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32节

作者:巴金

淑英和淑华在觉民的房里读英文。剑云已经把这天的功课讲解完毕,在旁边听她们自己诵读,随时纠正她们的错误的拼音。淑英在诵读的时候忽然听见她父亲的鞋底声。克明从窗下走过往外面去了。她心里陡然一惊。她略略停了一下,又继续读下去。但是克明的脚步声又渐渐地近了。显然他走到中途又转身回来。她一面读书一面听那鞋底声。声音愈来愈近。克明的脚似乎踏上了石阶。她吃惊地抬头看门外。她只看见蓝布门帘。

然而克明揭起门帘进来了。淑英马上站起来。淑华和剑云也站起来招呼他。

克明似理非理地动一下头。他就站在门口,板起脸向淑英吩咐道:“二女,你跟我去,我有话说。”

淑英害怕地答应了一声。她立刻拿起书跟着克明走出房去。

“什么事情?”剑云悄然问道,他等克明的鞋底声听不见了才敢开口说话。

“多半不是好事情,又该二姐倒楣。我去告诉大哥他们,”淑华激动地答道。她也匆匆地将书收起,和剑云同往觉新的房里去了。

淑英怀着恐惧的心跟在克明的后面。她知道她的父亲不是为了寻常的事情来找她的,她从他的带怒的面容上也可以猜到他要对她说的话。她的父亲一定会给她一个打击,这个打击一定会伤害她。她害怕这个打击,但是她准备防卫自己。

克明引着淑英往桂堂旁边他的书房走去。一路上他不说一句话。这沉闷的等待使淑英心里非常难过,但是她没有勇气来打破沉默。她低着头在阴暗的灯光下慢慢地移动脚步,她心里盘算应对的言语。

克明跨进了自己的房门,便往书房走去。淑英在后面跟着。她在饭厅里遇见翠环。翠环亲热地唤了一声“二小姐”。

淑英连忙给翠环示意,叫她不要说话。翠环忽然注意到克明脸上神色不对,又看见淑英垂头丧气的样子,知道克明又在为难淑英了。她替淑英捏了一把汗。她等到克明的影子闪进了书房里面,连忙去给张氏报信。

克明在写字台前面那把有椅垫的藤椅上坐下,淑英就站在写字台旁边。克明忽然正言厉色地责斥淑英道:“我说过不准你读英文。你居然不听我的话。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学点规矩。现在虽说不比从前,然而男女究竟有别。你‘老人公’是当代宏儒,又是省城有名律师。我跟他常常见面,也很谈得来。我们的事务所又设在一个地方。我们家里的事情难保不传到他的耳朵里去。他平日很称羡我们高家的家风。如果他知道你天天跟年轻男人在一起读什么英文,他就会看轻我,说我没有家教,说你失了大家闺范。我万不能丢这个脸。

听见没有?从明天起如果我再看见你跟剑云在一起,我就不要你做我的女儿。”

“陈先生教我读书,这也是寻常的事情,还有三妹在一起……”淑英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她还忍耐住,仍旧埋下头低声分辩道。

克明不等淑英说完话,忽然把手在桌上一拍,恼怒地喝道,“我问你究竟听不听我的话?”他接着又唤道:“翠环。翠环。”

“什么事?三老爷,你这样生气,”张氏慌忙地从门外进来,柔声劝道。

“什么事?你问你生的好女儿。”克明赌气地说。

“原来是那件小事情,也值不得这样生气。三老爷,你看二女也很可怜。让她也罢,”张氏在门外早已听见克明骂淑英的话,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这时便赔笑地劝解道。

“你不要多嘴。你女人家懂得什么?”克明憎厌地责备张氏说。他看见翠环走进房来,便高声吩咐道:“翠环,你去把大少爷立刻请来。”翠环巴不得克明这样命令,便趁着这个机会去向觉新们求帮助。

觉新正在房里同淑华们谈论淑英的事,忽然看见翠环气咻咻地跑进来,惊惶地说:“大少爷,我们老爷请你去。”

