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16节

作者:巴金

星期五下午周老太太果然带着蕙和芸来了,大家都坐在周氏的房里谈闲话。淑英听说蕙和芸来了。便也连忙赶了来。

房里显得很热闹,但是有一种愁郁的空气。周老太太不停地跟周氏、觉新两人讲话。蕙和芸坐得离他们较远一点,但也听得清楚。蕙低着头默默不语,带着满面的愁容,又有一点害羞的表情。芸翘着嘴,微微皱起双眉。

周老太太说出请觉新帮忙筹备蕙的婚礼的话,觉新毅然地一口应承了,虽然这是一件使他痛苦的事,他本来对这门亲事就不赞成。觉新说话的时候,非常激动。蕙虽是低着头却从眼角偷偷地看了他一眼,眼光里含着深情,这泄露出她的感动。但是觉新一点也不觉得。芸仍旧不说话。淑华不满意地瞪了觉新两眼,似乎怪他不该答应帮忙去办理这种事情。

“这件事完全怪你大舅。其实我哪儿舍得把蕙儿嫁到那边去?”周老太太谈了许久,把重要的话都说过了,忽然伤感地叹了一口气,懊恼地说。

蕙略略地动了一下头。觉新注意地看她的俯着的脸,他看见她的眼圈变红了,这又触动了他自己的心事。过去的黑影全部压到他的头上。绝望、悲痛、懊悔熔在一起变成了一根针在他的心上猛然刺一下,他再也忍不住,终于让眼泪迸出了两三滴来。别人还以为他想起了海臣,为海臣的死伤心。

只有蕙略略猜到他的心思。她微微抬起头用感激的眼光深深地看他一眼。两颗大的眼泪嵌在她的眼角。周老太太不大愉快地咳了一声嗽。

“事情既然定了,妈也不必再存这种想头。我看蕙姑娘也不是一个福薄的人,姻缘是前生注定的,不会有差错。”周氏怕这个话题会引起她的母亲伤感,便安慰地说。

“我也晓得再说也没有用,”周老太太顺口答了一句,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觉新看见蕙那种坐立不安的样子,不愿使蕙再处在困窘的情形里,便想出一个主意打岔地说:“我看还是让二妹、三妹陪着蕙表妹、芸表妹到花园里头走走罢,她们难得来一趟,把她们关在屋里头,也太委屈她们了。”他说毕很大方地看了蕙一眼。

“这倒好,我简直忘记了。二姑娘,你就同你三妹陪两位表姐到花园里去罢。你们年轻姑娘家跟我们在一起,也没有趣味。三女,你把绮霞带去。”周氏同意地说。

芸不推辞,只笑了一笑就站起来。蕙迟疑一下,含糊答应一声也站起了。淑英、淑华让她们走在前面。四个年轻女子走出了这个房间,让其余的人谈话更方便一点。

淑英姊妹陪着两位表姐走出了左上房,淑英忽然想起这一天没有看见淑贞,便向跟在后面的绮霞问道:“绮霞,你今天看见四小姐没有?她怎么没有出来?”

“等我去看看。我请她来。二小姐,你们先走罢,走得慢一点,我会赶上的。你们先到哪儿去?”绮霞接口说。

“也好,”淑英答道,她思索一下又说:“你倘若赶不上我们,我们在湖心亭等你,你快去把四小姐请来。”

“四妹不出来,一定又是挨了五婶的骂,”淑华不假思索地解释道。没有人理她。绮霞独自走过天井往淑贞的房间走去。

绮霞刚走了两步,淑华忽然在后面唤住她,吩咐道:“绮霞,倘若我们不在湖心亭,你就到梅林旁边草坪来找我们。”

淑英一行人进了花园。园里,葡萄架遮住了阳光,地上是一片绿影子。架上绿叶丛中结着一串一串的绿色小葡萄。她们走进梅林,只听见几声清脆的鸟叫。前面不多远便是湖水,右边有几座假山拦着路。她们转过假山,一片新绿展现在眼前。这是椭圆形的草坪。傍着假山长着各种草花,几只蝴蝶在花上盘旋飞舞。

“我们在草坪上坐一会儿罢,这儿比湖心亭好,”淑华看见草坪,两眼发光,兴高采烈地提议道。

淑英鼓励似地望着蕙,一面问道:“蕙表姐,你看怎样?

