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30节

作者:巴金

周家以后也就没有再打发人来请觉新去商量蕙的事情。

觉新倒不时差人去周家打听蕙的消息,有时候他自己也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蕙的病渐渐地好起来了。王云伯的葯有了效。周伯涛因此常常满意地在人前夸耀他自己的远见。

蕙的病好得慢。但是人人都看得出病象渐渐地减轻。后来她每天可以起床坐两三个钟头了。周老太太们为这件事情高兴。觉新甚至欣慰地想:那个时常威胁着蕙的危机也许可以从此解除了。

但是这个希望终于成了泡影。在旧历九月下旬的一个早晨周老太太忽然差了周贵来请觉新过去,说是有紧急的事情找他去商量。觉新知道蕙的病又转剧了,心里非常焦急。他立刻坐了轿子到周家去。

觉新到了周家,看见国光也在那里。他跟众人打过招呼以后,坐下来。国光便告诉他,蕙的病又翻了。蕙从前天下午起开始发烧,腹泻不止。“她一天要泻二三十次。虽然还是请张朴臣、罗敬亭、王云伯三位来看病,但是葯一吃进去立刻就吐出来。别的饮食也吃不进。人瘦得只剩一层支。四肢发冷,时时出虚汗。中医已经束手无策了。看这情形,除了勉强请西医来看病外,再也没有别法可想。……这次万想不到她的病翻得这样快。……”国光惊惶地说着。陈氏埋着头在旁边揩眼泪。伯涛沉着脸不发表意见。觉新还不曾答话,周老太太又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几句。她恳求觉新陪国光去请祝医官。觉新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他和国光立刻坐了轿子赶到平安桥医院去。周老太太、陈氏两人便去郑家看蕙。

觉新和国光到了医院,才听说祝医官又被人请到外州县去了。他们等了一会儿见着任医官,知道祝医官明天可以回来。但是任医官后天要休假出省去。他说今天十分忙碌,不能够出诊。后来觉新焦急地再三恳求,他答应抽出一点工夫下午到郑家去一趟。

觉新跟着国光到了郑家。周老太太和陈氏都在那里。伯涛也来过,他刚刚走了。蕙在床上时时发出低微的呻吟。脸色十分难看。一对大眼睛失神地望着人。这就是觉新朝夕所想念的蕙。

觉新站在床前,极力忍住眼泪,镇住悲痛,温和地低声唤道:“蕙表妹。”他的眼光充满柔情地抚着她的脸。

蕙微微点一下头,她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泪水。她求助似地望着觉新,无力地唤了一声:“大表哥。”她想笑。但是嘴刚刚动,她脸颊上的肉就痛苦地搐动起来,她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然后她挣扎出一句话来:“你好罢。”

觉新埋下头不敢看蕙的脸,不敢让蕙看见他的眼泪。他的心上起了一阵痛,好像千万根针刺着它。但是他还勉强做出柔声安慰她说:“我倒好,多谢你挂念。你的病是不要紧的,你要好好地保养。”

蕙点了一下头。但是她又皱起眉尖烦躁地说:“我心里难过得很,心里发烧。”

觉新抬起头看了看蕙。他知道自己的眼泪沿着脸颊落下来了,连忙埋下头安慰她道:“蕙表妹,你忍耐一下,任医官不久会来的。”

蕙正在呻吟,听见觉新的话,便闭了嘴。她抬起眼睛望着觉新,还想说什么话。但是国光却在旁边开口了:“大表哥,请过来坐坐。”觉新只得离开床前。他和国光谈了几句话,便告辞走了。

下午三点半钟觉新从事务所再到郑家去。任医官还没有来。众人焦急地等候着。国光差仆人到医院去催促,据说任医官在下午两点钟光景就出去了,他究竟什么时候来这里,没有人能够知道。

蕙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罗敬亭、王云伯、张朴臣先后来过。他们的葯仍然不能减轻她的痛苦。她刚刚喝下那碗苦汁,又不得不马上把它吐出来。她也盼望任医官早一刻到来,使她静静地安睡片刻。

挂钟敲着五下,增加了蕙的烦躁和众人的恐怖。但是任医官忽然到了。觉新、国光两人客气地把他接进房里。他仔细地将病人诊察一番,给病人注射了医治痢疾的特效葯“伊必格侗。过后他严肃地告诉觉新和国光:这个病有点危险,因为病人身体弱、血虚、体温下降,恐怕支持不住,有虚脱的可能。他嘱咐他们第二天早晨将病人的大便送到医院去检查。