“翠环,什么事?”琴关心地问道。

“不得了,老爷又在跟二小姐生气,”翠环结结巴巴地答道。过后她又央求觉新:“大少爷,你快去劝解一下。”

觉新匆匆地跟着翠环走了。淑华叹息地自语道:“二姐近来运气真不好,偏偏常常碰到这种事情。”剑云惊恐地掉头看淑华。觉民咬了咬嘴chún皮,忽然投了一瞥含有深意的眼光到琴的脸上去。琴也用同样的表情回看他。觉民慢慢地把头掉开。他笑了笑,安慰淑华道:“这是不要紧的,你放心。”

觉新走进克明的书房,看见克明板起脸坐在藤椅上,淑英垂着头靠了写字台站着。张氏碰了一个钉子,气青着脸坐在沙发上赌气般地不作声。觉新勉强做出笑容,唤了一声“三爸”,他想打破房里的沉闷空气。

克明微微点一点头。他并不笑,却正言厉色地说:“明轩,我嘱咐你,我不准二女再跟剑云读英文。你去对剑云说一声,请他以后不要理二女,他的束修我按月照数送给他。”

觉新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大哥,你不要去对陈先生说,人家也要面子,”淑英忽然抬起头呜咽地央求道。

“你还要袒护他。你连我也反对起来了。”克明气得脸色大变,喘吁吁地指着淑英骂道。接着他又瞅着张氏责备道:“三太太,你教的好女儿。现在越弄越不成体统了。我看还是早点把她送到陈家去,省得将来闹出什么事情。”

“三老爷,你这个人近来究竟怎样了?对自己的女儿会说这种话。真亏你说得出口。二女好好地又不曾做错什么事,你何苦这样使她难堪。”张氏非常气恼,她不肯在觉新的面前丢脸,同时又有点怜悯淑英,便鼓起勇气替淑英辩护几句。

“你不要管,”克明轻蔑地挥手说。“我管教她,是要她学好。二女年纪轻不懂事,需要人好好管教才行。你不会管教,我才来管的。”他又严厉地吩咐道:“好,我把二女就交给你。

以后我再要看见她跟剑云在一起,我就问你。”

“大哥,”淑英忽然哭着唤道。她也不说什么便掉转身子急急地走出房去了。

“问我?哼。我哪儿还配管教人?我女人家不懂得事情,”张氏噘起嘴赌气地说。

“明轩,剑云还没有走罢?你就去对他说清楚,”克明并不理睬张氏,他的怒气还没有消除,他还不放心地对觉新再吩咐一次。

觉新恭敬地站在克明的面前。他听见了克明和张氏说的话,不曾漏掉一个字。淑英的短短的哀求也进了他的心里。这个少女的受着委屈的可怜姿态获得了他的同情,而且触动了他的哀愁。他站在那里不大说话,可是他的思想却在许多痛心的往事上面跑。他看见一股力量把淑英拖着一步一步地走近了深渊。他知道那同样的悲剧就要开幕重演。他不能够再安静地做一个观众了。医院里的景象,蕙弥留时的情形,到现在还在他的脑子里磨擦。他的心上刚刚划了一道新的伤痕,他再不能忍受任何的打击了。他的伤口在发痛,克明的话刺激着它。他想:又是一个周伯涛,又是一个蕙。这样的悲剧似乎就没有终结的时候。但是他觉得这应该终结了。他不能够再挤在中间做一个帮凶。他虽然在克明的面前不敢做出什么举动,他虽然在表面上恭敬地听克明讲话,但是他的心反抗起来了。杀人不见血的办法甚至会激怒最温良、最懦弱的心。他先前不久还想到维护高家的名声,现在不仅对旧礼教起了憎恨,他对克明也起了厌恶之心。他不能够再忍耐地静听克明的重复的言语和陈腐的议论,他也受不了克明的那种傲慢的态度。他终于带着不满意的口气说:“我去对剑云说就是了。不过送束修一层倒可不必。他虽然家境不宽裕,不过要他白白拿钱他也不肯的。他也不在乎这一点钱。”

“好,就由你去办,”克明不知道觉新的话有刺,倒爽快地吩咐道。他看见觉新转身走了,便又唤住觉新,说道:“啊,我忘记对你说,二女下定的日期我已经看好了,冬月初十,是个好日子。陈克家要明年春天接人,我也答应了。你看好不好?”

