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18节

作者:巴金

星期日下午琴果然到高家来了,她和蕙、芸姊妹见了面。

在这一群少女中间有了一个欢乐的聚会。她们谈了许多话,还时常笑,连蕙的脸上也不时浮出笑容。

这是一个阴天,又落着小雨。她们就聚在淑华的房里闲谈,也到淑英和觉新的房间去过。觉新叫何嫂备办了酒菜,请她们在他的房里吃午饭。觉民也来加入,但是他不久就到周报社去了。别的人却一直谈到电灯熄了以后才散去。琴被淑英拉到她的房里去睡。蕙原也睡在那里。她们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大家都很兴奋,愈谈愈有精神,差不多谈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她们起得较晚一点,还是芸和淑华来把她们唤醒的。这几个少女商量着怎样度过这一天的光阴。但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下午周家就派周贵来通知要蕙、芸姊妹晚上回去,说是周大老爷的意思。周氏不肯放蕙和芸走。这两姊妹也愿意在高家多住两天,不过蕙也不敢违抗她父亲的命令。

后来还是周氏坚决地留她们多住一天,用决断的话把周贵打发走了。

“大舅的脾气真古怪,本来说好了,让蕙表姐多住几天的,”淑华失望地埋怨道,这时她们姊妹都在周氏的房里。

“或者家里有什么事情,也说不定,”蕙低着头解释地答了一句。

“不见得。还有什么事情要你去做呢?”淑华不同意地辩驳道。

蕙不再作声了。淑英和琴两人嗔怪地瞅了淑华一眼。琴正要说话,周氏却开口先说了:“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你大舅的脾气从来是这样的。横竖蕙姑娘以后还会常常来耍。”

“耍自然还可以来耍,不过以后……”淑华心直口快,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忽然看到琴和淑英一些人的脸上的表情,自己也觉得话有些碍口,便装出不在意的神气在中途打住了。

琴马上用别的话支吾过去。以后也就没有人再谈到关于蕙的亲事的话。大家谈了一些另外的事。刚巧这时收到了觉慧从上海寄来的信,两个信封里面装了重重叠叠的十多张信笺,是写给觉新、觉民、淑英、淑华四个人的。给淑英的单独装在另外一个信封内。淑英略一翻阅便默默地把信揣在怀里。她心里的激动,人可以从她的开始发红的脸上看出来。但是众人并不曾注意这个,她们都留心倾听淑华朗诵那封给觉新们的信。在那封信里觉慧很兴奋地描写他春假中的杭州旅行。西湖的美丽的风景在粗线条的描绘中浮现出来,把众人的心都吸引去了。那个地方她们从小就听见长辈们谈过,他们常常把那里的风物人情形容得过分的美好,因此很容易培养年轻人的幻想。这些少女以到西湖去为一生的幸事。她们自己也明明知道很难有这样的机会。然而如今居然有一个同她们很亲近的人从那个梦景似的地方写信来了。这封信仿佛就把那遥远的地方拉到了她们的身边似的。她们都很激动,都很感兴趣。淑华把信读完了,大家都觉得信写得简单,她们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

“三表哥的信写得真有趣。”芸笑吟吟地说。

“老三的信总是写得这样长,这样详细,简直跟当面说话一样。”周氏接着批评道。

“大舅母,你看这就是白话信的好处。我们看了信就觉得三表弟站在面前对我们说话一样,”琴看见周氏高兴,便顺着她的口气宣传道。

周氏笑了笑,就说:“琴姑娘,你不要说我。倒是你妈反对人写白话信,说是俗不可耐。我并不讨厌白话信。我看老三的信倒觉得写得更亲切,什么话都写得出来,有时叫人想笑,有时又叫人想哭。”

琴不作声了。淑英却接着说:“真的,三哥那种神气活灵活现地在纸上现出来了。”

“他倒好,这样轻的年纪就到过那许多地方,我一辈子连城门也没有出过,”周氏带了点羡慕的神气说。

“妈怎么没有出过城门?妈忘记了,去年大嫂住在城外的时候连我也去过,”淑华笑着说。

周氏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把眉头一皱,悔恨似地说:“不错,这个我倒忘记了。提起大嫂我倒想起好多事情。老三走,恐怕也跟这件事有关。这也难怪他生气,说要离开家庭。

