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03节

作者:巴金

琴睡得正好,忽然被睡在旁边的淑英的叫声惊醒了,淑英搂着琴不住地摇动琴的身子,悲痛地嚷道:“琴姐,救我!救我!”

“二表妹,二表妹,什么事情?”琴惊惶地摇撼淑英的肩头,接连问道。

淑英含糊地应了一声。她松了手,睁开眼睛,茫然地望着琴,她的额上满是汗珠。她定了定神,于是恍然明白了。她不觉嘘了一口气,又微微一笑,低声说:“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你梦见了什么?你把我吓坏了,”琴温和地说。“你看,你眼睛里头还有眼泪,”说着她伸手去揩淑英的眼睛。

淑英让琴给她揩了眼泪。她并不作声。清油灯的光射进帐子里面来。帐子外面在六个方凳子拼成的床铺上翠环正酣睡着。窗外天开始发白了。四周静悄悄的。

“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琴亲密地在淑英的耳边说。

“我梦见……”淑英说了这三个字就闭了口,她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琴的安慰而鼓舞的眼光触到她的脸上,她觉得自己不再害羞了。她放胆地但是还带了一点惊惶地说下去:“我梦见我到了陈家……身边全是些陌生人……一个熟人也看不见……他们的相貌都是凶神恶煞的……我怕起来……我想逃走……他们围住我……我后来想起你……不晓得怎样我又跑在一座荒山上,他们在后面追赶我,我跑了好久……忽然看见你站在前面,我唤你,你并不理我。我跑不动了。我就抱住你喊起来。我就醒了。”她的脸上带着激动的表情,仿佛梦中的景象还留在她的脑子里一样。她的眼光里忽然露出一点点疑惑,但是这疑惑马上又消失了。她半开玩笑半央求地轻声对琴说:“琴姐,你不会不理我罢。”

“我不理你?”琴微微笑了。她想用微笑来掩饰她的感动,但是她的声音却带了一点伤感的调子,她说:“二表妹,你把心放开一点。不要总想那些事情。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何必这样自苦。你未必连我也不相信?”

淑英揩了一下眼睛,感激地答道:“我也晓得。有时候我也很明白。不过我的性情太软弱了。我很容易往悲观方面想。而且人事变化也太快,这一年来变得太多了。我想起去年我们的聚会,真觉得往事不堪回首。我恐怕到了明年又会觉得不如今年了。这样想来我觉得人生真没意思。”在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彷徨、绝望的悲哀。

“二表妹,我不许你再说这种话,”琴看见淑英还要说下去,连忙伸手去蒙住淑英的嘴。这些话刺得她的心怪不舒服,也正是她所不愿意听的。她便爱怜地责备淑英道:“你不应该这样想。你我姊妹都很年轻,都还不能够说就懂得人生。你不过境遇差一点,事情不如意,心里不痛快,所以看见一切都觉得可悲。其实你的境遇也不见得就怎么坏。三舅母也就只有你一个女儿,她不会不心疼你。事情还可以慢慢设法。我在花园里头对你说的话,你该记得。你是个聪明人,怎么连这一层也不明白?”

淑英不答话,却把琴的话仔细地想了一番,她没有话分辩了。琴的同情和关切把她心上忧郁的重压搬去了,把她先前的梦景也驱散了。她觉得心里很畅快,感激地把身子偎着琴,头挨过去,在琴的耳边低声说:“你看我真蠢,你反复地提醒我,我还是不明白。你真好,你真是我的好姐姐。我再要不依你的话,那真是辜负你一番好意了。”她的嘴差不多吻到了琴的面颊。

琴听见这样的话心里也高兴,爱怜地夸奖道:“这才是我的好妹妹。我原说你是明白人。你看,连我都心疼你,何况三舅母?我们再睡一会儿罢,天亮了。”琴说到最后不觉打了一个呵欠。“琴姐,你同二哥的事情不会有变化罢?”淑英没有睡意,她因为感激琴的关心,因为更喜欢琴,所以就想到了这件事,而且很兴奋,便低声问道。

