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第06节

作者:巴金

第二天早晨淑英梳洗完毕,到她父母的房里去请安。克明在书房里写信,看见她,含笑地问了两三句话。张氏在后房里刚刚梳好头,吩咐王嫂在收拾镜奁。淑英请了安,就站在母亲后面,看了看母亲的梳得光光的一头黑发,笑着说:

“妈,你的头发比我的还多,又细又软,真好。”

“好什么!妈三十几岁了,你还跟妈开玩笑,”张氏的端正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接着她又说:“我有点事情跟你商量。我们到外头去说,好让王嫂收拾后房。”她便站起来同淑英走到了外面,那是克明夫妇的寝室。张氏在靠壁放的方桌旁边一把椅子上坐下,淑英端了一个矮凳,坐在母亲的面前。她心里有点紧张,猜不到母亲要谈什么事情。

“二女,你晓得我大后天过生,”张氏含笑说。淑英连忙带笑地点头答道:“我自然记得。”张氏又说下去:“外婆刚才打发人来接我去耍。我打算多住几天,正好躲过生。我刚才跟你爹讲过,他要我大后天早晨回家来敬神。那么我就这样:后天晚上还是不回来,大后天早晨回来一趟,敬了神,仍旧到外婆家去。那天你舅母陪我出去逛商业场,买点东西。她要请我在外头吃早饭。我今天就把七娃子同袁奶妈都带去。你就留在家里看家。”“妈,你放心,我会照料家里的事情,”淑英笑着说。“不过我也想陪你过生。”

“那么大后天我带你到外婆家去也好,”张氏接下去说。“不过我想起一件事情。上回我到冯家去给冯老太太拜生,婉儿对我说过我过生那天她要来给我拜生。虽说只是一句话,不晓得她能不能来,不过我倒很想念她。”

“婉儿真的说过要来吗?”淑英惊喜地问道。她站起来,走到母亲的身边,轻轻地靠住母亲的左边膀子。

“二女,你真是!她不说,难道我还说假话?”张氏含笑责备道。

“婉儿要来,我就在家等她,”淑英爽快地答道。

“万一她真的来了,你就陪她到外婆家来吃午饭。横竖外婆家人不多,又没有生人,”张氏接着说。

“不过连一个表姐表妹也没有。婉儿去了也实在没有什么耍头,”淑英说。她平日不喜欢去外婆家,因为外婆同舅母都喜欢男孩,她们待觉英、觉人比待她好。而且舅母只生过三个表弟,在外婆家连一个跟她谈话的人也找不到。

“二女,你总有你的古怪想法。人家是来给我拜生的,又不是来耍的。要说来耍,冯家一定不放她出来,”张氏不以为然地说。她看见翠环走进房来,便吩咐翠环:“你出去要文二爷给我喊两乘轿子来。我要带七少爷、袁奶妈到外老太太家去。”

翠环答应一声,正要出去,张氏又吩咐:“你顺便喊声袁奶妈,要她给七少爷换好衣服,不吃早饭就走!”

张氏果然在她生日那天的早晨一个人回来了。克明一早就叫人抬了空轿子去接她。堂屋里点好了香烛,张氏穿得整整齐齐,走到铺上红毡的拜垫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周氏、克安夫妇、沈氏、觉新、淑华、淑贞都来跟她和克明道喜。淑英姐弟早换上了新衣服,也来向她和父亲磕了头请了安。大家在堂屋里谈了些闲话。张氏又回到桂堂旁边自己的房里同克明谈了一阵,又向淑英、翠环、王嫂吩咐了一些话,并不等吃面,就坐上轿子走了。

克明跟着就到律师事务所去了。他下午要出庭辩护一个刑事案件,他先到事务所去准备一下。

淑英看见父母都不在家,厨房里准备了寿面,便招呼淑华、淑贞姊妹到她这里来吃面。她们三个再加上觉英,每人坐了一方,翠环和王嫂在旁边伺候他们。他们刚刚端起面碗,用筷子挑面,吃了两三口,就听见倩儿同喜儿两个人齐声在窗外唤:“二小姐,二小姐!”她们一边走一边高兴地在讲话。淑英应了一声,就放下碗来。翠环说了一句:“多半是婉儿来了,”就往外跑。觉英仍然大口地吃着面。他的三个姐姐都放下碗等候着。