平心而论,我们家里如果有一个真正明白事理的人,大嫂或者不会落得那样的结果。你大哥为人样样都好,就是太软弱,太爱听话。我是一个女流,又做不成什么。”

“事情过了,大姑妈也不必再提了,”蕙顺口答了一句。她心里很难受,她害怕听这一类的话,它们只会引起她更多的伤感。

“话自然是这样说,不过有时候想起总觉得心里过不去,鸣凤的事情也是这样,”周氏含着歉意地说。

“其实这又不是大舅母的错,大舅母并没有一点责任,”琴听见周氏的话觉得不大满意,故意这样说。她心里却想:当时你如果出来坚持一种主张,事情何至于弄到这样。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便侧过头去低声问淑英道:“三表弟给你的信上写些什么?”除了淑英外再没有人听见她的话。

“我还没有细看。三哥劝我……早点打定主意——”淑英激动地低声回答,她只说了半句便转过话头接下去:“我们等一会儿一起细看罢。”琴欣慰地点了点头。

“我们家里头有这么多读过书的人,怎么就会相信那种鬼话。真想不到。”淑华接着琴的那句类似讽刺的话气愤地说道。

周氏觉得琴和淑华的话都有点刺耳,她心里不大舒服。但是她找不到话来回答她们。她沉吟半晌,几次要说话,却又闭了嘴。后来她沮丧似地对那几个少女说:“你们去耍你们的罢,不要在这儿陪我讲那些叫人不快活的事。蕙表姐她们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们还不好好地谈谈心。”

“我们在这儿陪大姑妈谈谈也是好的,”蕙客气地说。

“蕙姑娘,你不要跟我客气,今天天气很好,你们昨天闷了一天,今天正好到花园里头去散散心,”周氏带笑说。接着她又吩咐淑华道:“三女,你快陪你表姐们去。你要好好地招待客人。”

淑华在前一天晚上就定下了划船的计划。这一天又是天朗气清,更增长她的游兴。她在周氏的房里坐得有点不耐烦了。她巴不得周氏说这种话,高兴地答应一声就站起来,把她的三个表姐约了出去。淑英还在跟琴讲话,淑贞挨着琴走。

绮霞和翠环也都跟了去。

她们进了花园,看见各处景物经过一夜细雨的洗涤显得分外明丽,一片草、一片树叶都现出充分的生机。一阵温暖的风掠过她们的脸颊。一只八哥在枝头得意地歌唱起来。有一两处土地上还有一点湿,软软地粘滞着脚步。杜鹃花落了一地。桃树、李树、玉兰树上都是绿叶成荫,看不见一朵花了。

“春天就去得这么快,”淑英惋惜地自语道。

“它会再来的,”琴暗示地在淑英身边说。淑英惊疑地侧头看琴一眼,正遇着琴的鼓舞的眼光,便领悟似地点一点头。

“春天自然会来,不过明年的春天跟今年的不是一样的了,”蕙听见琴的话,便也说了一句。

“这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一样的?”淑华不假思索接口说道。

“不过那个时候我恐怕不会来了,”蕙说着,脸上露出凄凉的微笑,显然她的心里充满着无处倾诉的哀怨。

“姐姐,你不要这样说,明年你一定会来的,”芸友爱地安慰她的堂姐道。

“明年春天我们一定更热闹,更快活。琴姐也会住到这儿来了。三哥或者会回来。蕙表姐、芸表姐你们也常常来耍。琴姐,就用不着差人去请,那时我们也不喊她做‘琴姐’了……”淑华只顾高兴地说下去,却被琴把她的话头打断了。琴红着脸啐了淑华一口,说道:“呸。哪个在跟你说笑。你好好地为什么又要扯到我的身上?看我来撕你的嘴。”

“好,琴姐,我说你不答应,要二哥说你才高兴。”淑华噗嗤一笑说道。她立刻把身子闪开,好像真的害怕琴来撕她的嘴似的。

“三表妹,当心点,地上有点滑,”芸忍着笑在旁边警告道。

“四表妹,你去给我打她,喊她以后少胡说些。”琴半笑半恼地推着淑贞的膀子,鼓动地说。

淑贞胆怯地看了看淑华,又看看琴,她迟疑半晌才羞怯地说:“琴姐,饶了她这回罢。”