“有变化?你听哪个说的?”琴反问道。

“没有什么,不过我有些担心,”淑英连忙解释道。

“你放心。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大舅母在花园里头说的话?妈同大舅母都答应了,大表哥也会给我们帮忙。不会再有变化的。我这方面,妈很了解我。只等二表哥明年毕业,那时我也早戴满了孝,我们就可以……”琴很有把握地答道,她很平静,而且没有犹豫,但说到“可以”两个字,就把下面的话咽住了。她略略停一下,然后转过话题说:“不过我担心我升学的问题。‘外专’开放女禁的事情没有希望了。我一时又不能够到上海、北京去。即使能够去,也要等到二表哥毕业后跟他同路走。那时节还不知道有没有变化。我又不能够抛下我妈。为了这件事情我倒不知道如何才好。”她的调子有些改变,不像先前那样地稳定、平静了。她自己也觉察到这一点,便换过语气加了一句:“不过我并不悲观,我总要想个办法。”

淑英还想答话,却听见乌鸦在屋脊上刮刮地叫了几声,接着翠环在凳子上翻了一个身,一面含糊地说:“二小姐,你们这样亲热,话一晚上都讲不完。”

“翠环,什么时候了?”淑英便问道。

翠环一翻身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一面穿衣服,一面答道:“我不晓得。天已经大亮了。好久没听见打钟,想必钟停了。”她穿好衣服又走去吹灭了灯,就站在桌子前面问道:

“琴小姐,你睡得还好吗?”

“我睡得倒好。只是我们刚才讲了好多话,吵得你不好睡罢,”琴把帐子拉开一点,侧过头对翠环说。

窗户都关着,玻璃上的纸窗帘也不曾卷起,所以房里还很暗。

“琴小姐,你倒跟我说客气话,真叫我当不起!”翠环噗嗤笑了,她便把被褥叠好,接连地打了两个呵欠,还说:“你们不要讲话了,好好地再睡一会儿罢。我去打扫三老爷的书房去。”她把凳子放回原处(是后房里面的就搬进后房去),又把被褥搬进了后房,放在一个立柜的最下一层。

淑英和琴又谈了两三句话,也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她们睡得很好,直到淑华和觉民来叫门的时候才惊醒过来。她们匆忙地穿衣服。翠环正在收拾隔壁房间,听见响动,就连忙过来给淑华和觉民开了门。这时琴和淑英已经穿好了衣服。翠环便挂起帐子,铺床叠被。“二姐,快九点钟了,你们还没有起来。你说你们一共睡了多少时候?”淑华看见她们忍不住得意地嘲笑道。

“我们一共也不过睡了五六点钟,”琴含笑道。她看了觉民一眼。“我不相信,”淑华笑着争辩道。“你看,你们睡得连头发都散开了。”

“你不晓得,我们昨晚上又到花园里去了来,你不信,你问翠环!”淑英也笑着分辩道。她又故意夸耀地说:“昨晚上月亮很好,我们要得真痛快。”

“当真的?”淑华望着琴闪了闪眼睛,然后挨近去扯着她的衣袖撒娇般地不依道:“琴姐,你们去,为什么不喊我一道去?你们不该躲开我!我不依你们!”

“我本来不想去,全是二表妹的意思,”琴指着淑英答道。“我们走出来,看见大舅母后房里面还有灯光,又听见唧唧哝哝的声音,知道你在跟大舅母讲话,所以我们也不好约你去。”

淑华没有话说了,就催促道:“那么你们快点收拾好,我们好出去耍。二哥在等着!”

觉民也就说:“好,昨天的事情不提了,你们快点去洗脸,我在这儿等你们。”

“也好,不过不许你开我的抽屉乱翻东西,”淑英说。

觉民忽然笑起来,走到书桌前面去,一面说:“你这句话倒把我提醒了。你前回答应给我打的书签子到现在还没有给我,让我自己来找罢。”他说着便去开抽屉。

“不行,不能够由你自己动手!”淑英连忙说,就跑去拦阻觉民。但抽屉已经被他打开了。觉民很快地抓起一本书,三条书签的縛`子从书页中露出来。淑英着了急要去抢回那本书。但是觉民把手举得高高的,她的手挨不到。她便掉头对淑华说:“三妹,你来给我帮忙。”

淑华微笑地旁观着,听见这句话,果然就去拖住觉民的另一只膀子。觉民力气大,挣开了她们的手,向着门口跑去。淑华去追他,他就揭了门帘出去了。淑华立在门口。淑英急得跺脚,没有办法,便央求地唤道:“二哥,你回来!”觉民站在窗下,故意不答应。翠环先到后房里去把镜奁、脸盆等物都预备好了,就出来唤琴进去梳洗。琴看见觉民同淑英抢东西,不便去帮忙,就在旁边带笑地望着。后来觉民跑了出去。她知道他还在窗下,又见淑英着急地唤他,他不答应,她便唤道:“二表哥,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琴的话果然有效,觉民掀了门帘探一个头进来,忍住笑问道:“什么事情?”