这儿倒也很干净。”

蕙的脸上略略发红,她还没有说话,芸就开口代她回答道:“我看在这儿坐坐也很好。”

草坪周围有几株稀落的桃树。淑华拣了离桃树不远的地方,用手帕铺在草地上,第一个弯着腿坐下。接着淑英、芸、蕙都先后用手帕垫着坐了。

淑华望望四周的花和树,望望晴明的蓝天,愉快地对蕙和芸说:“我真高兴,你们这回来可以多耍几天。我们这两天正闷得很。我很想念你们,你们又不来。我要妈喊人去请你们,妈又说你们有事情。现在你们到底来了。我们大家好好地耍几天。”

“我也很想念你们,我也时常想来看你们,你们怎么不到我们家里去呢?”芸带笑答道;过后她又改变语调说:“不过我们家里实在没有趣味,你们不去也好,还是我们来看你们好些。”

“可是蕙表姐以后恐怕不能常来了。”淑英压住感情的冲动,低声说。

蕙并不答话。芸也收敛了笑容不作声。淑华没有注意到她们的表情,她半取笑半怀念地问:“蕙表姐,你以后还会不会想我们?”她看见蕙不开口,便再问:“你是不是有了那个人,就忘记了我们?”

蕙红着脸俯下头去,叹息一声,慢腾腾地说:“三表妹,我怎么能忘记你们?我到这儿来仿佛在做梦。只有到你们这儿来,我才感到一点人生乐趣。”她慢慢地把头举起,眼圈已经红了。她不愿意让她们看见她落泪,便把头掉开去看一座长满虎耳草的假山。假山缝里有人影在晃动。但是她也并不注意。

“三妹,你看你说话不小心把蕙表姐惹得伤心了,你还不劝劝蕙表姐,给蕙表姐赔罪,”淑英心里也很难受,她知道蕙为什么伤心,不觉动了兔死狐悲之感,她找不到劝解的话,只得这样地抱怨淑华道。

“哪儿的话?我好好地并没有伤心。二表妹,你也太多心了。”蕙连忙回过头来分辩道,她故意装出笑容,眼角的泪水干了,但是眉宇间仍然带着哀愁。

淑贞和绮霞来了。绮霞的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淑贞看见她们,脸上露出喜色,急急地走过来。她走到淑英身边,连忙坐下去,两只手挽住淑英的膀子。她带笑地招呼了蕙和芸。

“四妹,怎么今天没有看见你出来?你躲在屋里头做什么?”淑华看见淑贞坐下了,不等她说话,便问道。

淑贞没有回答,脸上的笑容立刻消散了。淑英注意地看她的脸,才看见她的眼睛有点发肿,知道她今天一定哭过了,便爱怜地抓住她的一只手,温和地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五婶又骂你吗?”

淑贞默默地点着头。

“你忍住,你不要难过,免得给人家知道,事情过了就算完了,”淑英关心地嘱咐道。

“我晓得。”淑贞低声应道。

“你们叽哩咕噜在说些什么?”淑华看见她们两人在低声讲话便好奇地插嘴问道。

“没有说什么。我不过随便问四妹一句话,”淑英勉强笑答道。

“奇怪。为什么你们大家都不说话?”淑华忽然又问道。

“你们大家好像都是愁眉不展的。究竟心里有什么事情?”

“只有你一个人整天高兴。”淑贞翘着嘴,赌气地说。

“不错,三表妹随时都是乐观的。”芸称赞地说。

“三表妹,你这种性情真值得人羡慕,我只要能有一两分也就好了,”蕙两眼水汪汪地望着淑华说。

“蕙表姐,你说客气话,我的性情有什么希奇。人家总说我是冒失鬼,他们说做小姐的应该沉静一点,”淑华爽直地说。

“沉静点?”蕙痛苦地、疑惑地低声念道。过后她忍受地、叹息地说:“我也算是很沉静了。”她的脸色突然变成了惨白。

淑英不敢看蕙的脸色,便埋下头,紧紧地捏着淑贞的右手,淑贞就把半个身子倚在淑英的胸前。芸气愤似地站起来,走了好几步,忽然仰起头去望天空。深蓝色的天幕上有几片白云在慢慢地移动。十几只白鸽飞过她的头上。哨子贯满了风,嘹亮地响起来。白云被风吹散了,留下一个平静的海水似的蓝天。周围异常安静。没有什么不悦耳的声音来搅乱她的思想。她本来应该安闲地享受这一切自然的美景,但是她却不平地想起来了:“做一个女子为什么就必须出嫁?”