淑华望着琴拍手笑了。众人也笑起来。琴装着生气的样子扭过头不理淑华。淑华毫不在乎地去找芸讲话。淑贞讨好地偎着琴,紧紧捏着她的手。

园丁老汪光着头拿着扫帚从一座假山后面转出来。淑华看见他,便吩咐道:“老汪,我们要划船,你去给我们预备好,要两只小的。”老汪含笑地回答一声,把扫帚放在假山旁边,又转过假山那面去了。

众人走到湖滨柳树下。老汪和老赵都在那里,已经预备好船在等候她们。淑华自己要动手划,她和蕙、芸两姊妹坐在一只船上,绮霞伺候她们;琴和淑英、淑贞坐另外的一只,翠环给她们划船。

船慢慢地动起来。淑华的船走在前面,翠环划的一只在后紧紧跟着。水静静地流着,许多粒小珠子在水面流动,阳光射在水上,使那些珠子不时闪光。水里现出蔚蓝色的天幕,船像一把剪刀,慢慢地把它剪破了。四围静寂。偶尔有小鸟的清脆的叫声从两岸飘来。船缓缓地在桥洞下面流过,往水阁那面去了。

淑华划了一阵,额上微微沁出汗珠,脸也略略发红,但是她依旧昂然自得地划动桨。

“三表妹,你吃力罢?歇一会儿也好,”芸羡慕地望着淑华说道。

“三小姐,给我来划罢,”绮霞接着说。她把身子微微动一下,准备跟淑华调换座位。

“不要紧,还是我来划,”淑华连忙说。她捏紧桨不放手,好像害怕别人会给她抢去似的。

“三表妹,像这样划容易不容易?”芸不转睛地望着淑华的手,问道。

“很容易,芸表姐,你来试试看,”淑华含笑地对芸说,做出要让芸来划的样子。

“我不会,”芸摇摇头说,她不大好意思地红了脸,“还是你划罢。三表妹,我真羡慕你。你什么都会。”

芸的带渴慕的声音使淑华感到得意,但又使她惊讶。她问道:“芸表姐,你说羡慕我,我有什么值得人羡慕?我就讨厌我们这个家。”

“三表妹,你还可以做你自己高兴做的事,”这许久不说话只顾望着水面的蕙插嘴说。

“三姐,当心点,船来了。”淑贞忽然在另一只船上叫起来。淑华只顾说话不曾留心船淌去的方向,这时抬头一看,才发现她的船横在湖中快要回头了,翠环的船从后面直驶过来,她慌忙地动桨,但已经来不及了,被后面的船一撞,她的船身动了一下,后来也就稳定了。淑华的身上溅了好几滴水。她含笑地骂了一句:“翠环,你也不看清楚一点。”于是她放下桨休息,翠环也停了桨。两只船靠在一起,漂在水上。湖心亭静静地横在前面,把它的庞大的影子嵌印在水底;钓台和水阁已经落在后面了。

“我们索性摇到湖心亭前面去,”淑华提议道,便拿起桨来划,使船向湖心亭流去。后面一只船也跟着动了。这时水面较宽,翠环的船又走得较快,便追上了淑华的船,淑华虽然用力划,而结果两只船还是差不多同时到了桥下。

淑华放下桨喘了几口气,用手帕揩了额上的汗珠,然后得意地说:“蕙表姐,你说我可以做自己高兴做的事情,这也不见得。我想做的事情真多,就没有几件能够办到,真气人。”

话虽是如此说,但是淑华并没有生气,她脸上还露着笑容。

“不过我跟别人不同。不管天大的事情我都不放在心头。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说出来就痛快。人家骂我是冒失鬼,我也不管。我不管人家怎么说,我只管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一天有说有笑。二姐说我是乐天派。我看二姐就是个悲观派。”

淑华夸耀似地接连说了许多话。

“这样就好,”蕙和芸齐声赞道。蕙却多说了一句:“只可惜我做不到。”

“你既然觉得好,为什么又做不到呢?”淑华不假思索地追问道。

差不多和这同时淑英从另一只船上发出了质问:“三妹,你为什么又扯到我头上来?哪个说我是悲观派?”淑华听见笑了笑。她正要回答淑英,但是蕙在说话了。

“三表妹,你不晓得,我们的处境不同。”蕙绝望地说,“这都是命。”

“我不这样想。”淑华不相信地摇摇头,她带了一点矜夸的神气说,“既然都是命,那我倒乐得照我自己的意思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