的话。感激和渴望压倒了他。他接连说:“我是不要紧的,我是不要紧的。我只希望二小姐将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淑华的声音打断了。淑华从左上房走出来,大声说:“陈先生,现在上课吗?”接着觉民也出来了。

剑云略略吃了一惊,便不再说下去。他迟疑一下,回答淑华道:“好罢。”他就陪着淑英走上石阶,迎着淑华,三个人一起进了觉民的房间。

觉民并不跟着他们进去。他默默地望着淑英的背影,他的心被同情折磨着。他在思索。

他一个人在阶上散步了一会儿。后来他看见觉新垂头丧气地从左上房出来转进过道里面,他想了一想便也往过道走去。

觉民进了觉新的房间,里面冷清清的,房间显得很空阔。

他看不见觉新,在写字台前茫然地站了一会儿,正打算进内房去,却看见觉新从里面出来,手里捧了一盒方字和几本图画书。他忍不住同情地叫了一声:“大哥。”

觉新痴呆似地把觉民看了半晌,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下来。

他埋下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他觉得眼睛花了:海臣的面庞不住地在他的眼前晃动。

他又定睛一看,面前什么也没有。房间里只剩着一片凄凉。他摇了摇头,又听见觉民的声音。

“大哥,你在做什么?”觉民看见觉新发愣的样子,便惊惶地问道。

觉新好像从梦里惊醒过来似的,他摇头四顾,忽然把嘴扁,紧紧抱着方字盒与图画书,小孩一般地伤心哭起来,一面说:“二弟,我不相信海儿会死,我真不相信。”

觉民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从觉新的手里拿过方字盒与图画书,觉新也并不争持,就松了手。觉民极力做出安静的声音劝道:“大哥,你也应当顾到你自己的身体。海儿究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况且人死了也不能复活。你再伤心也没有用。

你自己的身体要紧。你近来更瘦了。”

“你不晓得海儿就是我的性命。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种日子我再过不下去了。我想还不如死了好,”觉新赌气似地挣扎说,他又咳起嗽来,一面用手帕在脸颊上、嘴chún边揩着。

觉民在旁边默默地望着。他不能够帮助他的哥哥,他觉得很痛苦。他把方字盒与图画书放在写字台上。他的眼光无目的地在房里各处飘游,忽然在一张照片上停住了。丰满的脸庞,矜持的微笑,充满着善意的眼睛:这是他很熟习的。但是如今她跟他离得很远了。

这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由这个损失他又想到目前的一个损失。一个接连着一个,灾祸真如俗话所说的是“不单行”的。他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灾祸。然而他明白所有这些都是由一个人的懦弱的行为所造成的。他同情他哥哥的遭遇。但是他却不能不责备他哥哥的软弱。他想说:“这是你自己招来的。”但是他还不忍心对觉新说这种话。他只是随口劝解道:“大哥,你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来?你今年才二十几岁,你自己还很年轻,还可以做出一番事情。你不能够随便放弃你的责任。海儿死了,这固然是大不幸的事。我们每个人想起来都很伤心。我们大家平素都很喜欢他。”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但是我们家里还有别的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值得你挂念的?难道就没有一个关心你的?……”“你不晓得,”觉新痛苦地打岔道。“二弟,你哪儿晓得我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你会讲道理,但是我叫你设身处地做做我试试看。我整天就没有快乐过。这样做人还有什么趣味?”他的眼泪渐渐地止住了。他这时有的不是单纯的悲哀,却又加上了愤怒。他不平似地感觉到:世界是这样大,为什么灾祸全压到他一个人的头上?

“这全是你自己不好。你自己太软弱。你处处让人,处处牺牲自己。结果你究竟得到什么好处?在这个世界上做人应该硬一点才对,”觉民带了点抱怨的语气开导说。

“你现在说这种话有什么用?现在太晏了!”觉新绝望地说,他完全没有主意了。

“要做事情没有什么晏不晏!现在还来得及!你纵然不能挽救你自己那些损失,但是你还可以救别人,”觉民看见他的话在觉新的心上产生了影响,知道觉新这时心里彷徨无主,便对觉新说出上面的鼓励的、点题的话。

“救人?我又能够救什么人呢?”觉新苦恼地自问道,他不明白觉民的用意,还以为觉民在讽刺他。

“譬如二妹,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给她想法?”觉民知道时机不可失去,便单刀直入地说。他用严肃的眼光望着觉新的脸,害怕觉新会用一句感伤的话把责任轻易地推开。

“二妹?为什么要给她想法?”觉新听见觉民提到淑英,有点莫名其妙,惊疑地问道。

觉民听见这句话觉得奇怪,还以为觉新故意逃避。他后来注意到觉新脸上的表情是诚实的,知道觉新一时没有想到淑英的事情,便明白地说:“就是陈家的亲事,你难道就忘记了?”