这只是思想,芸还不敢用话把它表现出来。然而淑华在一边忿怒地说了:“我真不懂为什么做一个女子就应该出嫁。”

她说的正是芸想说的话。

蕙侧头看淑华,有点惊奇淑华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她接着无可如何地说:“总之,做女子命是很苦的。”

“也不能这样说。我不相信女子就该受苦。”淑华气恼地分辩道,她把头一扬,本来搭在她的肩上的辫子便飘到脑后垂下了。

绮霞早把茶斟好放到她们的面前,看见她们都不喝茶,谈话也没有兴致,便带笑地打岔说:“蕙小姐,芸小姐,你们都不吃茶?茶都快冷了。”

“啊,我倒忘了,”蕙勉强笑答道,便端起茶杯饮了两口。

淑华却一口气喝干了一杯。

“芸小姐,你吃杯茶罢,”绮霞笑吟吟地望着芸说。她端起杯子打算给芸送去。

“我自己来,”芸客气地说。她走过去接了茶杯拿在手里。

她喝了一口茶,又仰起头去望天。鸽子飞得高高的。蓝天里只出现了十几个白点。两三堆灰白云横着像远山。她小声地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她只念了两句,又举杯把茶喝尽,然后将茶杯递还给绮霞。她走过蕙的身边,温柔地看了看蕙,她的脸上露出微笑,说道:“我赞成三表妹的话。我们固然比不上他们男子家。然而我们也是一个人。为什么就单单该我们女子受苦?”

蕙叹了一口气,身子略略向后仰,伸了右手用她的长指甲把垂下来的鬓角挑到耳边。她淡淡地说:“唉,话自然也有道理。可是单说空话又有什么用?”她又把头俯下去。但是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便侧起头看了淑英一眼。淑英正呆呆地望着草地,似乎在思索什么。蕙同情地、还多少带了点悲戚地对淑英说:“我是来不及了。我是不要紧的。我得过一天算一天。二表妹,你应该想个法子。你不能学我一样。你该记得大表哥那天晚上说的话。”

淑英还没有答话,淑贞本来偎着淑英,这时把脸仰起,快挨到淑英的脸,她亲密地、恳求般地唤了一声“二姐”。她希望淑英听从蕙的劝告。

淑英感动地看看淑贞,又看看蕙。父亲的发怒的面容突然在她的眼前晃动一下。泪水渐渐地在她的眼睛里泛滥了,她似乎要伤心地哭一次。但是她没有哭,她极力忍住,她借用一些思想的力量来控制自己。她这样地挣扎了一会儿,她的脸上忽然露出来笑容,就像大雨停止以后太阳重现一样。她坚决地说:“蕙表姐,你放心,我总会想个法子。我一定不照爹的意思帖帖服服地到陈家去。”其实这时候她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她看得清楚的就只有那个绝望的步骤——白茫茫的一片湖水。

“不过你也应该小心才是,”蕙仍旧担心地提醒淑英道。

“要设法还是早些设法好。晏了时,再有好法子也不能挽回了。

事情是一步一步地逼近的。你不及早打算,事到临头,你也只得由别人播弄了。请你拿我做个前车之鉴。”蕙表面上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事情,但是在心里她却感到针刺似的痛。

“要是到了那一天,我还想不到法子,那么我会死的。我宁愿走鸣凤的路,”淑英不曾仔细思索,便咬牙切齿地说了上面的话。她自己不觉得什么。这是她的最后一条路,她目前可以决定的。

蕙听见淑英的话,面色忽然一变,脸上堆了一层黑云,像暴风雨突然袭来一般。她接连地低声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淑贞紧紧地挽住淑英的膀子纠缠地逼着问:“二姐,你当真?”

淑华早站起来,同芸一起到那几丛草花旁边去采摘花朵,去捕捉一只蓝色蝴蝶。绮霞也跟了去。她们用手帕去赶蝴蝶,跟着蝴蝶跑,从那边发出清脆的笑声。笑声送进了蕙的心里和淑英的心里。

这笑声把淑英从绝望的心境中救出来,她忽然醒悟似地责备自己道:“我不该说这种话。”她望望蕙,又望望淑贞。她欣慰地笑了笑,对蕙说:“你听,她们笑得多高兴,我还想到死。”她的眼睛跟随着她们的影子动。她又说:“我真糊涂,我还想到死。”她把身子稍微移动,更挨近蕙,把右手搭在蕙的肩头。她忘记了先前有过的那些不愉快的思想。她心上的重压似乎突然消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