觉新将任医官送走后,便动身回家。周老太太和陈氏多坐了一会儿,也回到周家去了。

觉新回到家里同周氏谈了一会儿。淑华在旁边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她立刻去告诉琴和淑英。琴和淑英又来找觉新问了许多话。

觉新吃过午饭回到房里,觉得一个人冷清清地非常不好过。他想起蕙的病,更是焦急不堪。他忽然走到书橱前面。把余云岫著的《传染卜取出来,翻开《赤痢篇》反复地看了两遍。他看见书中所说跟任医官的话一样,才知道蕙的病势的确沉重。这一来他更不放心了。他又害怕国光不相信西医,或者照料病人不周到,便差人把《传染卜给国光送去作参考。他一个人在房里左思右想,坐立不安。后来到郑家去送书的仆人回来说,蕙小姐下痢次数减少,呕吐也稍微停止,他才略微放心。这天晚上他做了许多奇怪的梦,在这些梦中总有蕙的影子。

第二天早晨觉新正要差人到郑家去问病,周伯涛陪着郑国光来了。从他们的谈话中他才知道国光已经将蕙的大便送到医院检查,据任医官说,大便里面赤痢菌很多,加以病人身体虚弱,恐怕不易医治,不如把病人送进医院,在院里医生可以随时检查,随时注射,也许能够免除危险。觉新自然极力劝国光立刻将蕙送进医院。但是国光和伯涛都不大愿意。

国光还表示郑太太不会赞成这种办法。觉新知道他们虽说来同他商量事情,其实他们还是固执己见,不肯听从他的劝告。

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把他们送出以后,心里非常生气。他赌气地对周氏说,他以后不再管这件事情了。

觉新心惊肉跳地过了一天焦虑的日子。但是第二天早晨九点钟郑国光一个人来了。他对觉新表示:目前除了将蕙送进医院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中医已经不肯开方了。他还说:“家母方面经我恳求后也说,姑且将死马当做活马医,送到医院去试试看。”觉新听见这句话,露出了苦笑,也不说什么。

后来国光说起任医官已经离开省城,祝医官昨天回来,医院诊务现在由祝医官主持,觉新认识祝医官,所以请觉新同去医院。觉新一口答应下来,也不耽搁便陪着国光走了。

觉新到了郑家,看见蕙更加瘦弱,她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只顾淌泪,他觉得好像有许多把刀割着他的心。但是他不敢在人面前把他的感情表露出来。他只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恨不得早一刻把蕙送进医院才好。他到郑家时还以为郑太太已经准备好,让蕙立刻到医院去。然而他现在听郑太太的口气,才知道郑太太打算下午两三点钟出门。他很气,却又不敢跟郑太太或者国光争吵。他不能在这里坐几个钟头,便怏怏地走了。他同国光约好在医院见面的时间。

觉新从郑家又到周家去。他把这半天里的经过情形向周老太太们叙说了。周老太太们十分着急,芸竟然掉下眼泪。但是周伯涛对蕙的病情似乎漠不关心,他听见陈氏抱怨郑太太,还替郑太太辩护,说郑太太处置得法。

觉新被留在周家吃了早饭。下午两点钟他到医院去。天落着细雨,国光们还没有到。他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郑太太、国光、蕙、杨嫂四乘轿子冒雨来了。他陪着他们去见祝医官。

祝医官先给蕙注射了一针“伊必格侗,然后检查她的身体和病状。他的诊断和任医官的差不多,不过他更惋惜地说病人送来太迟,现在要挽救更加困难。他说,病人的身体太虚弱,治愈的希望是很微小的,然而他要极力设法在最短期内使细菌灭亡,或者可以保全蕙的生命。他又说,胎儿还好,这倒是好的现象。他当时便签了字让蕙留住医院。

觉新在病房里看见一切都预备好了,他摸出表来看,已经是四点多钟。他记起周老太太们在家里等着他去报告消息。

他恐怕她们着急,便告辞走了。临行时他还勉强装出笑容,叮嘱蕙好好地调养,不使她知道自己的病势危险。蕙疲倦地点着头,两眼依恋不舍地望着他,两颗大的泪珠垂在眼角。觉新已经转过了身子,她忽然痛苦地唤一声“大表哥”。他连忙回过头,站在床前,俯下脸去,柔声问她,有什么事情。

“妈她们今天来吗?”蕙挣扎地说了这一句话。

“今天多半不来,太晏了,”觉新温和地答道。他看见蕙的脸上现出失望的表情,便改口安慰地说:“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到你们府上去。我就请她们来看你。”