琴还没有答话,淑华连忙扑过去,伸手去抢觉民手里的书。觉民把身子一闪,又跑开了。

淑英看见这情形急得要哭出来了,便大声央告道:“二哥,你进来。书签子都送给你。你快把书还我罢。”

觉民拿了书进来,一直走到淑英面前把书交还给她,哂笑道:“哪个要看你的日记?我不过跟你开开玩笑罢了。你就这样孩子气。看你急得要哭出来了。现在连书签子也还你。看你好不好意思!”

淑英接过书来,放了心,不觉微微地一笑,就从书页里取出那三条书签,全递给觉民:“你拿去罢,免得你说我小器。”

觉民故意不伸手去接,却摇摇头说:“我不要了。”

淑英有点不好意思,就把手缩回去,冷笑道:“自然我打的不及琴姐打的好。”

觉民噗嗤笑了,便伸出手去,说;“给我罢。不过我试试你,看你是不是真心愿意给我。你就说起闲话来了。”

淑英故意板起面孔,不理睬他。

琴却在旁边插嘴质问道:“二表妹,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刚才还给你帮过忙,你为什么要牵扯到我?”

淑英忍不住抿嘴笑了,就把书签交给觉民,一面掉头对琴说:“你不要怪我,你应该怪二哥,全是他一个人不好。”

众人都笑起来。觉民也笑了,他解嘲似地分辩道:“为什么全是我一个人不好?刚刚得到你三条书签子,你就要派我个不是。总之,你们吵嘴,还是我一个人倒楣。”

“不要说空话了。你们快去梳头罢,”淑华在旁边催促道:“你们听,外面还有卖蒸蒸糕的梆梆声。我们要二哥去喊人买几碟进来。二姐也可以放心,免得他偷看你的日记。”

淑英和琴两人都赞成这个提议。觉民也不争论就答应了。他把书签揣在怀里,还故意说了一句:“二妹,谢谢你的书签子,”才满意地走了出去。

“琴姐,我真——”淑英望着觉民的背影在门外消失了。不觉低声说道,但是刚说了这四个字,就突然住了口,脸上立刻起了一层淡淡的红云。她默默地把日记放回在抽屉里面。琴瞅了她一眼,还不大明白她咽住的是什么样的话。至于淑华和翠环两人,她们更不知道了。

“你们快去梳头罢。琴姐,我给你梳;翠环给二姐梳。早点收拾好,好到外面去耍。”淑华又催促了一次。

于是她们四个人一起走进了后房。

琴和淑英两人并肩地坐下来。淑华站在琴背后,给琴梳了头,挽了一条松松的大辫子,扎着淡青洋头绳,用刨花水把头发抿得光光的;琴自己还淡淡地敷了一点白粉。翠环也给淑英梳好了头,淑英也未满孝,所以也扎淡青头绳。她们还没有收拾好,觉民和绮霞就把蒸蒸糕端进房来了。一共三碟,用一块朱红漆盘子盛着,还是热气腾腾的。淑英的胞弟觉人跟在后面,口里嚷着:“二哥,我吃蒸蒸糕。”觉民递了一个给他,说一句:“当心烫啊。”觉人接着,说:“不烫,不烫,”就放到口里去了。

淑华立刻拿起一块蒸蒸糕放在口里,一面问道:“绮霞,太太起来没有?”

“太太在梳头。大少爷早起来了,领了孙少爷到花园里头去了,”绮霞答道。

“琴姐,你们快点,我们去找大哥去,”淑华不能忍耐地催促道。

“二哥,我还要吃,”觉人伸起手向着觉民说。

觉民把手伸到碟子里去。淑华连忙说:“七弟,吃了这一个就走罢。蒸蒸糕没有了。琴姐还要吃。”觉民又递一个给觉人。碟子里还剩了两个糕。觉人不作声。淑华端起碟子,送到琴和淑英的面前,说:“一人一个,快吃罢。”

琴把糕拿在手里,唤道:“七表弟,过来。”这个不到五岁的孩子嚼着糕走到琴面前。琴把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