这句话提醒了觉新。事情像白日一般明显地在他的脑子里展开来。他不仅看见淑英的忧郁的脸,他还看见另外两个女人的面庞,一张是凄哀的,一张是丰满的,但是她们像鲜花一般都在他的眼前枯萎了。好像创痕已经结了疤、又被搔破了似地,他心上的隐痛忽然发作起来。接着某一个夜晚翠环在花园里对他说的话又开始在他的耳边响起来。现在觉民说的又是同样的话。似乎许多人都以为他应该给淑英帮忙。他自己平日也不曾忘记淑英的事。他也关心她的命运。他又记起他对淑英和蕙说过的话:他们三个人落在同样的命运里面了。他说过她们还太年轻,她们不该跟着他的脚迹走。现在她们真的跟着他的脚迹走了。

他能够坐视不救么?然而他又有什么办法援救她们?蕙的婚期至多不出下月,是无可改变的了。她的父亲是那样顽固,母亲又是那样懦弱。他不能够在这中间尽一点力。他想到那个少女的将来,就仿佛看见她的柳眉凤眼的瓜子脸逐渐消瘦。他知道这不是幻想,这会成为事实。他不能忍受这个。他在纷乱的思绪中找不到一条出路。他痛惜地失声说:“蕙表妹的事情是无可挽回的了。”好像这对于他也是一个大的损失。

觉民料不到觉新会忽然想到蕙的事情上去,但是他听见提到蕙,他的愤慨倒增加了。

多看见一个青年的生命横遭摧残,只有引起他心里的怒火。他的年轻的心不能把这种不义的事情白白放过。固然他的性情跟逃到上海去的三弟觉慧的不同,但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年轻人,对于一个打击或者一次损失他也会起报复的心。一件一件的事情把他锻炼得坚强了。他不能够同旧势力随便妥协,坐视新的大错一个一个地铸成,而自己暗地里悲伤流泪。他想:纵然蕙的事情是无可挽回的了,但淑英的命运还是可以设法改变的。他至少还可以帮助淑英,现在时候还不太迟。那么他为什么要犹豫呢?

所以他下了决心说:“二妹的事情是可以设法的。我们应该给她帮忙,不能让她也走那条路。”

“是,我们应该给她帮忙。”觉新顺口说。过后他忽然醒悟似地问道:“我们怎样帮忙呢?事情完全是三爸决定的,而且还早得很。”他这时不再是故意推脱,却是真的没有主张。

“怎样帮忙”的问话连觉民也难以答复了。虽然他已经下了决心,但是他并没有明确的计划。他有的只是一点勇气,一点义愤,一点含糊的概念。他只知道应该做,却还不知道怎样做。他思索一下,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他也不再费力思索了,便简单地答道:“正因为还早,才可以设法挽救。只要我们下了决心,总有办法可想。”他又说:“你只要答应将来给二妹帮忙就行了,别的事以后再商量。”

觉新迟疑半晌,脸上现出为难的神情。他到现在还不能够给觉民一个确定的回答。他自然愿意帮助淑英,他自然希望她的命运能够改变,他自然希望旧的势力毁灭,新的生命成长。这一切都是他所愿望的。在思想方面他觉得自己并不比觉民懦弱。然而单是愿望又有什么用?在这种环境里他怎么能够使这个愿望实现?他的三叔的意志是无法违抗的。纵使他要违抗,结果也只有失败,还是白费精力,甚至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他又想,人世间的事情很难有圆满的结果。瑞珏、梅、蕙、淑英、他自己,还有许多许多。从来如此,现在恐怕也难有别的方式。人为的努力有时也挽救不了什么。——觉新的思想头绪很多,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淑英的命运是不可改变的。觉民的主张完全是空想。所以他不能够糊里糊涂答应觉民。

“我看你这个念头还是打消了罢。二妹的境遇自然可怜。

不过你说帮忙也只是空发议论。这种事情在我们家里怎么做得到!”这是觉新的回答,它像一瓢凉水猛然浇在觉民的热情上面。觉民起初愕然,后来就有些恼怒了。“怎么到这时候还说这种话?”他几乎要对觉新嚷出来,但是他忽然忍住了。他在觉新的肩头轻轻地拍一下,低声说:“我们到里面去。”

觉新不知道觉民的用意,但是也跟着他走进了内房。房里显得凌乱,架子床上空空的,没有帐子和被褥,刚刚发亮的电灯寂寞地垂在屋中间。景象十分凄凉。觉新的心又开始发痛了。

房间渐渐地落在静寂里。觉民不说话,觉新也不作声,只是暗暗地吞泪。隔壁房里的声音清晰地响起来:itwasrainingwhenwegotupthismorning,……是淑英的声音。淑英一字一字地认真读着,声音不高,但很清楚。她读到morning时,停顿一下,把这个字重复念一遍,然后读下去:butitdidnotrainlong.“你听见没有?”觉民感动地抓住觉新的袖子低声问道。觉新默默地点一下头。他心里很难过,便走出了内房。觉民追踪似地跟着出去。

“你看二妹还这样认真地读英文,努力求新知识,求上进。

她拚命在挣扎。她要活。你就忍心帮忙别人把她送到死路上去?”觉民愤激地把这些话吐到觉新的脸上。

觉新并没有给觉民一个回答。他痛苦地埋下了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