“不,你不要去请,明天来也是一样的,”蕙带着哭声说,她说完话又开始喘息起来。

觉新不敢再停留了,只得忍住悲痛向国光与郑太太告别,坐着轿子出了医院。

觉新又到周家。周氏已经到那里了。众人焦急地等着他来报告蕙的消息。他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全说了出来。他也把蕙渴望着同祖母、母亲们见面的事情说了。他的叙述使得众人都淌了眼泪。只有周伯涛一个人皱着眉头没有一点悲痛的表情。

“我现在就去看她,我死也要同她守在一起。”陈氏歇斯底里般地迸出哭声说。

“今天太晏了,不好去。明早晨去是一样的,横竖有杨嫂陪她,”伯涛在旁边阻止道。

“我不去看她,我今晚上放心不下。我亲生的女儿交给别人去管,我真不放心。想起来真是值不得。”陈氏怨愤地哭道。

“我看蕙儿的病就是气出来的。要是她不嫁到郑家去,也不会有这种结果,”周老太太气愤地说。

“其实亲家太太待蕙儿也很好,伯雄还是当代奇才,只怪蕙儿自己福薄,”伯涛不大高兴地分辩道。

“我不要听你这种话。亏得你也读过书做过官。一点人情也不懂。”周老太太生气地骂道。她站起来一个人颤巍巍地走开了。

蕙进了医院的第二天上午,觉新和周氏记挂着蕙的病,便差袁成到医院去探问。袁成回来报告:蕙小姐现在稍微好了一点,早晨七点钟以后就没有吐泻了,不过时常嚷着“肚痛”,据医生说,这倒是好的现象。他们也就略微放了心。

觉新吃过早饭先到公司去。他打算在三点钟以前赶到医院。两点钟光景,他正坐在写字台前面拨算盘,忽然看见周贵揭了门帘进来,垂头丧气地说:“老太太喊我来请大少爷。

大小姐生了半截就不动了。”

“有这种事情?我立刻就去。”觉新惊惶地说,他马上把账簿收起,走到商业场后门口,坐上自己的轿子,吩咐轿夫抬起飞跑。

觉新到了医院,看见周老太太、陈氏、徐氏、周氏、郑太太聚在另一个房间里面谈话。他向她们询问。周老太太愁容满面地对他说:“蕙儿小产了,是祝医官接出来的。祝医官说很危险,因为蕙儿体气太虚,收束不住,才有小产的事。他打了一针,说是过了今天再说。”

“我去问问祝医官,看蕙表妹的病状究竟会不会有变化,”觉新慌忙地说。他也不再问什么,便出去找祝医官。

祝医官回到寓所里去了,要四点钟才到医院来。觉新不能等待,立刻坐轿子到祝医官的寓所去。

祝医官客气地接待着觉新,他用不纯熟的中国话告诉觉新:这种事情他也万料不到;胎儿忽然坠落,不要说蕙的身体不好、还在病中,便是没有生病的人像蕙这样地生产,恐怕也难保全生命;因为心脏衰弱达到极点,心机停止,胎儿才会自行坠落。他又说:“我今天还要来看她六次:四点钟、八点钟、十点钟、十二点钟。明天上午三点钟,六点钟。现在没有危险,我已经打了一针救命针。请你回去注意她的脉搏和呼吸数。我四点钟再来。”

觉新回到医院把祝医官的话对周老太太们说了。这时蕙的病势没有什么变化。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众人关心地在旁边守着她,每一点钟要她吃一次葯。

到了四点钟祝医官果然来了。他看过病人,他的脸上并没有不愉快的颜色。他对觉新、国光两人说:这时病势很平稳,不过体温下降。现在可以用热水袋包围病人来保护体温。

他还要到别处去看病,八点钟才可以再来。

祝医官去了以后,蕙的病势还是十分平稳。众人渐渐地放了心。过了五点钟,觉新正要回家,蕙忽然醒过来了。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呼吸很急促,神志昏迷,四肢冰冷。众人急得不得了,望着蕙不知道应该怎样办。祝医官不在医院,这里又没有别的医生。郑国光便主张临时请中医来看。

王云伯请来了。他看了脉也说病势很危险,随便开了一个方子,嘱咐和西葯掺杂着吃。但是蕙服了这付葯,病势丝毫不减。觉新看见这情形,知道事情不妙,觉得单留杨嫂一个人陪蕙过夜不大妥当,便同周老太太们商量,陈氏决定留在医院里。周氏也愿意留着陪陈氏,她要徐氏陪周老太太先回去。觉新也预备在医院里过夜。