翠环果然把婉儿同倩儿、喜儿三个人接进来了。婉儿刚走进房,亲热地叫了一声:“二小姐,”接着说:“我来给太太拜生,不凑巧太太出门去了。”她到了淑英面前,就要躬下身子去请安。淑英连忙把她拉住,含笑说:“现在不行那个礼了。我们还是拜一拜罢。”“二小姐,我服侍过你,我应该请安嘛,”婉儿带笑说,这张画眉涂脂的清秀的长脸虽然比从前瘦了一些,但是这一笑又使淑英姊妹想起以前那个活泼的少女来了。

“现在你不是丫头了。婉儿,我是个直性子。你一定要请安,我就不理你!二姐、四妹都不理你,”淑华着起急来,说着就从背后抱住婉儿的身子,一面催淑英:“二姐,快拜嘛!”喜儿也在旁边说:“婉儿姐,你就听小姐的话不要客气了。”淑英果然拢手拜了拜。婉儿也只好照淑华的意思万福还礼。接着她又向淑华、淑贞、觉英行了礼,最后还同倩儿、喜儿、翠环也都拜过了。

“婉儿姐,你真是多礼啊!”倩儿高兴地笑着说。

“是哪,”喜儿接下去说,她满脸笑容地望着婉儿:“婉儿姐不惟多礼,你看人家打扮得多齐整,多好看,就跟新娘子一样!”她笑起来,一张白白的圆脸真像一轮满月。

“呸!”婉儿羞红了脸,啐了喜儿一口,“人家好心跟你见礼,你还要糟蹋人!”

淑英看见婉儿穿了一件玉色湖绉滚宽边的袖子短袖口大的时新短袄,系了一条粉红湖绉的百褶裙,便叫翠环陪着婉儿到她房里去宽下裙子,再回到饭厅来吃面。婉儿跟着翠环走了。倩儿、喜儿两个也和她们同路出去。

“二姐,看见没有?”淑华等到婉儿走出去了,马上对淑英眨了眨眼睛突然问了一句。

“你说看见什么,我不懂,”淑英莫名其妙地反问道。

“婉儿的肚子,”淑华又端起面碗含笑地答道。

“三姐,你说啥子?”淑贞惊疑地问。

“我晓得,有喜了,”觉英得意地插嘴道。

“不要你插嘴!少爷家管这种事。真不要脸!”淑华生气地责斥道。

觉英吃完了面放下碗,不慌不忙地说:“那么你们小姐家就好意思管人家的肚子!”他噗嗤地笑了起来。

“四弟!你还要顶嘴!”淑英厌烦地大声说。

“算了,你们人多,我只好让你们了。后会有期!”他故意一拱手就自鸣得意地跑出去了。

“不晓得从哪儿学来的这些!”淑华摇摇头骂了一句。淑英并不答腔。她手里拿着碗,眼睛望着婉儿去的那道门,低声自语道:“她以后该可以过点好日子罢。”

“好日子?二姐,你也太忠厚了。你想,那个老东西还有人心肠吗?……”淑华的话还没有说完,淑贞着急地在旁边低声打岔道:“三姐,快不要说,她来了。”淑华也听见了脚步声,就闭了嘴。

婉儿同翠环一面谈话,一面走进房来。淑英和淑华拉她坐在上位,仍然是一个人占一方。“你们怎么这么久才来,是不是几个人在那儿讲私房话?”淑华问道。婉儿微微一笑,并不回答。王嫂从厨房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饴子汤面,放到婉儿的面前。婉儿本来要从碗里挑出一半面来,可是淑华硬逼着她吃完了这一碗。她们一边讲话,一边吃,在桌上讲话最多的人是淑华。她把高家的大小事情都对婉儿说了。她和淑英都向婉儿问了好些话,可是婉儿回答得很简单。

她们离开了餐桌到淑英的房里去。淑贞说是有事情,要先回屋去一趟,就走了。淑华第一个在书桌前的藤椅上坐下,淑英和婉儿坐在书桌左右两端的乌木靠背椅上面。她们刚刚坐好,翠环就端了茶杯送来。婉儿连忙站起,说:“不敢当。”接着翠环又送了一只水烟袋到婉儿面前。

“翠环姐,我不会吃烟。你这样客气,真是折煞我了!”婉儿又站起来带笑地说。她又望着淑英:“二小姐,你看,她把我当成了外人,我二天不敢来了。”

淑英和淑华都笑了。淑英对翠环说:“翠环,你怎么想得到拿水烟袋!”她又对婉儿说:“你不要怪她。我们想念你,都盼望你多来耍。你看你半年多不来了。”