觉新勉强做出笑容说了两句敷衍的话。他嘴里说“好”,心里却诅咒这个决定。他害怕克明再挽留他,因此他把话说完便逃避似地慌忙走了。在路上他仿佛听见淑英的凄惨的哭声。其实淑英的声音并不能够达到他的耳边,这是他的幻觉。

他的良心在折磨他。

回到自己的房间,觉新发见众人还在那里等他。他们恳切地问起淑英的消息。觉新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完全告诉了他们。他不先发表自己的意见,却等着众人说话。他知道他们会发表种种的议论。

“想不到三爸会讨厌我。我自然只有听从三爸的话。我不来也可以,不过二小姐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剑云绝望地低声呻吟道。

“陈先生,你不要不来。我还要读英文,我是不怕的。”淑华赌气地大声对剑云说。

“三爸并没有说讨厌你,”觉新看见剑云的痛苦的表情,觉得不忍,就这样辩明道。

“这也是一样的。总之二小姐要被送进火坑去了。我从前总以为事情还有转机。现在才晓得是一场空。我昨天还听说陈克家的儿子为了争一个女人跟别人打架。太不成话了。”剑云摇摇头说。

“你也晓得这件事情?”觉民气恼地问。

“我这个消息是可靠的,”剑云痛苦地答道。他忽然把眼光停留在觉民和觉新的脸上,带了一点希望地问道:“难道你们真的就想不到一个法子?”

觉民和觉新都不说话。觉民脸色阴沉,好像在跟别人生气;觉新无力地摇着头,唉声叹气。淑华受不住这种沉默,她又想起淑英。她看见芸在这屋里没有事情,便拉着芸的膀子说:“芸表姐,我们到后面看二姐去。她不晓得哭成什么样子了?”芸听说是去看淑英,她也愿意,便立刻答应了。淑华还要拉琴同去。琴却推口说有事情,等一会儿才去。淑华只得同芸一起推开门帘走了。

“大表哥,你看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没有?”琴等淑华们走远了,忽然正色地问觉新道。

“没有了,”觉新苦恼地摇头答道。“这回事弄得很糟。四爸又在旁边说过话。而且下定日期已经择定了,又说明年春天要接人。纵使三爸回心转意允许二妹读书,也只有几个月工夫,有什么用处?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觉新伸起手去搔他的头发,从他的头上落下少许头屑来。他正因为想不到拯救淑英的办法而苦恼。

“那么我们应该动手了,”觉民果断地插嘴道。

“是的,再不能迟疑了,”琴会意地点头答道。

“你们在说什么?”觉新惊问道。剑云也不明白那两句话的意义。

“你不记得三弟的办法?”觉民提醒觉新道。

“啊,”觉新猛省地吐出了一个字。他后来又沉吟地说:“这个办法恐怕行不通。女人比男人困难得多。”

“不管困难不困难,我们已经预备好了,”觉民骄傲地说。

“真的?”剑云忽然惊喜地问道。

“我想我们不会失败的,”琴镇静地微笑道。

“而且今天知道了蕙表姐的结局以后,即使会失败,我们也要试一试。总之,我们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猪羊,”觉民激动地说,近似残酷的微笑在他的嘴边露了一下,马上就消失了。

“轻声点,会给人听见的,我们到里面屋里去说罢,”觉新担心地说。众人果然依他的话转入内房去了。他等大家坐定后便低声问觉民道:“真的到三弟那儿去?”