这样决定了以后,觉新便先回家去取东西。他再到医院时,看见蕙平稳地沉睡着,才知道祝医官已经来过,给蕙打了三针救命针,所以她现在还能够熟睡。觉新的心里稍微安静一点。

过了半点钟光景,蕙忽然醒了,于是开始喘气,先前的种种病象完全发出来了。众人惊惶失措,商量许久,便要觉新去请祝医官。觉新也不推辞,匆忙地去了,等一会儿他陪了祝医官走进病房来。

祝医官把病人略微看一下,便摇摇头说:葯量已经多得不能再多,也只有片刻的效力,可见葯已经无能为力了。国光央求他再打一针。他耸耸两肩,摊开手,摇头说:“没有法子。现在不能够再打针。再打,立刻就死。”

国光绝望地恳求祝医官设法,觉新也请求他另外用别的葯救治。祝医官没有办法,只得把各种强心剂、兴奋剂的用法和效力告诉他们,并且坦白地说:“现在实在没有法子。你们一定要我打针,就是要病人早点死。”

祝医官出去的时候,觉新把他送到门外。他看见旁边没有别人,便低声对觉新说:她活不到一两点钟。如果不愿意死在医院,最好立刻送她回家。

这两句话像一个晴天的响雷打在觉新的头上。他茫然地点着头,眼泪抑制不住地淌了出来。他回到房里便同陈氏、周氏和国光商量。

“我看万不能搬动。如果路上震动使她气脱,那么怎样办?”周氏第一个表示意见道。众人都赞成这个见解。他们只得袖手等着死神的降临。这时是十点半钟,医院已经关了大门。蕙在床上发出微弱的呼吸声。周氏和觉新两人时时在调葯。陈氏和杨嫂静静地坐在病榻旁边守护病人,不肯把眼睛离开蕙的瘦得见骨头的脸。国光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正是十一点钟,蕙刚刚服过葯睡了。她没有什么可怕的病象,似乎仍旧静静地睡着。众人稍微放了一点心,以为可以平安地度过这一夜了。国光仍然在打瞌睡。周氏有事情到外面去了。杨嫂轻轻地在屋角翻寻箱子里的东西。陈氏和觉新两人默默地对望着。窗外一阵风吹过,把沙土卷起飞舞,使屋里的人略吃一惊。国光睁开眼睛一看,看见床上没有变动,便又疲倦地垂下眼皮。觉新抬起头去看蕙。蕙闭着眼睛平稳地睡在那里。脸色比纸还要白,嘴chún也枯萎了。两颊的陷入使颧骨显得很高。他注意地看这张脸,眼睛里不觉浮出了泪水。他疑惑这是在做梦,他不能相信这张脸就是蕙的美丽的面庞,他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他的泪眼模糊了。他仿佛看见那张脸从枕上抬起来,眼睛微微睁开,求助地向他凝视。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眼去看。那张脸仍旧放在枕上,并不曾移动一下。他又注意地看它。他觉得蕙没有声息。

他得奇怪,惊恐地低声对陈氏说:“大舅母,怎么蕙表妹睡得连一点声气也没有?”

陈氏连忙走到床前伸手去摸蕙的脸颊和手,完全冷了。她便惊惶地唤道:“大少爷,你快来,快来。”

“什么事?什么事?”国光从梦中惊醒低声惊呼道。他也走到床前去。周氏刚走进来,便跟着众人站在床前。蕙的呼吸已经停止。她静静地死了。陈氏第一个放声哭起来。

众人围着尸首哭了一阵。觉新站在旁边,眼泪只管流着,却哭不出声。他心上痛得厉害。他躲在屋角过了一会儿,后来便止了泪走到床前对陈氏、周氏说:“大舅母,妈,不要伤心了。给蕙表妹办理后事要紧。你们快点照料杨嫂给蕙表妹净身。我出去打发人到郑府和大舅那里报信。”

国光看见觉新要出去,连忙将他的膀子抓住,张惶失措地含泪说道:“大表哥,你不要走。请你看在她的面上帮点忙罢。我简直不晓得应该怎样办了。”

觉新略带憎厌地看了国光一眼。那个宽大的方脸无力地摆动着。他鄙夷地想:“这就是所谓奇才。”他又愤恨地想:“要不是为了你的缘故,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结局?你现在也来哭她了。”但是他立刻又把这一切的感情埋藏在心里,爽快地答道:“你不要着急。我尽力帮忙就是了。我并不走,我现在出去打发人到你府上报信去。”他说罢生气似地摔脱了国光的手,大步走出病房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