“二小姐说得是。婉儿姐,两位小姐都很想念你,”翠环带笑说,她走出房吃面去了。

“我们还担心你把我们忘记了,”淑华插了一句。

“哎哟,二小姐,三小姐,我哪儿会忘记你们?”婉儿笑着分辩道。“我没有家,你们公馆就是我的家。我哪儿会不想回公馆来?”她的脸色开始在变了,声音也开始在变了。“不过我现在是他们家的人,哪儿由得自己作主?今天若不是来给太太拜生,还走不出来勒!我昨天想得好好的:早些打扮好就动身。哪个想到我们那位老太太过场特别多。她一天单是洗脸梳头裹脚,就要两三点钟。六十岁的人了,那张起皱纹的脸,那几根头发,洗了又洗,梳了又梳,还要擦胭抹粉。从前没有我,她也过去了,现在偏偏要我服侍她。今天好容易把她服侍得高兴了,才肯放我出来。若不是她,我早来就见到太太了。”婉儿的眼圈已经红了,声音也有点嘶哑。但是她也只把眼睛掉向窗外过了片刻。她并没有流眼泪。她愤恨地加了一句:“都是那个老妖精害的。”

“不要紧,妈说过要我陪你到外婆家去,”淑英带笑地解释道,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嘴chún皮,她也在替婉儿生气,不过她不愿意在这时候多谈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增加婉儿的烦恼。“二小姐,我看我去不大方便罢,”婉儿沉吟地说。

“妈说过要你去,你难得出来一趟,横竖我陪你去,没有什么不方便,”淑英热心地说。

“我担心回去晏了,会——”婉儿有点为难地说。“你怕什么!我若是你,就索性痛痛快快地耍它一天,回去让两个老东西骂他们的。他们总骂不死你!”淑华气恼地打断了婉儿的话。她站了起来。

“三妹,你默倒人人都像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淑英含笑地责备淑华道。她不同意淑华的意见。但是淑华的话使她觉得心里畅快了些。

“三小姐的话也有理。我有时候就是这样想法:管你打骂,我把心一横,啥子也不管。你打你的,我还是我自己的。就是靠这样想法,我才没有给他们折磨死,”婉儿带着怨恨地说,她昂着头吐了一口长气,她戴的一副绿玉长耳坠接连地摆动了好几下。

“你说他们还打你?”淑华又坐下来,惊疑地问道。她把藤椅挪到书桌角上,身子略向前俯,等着婉儿的回答。

婉儿脸上发红。她掉头朝四下看了看,她埋下脸,用右手去挽左边的大袖口。淑华和淑英首先看见的是手腕上的一只金圈子,然后是白白的手膀上两条两三分宽的青紫色伤痕,再往上一点,还有些牙齿印。婉儿激动地小声说:“二小姐,三小姐,这还是最近的伤。以前的我都数不清了。”

淑英看得毛骨悚然,淑华看得怒气冲天。淑华忍不住突然顿一下脚,把头朝上一仰,大声说:“二姐,真气死我了!”“轻声点。三妹,你怎么了?”淑英吃惊地说。婉儿马上把她的时髦衣服的袖子拉下来,感激地唤了一声:“三小姐。”“婉儿,是那个老妖精欺负你吗?你快说,我们请三爸帮你打官司!”淑华着急地问道,她在椅子上有点坐不住了。淑英也跟着问婉儿:“是冯老太太打的吗?”

婉儿摇摇头,低声答道:“冯老太太阴险,就数她的名堂多。她折磨起人来,真有本事。她骂人,啥子下流话都骂得出。不过她不打人。在人前,她还会装一副菩萨相。我的伤都是冯老太爷打的。他不但打人,他还要咬人。我从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怪物!他高兴的时候,就把你当成宝贝一样,还肯花功夫教你读诗写字。他发起火来,简直不是人,是禽兽。乱打乱咬,啥子事都做得出来。我膀子上的伤就是他拿窗棍子打出来的!牙齿印也是他咬出来的。有时候我真恨死他。不过恨也不中用。他们人多,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太太,孙少爷……都是一鼻孔出气的。我又是孤零零一个人,又无亲无戚——”

“你不要这样说,我同二姐都是你的亲人。你听我的话,我们帮你打官司,去告冯乐山,我们请三爸出庭辩护!”淑华激动地打岔说,她觉得全身的血都往上冲,她忍了一肚皮的气,找不到地方发泄。她恨不得冯乐山就站在她面前,好让她重重地打他两个嘴巴!一定要打出紫红的伤痕才能够消去她心头的恨!但是房里只有她们三个人,淑英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