觉民点点头低声答道:“我已经同三弟商量好了。这里一动身就打电报给他。”

“还是坐船?一个人怎么走?”觉新不放心地追问道。

“船随时都可以包到的。我们本来预备让她明年春天涨水的时候走,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我们临时会找人送她到重庆,”觉民很有把握地说。

“我看同路的人成问题。万一事情办不好,那倒把二妹害了。总之,先要有个可靠的人,才能够实行你们的办法,”觉新仍然不放心地说。

“大表哥的话也有点道理。我们应该找一个很可靠的人把她送到上海,三表弟会来接她。这个人现在还没有找到。可惜我一时又走不了;不然我同她一起走倒很好,”琴点头说。

她也想不出一个适当的人来。

“你万不能陪二妹走。这样姑妈以后就过不到清静的日子了,”觉新连忙提醒琴道。

“送二妹到上海去的人倒是不容易找的,好些朋友都有事情,一时抽不出身来,”觉民沉思地自语道。

“那么我送二小姐去好不好?我在省城里横竖没有什么事情,”剑云忽然红着脸自告奋勇地说。他畏缩地望着觉民,心里十分激动,他害怕觉民会把这个他盼望了好久的机会拿走。

“陈先生,你真的愿意?”琴不等觉民说话便惊喜地问道。

“琴小姐,只是不晓得你们肯不肯相信我?不晓得我配不配?”剑云胆怯地说。他害怕一下子他就会落进黑暗的深渊里去。

“陈先生,你为什么这样客气?你肯去,那是再好没有的了。我晓得你会把二表妹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的,”琴感动地说。她欣慰地微笑了。

“好,这件事情就拜托剑云罢。我们信得过你,”觉民恳切地说。

“我不晓得应该怎样感谢你们才好,”剑云感激得差不多要掉下泪来,声音颤抖地说。“那么让我赌个咒。”

“陈先生,快不要这样,我们信得过你,”琴连忙阻止道。

“剑云送二妹去也好。不然,若是二妹走了,三爸一定会找剑云的麻烦,”觉新插嘴说。

“觉民,你们的办法固然好。但是二小姐不比觉慧。万一她一走,三爸追问起来,又怎样办?他报告到官厅去,他会打发人四处找寻我们,说不定会在半路上把我们找到的。那岂不是更糟吗?”剑云听见觉新的话,忽然收敛了喜色担心地说。他的决心有点动摇了。

“你放心,三爸跟四爸他们不同,他不会这样做。他平素最爱面子,自己又是有名律师,而且他常常在外面吹他的家风如何如何。如果遇到这种事情,他绝不会声张出去。你想要是外面的人都晓得高家二小姐逃走了,三爸以后哪儿还有脸面见人?即使把人找了回来,陈克家也不会要这样的媳妇了。那岂不是更丢脸的事?我可以断定三爸不会做这种傻事情,”觉民很有把握地说。这个问题已经被他反复地思索过了。

“那么三爸又怎样办呢?他不会白白地让二小姐走掉就算了,”剑云疑惑地问道。

“不会?哼。”觉民忽然捏紧拳头站起来,他的脸上又一次露出了残酷的微笑,他嘲讽地说,“我看他至多不过大发几顿脾气,跟三婶吵几次架,对外面说死了一个女儿就完了。难道他还有别的办法?”

“你这个想法真不错。我万料不到你一个人悄悄地想得这样周到,看得这样清楚。三爸的脾气的确如此。他如果知道剑云同二妹一路走,我也会挨他几顿骂。不过也不要紧。剑云也用不着怀疑了,”觉新钦佩地称赞觉民道。他的憔悴的愁颜忽然开展地笑了,他感到一阵复了仇似的痛快。

“并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我早同朋友们商量好了。而且这一年来我天天在想,我天天在看,那许多许多的事情也够把人教得聪明了。到了现在我可以说把他们都看得很清楚。

我受的那些气,你受的那些气,都不是徒然的。”觉民用低沉的声音回答觉新道。他举起捏紧的拳头在空中猛然地劈下来,好像在打击什么东西一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