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雨电》

第15节

作者:巴金

早晨吴仁民躺在床上不想起来。他心里不好过,他想大概是生病了,就躺着等熊智君来看他。到了十二点钟的光景,楼梯上忽然起了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熊智君慌张地推开门进来。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睁得圆圆的。她恐怖地叫了一声“先生,”就说不出第二句话。她喘息地跑到床前,半晌才挣出了一句:“张太太死了。”

“她死了?什么病?这么快?”他吃惊地推开被坐起来。

“她服毒自杀的。……刚刚死在医院里。”

“自杀?你说她自杀?她为什么要自杀?”他惊惶地紧紧握着她的手问道。

“你一定知道她自杀的原因,她有一封信留给你。”她恐怖地、疑惑地望着他。

“她有信给我?在什么地方?”他痛苦地、急切地问道。

“在她丈夫的手里。信给她的丈夫拿去了。”

“她的丈夫来了?你怎么知道有那封信?”

“是她的丈夫拿给我看的,不过我只看见信封。她的丈夫说,他本来对她讲过他要搭昨晚的夜车来……第一个发觉她服毒的就是她的丈夫……当时她还没有死……他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打了几针……她差不多呻吟了一个钟头……神志也不清楚……她看见我就当作是你唤了几声你的名字……后来她就慢慢死下去了……”她的脸上笼罩着恐怖的表情,她说话的时候,好像那幕惨剧还在她的眼前似的。她忽然猛省似地用颤抖的声音说:“先生,你应该躲开一下。她的丈夫恨死你,说是你把她害死的。他又知道你是个革命党,他还说你是她从前的情人,他要叫巡捕房逮捕你。你快点离开这里吧,马上就搬个地方。他知道你这里的地址,他会设法害你的。”她的话后来就变成恳切的哀求了。

“智君,不要紧。他不敢把我怎样。他没有权力逮捕我,况且他又没有捏着什么凭据。我不怕他。”他用温和的口吻安慰熊智君,可是他心里激动得厉害。他没有恐怖,他只有愤怒。

“她的信呢?她信上说些什么话?我应该知道。”他倒在床上,沉默了半晌,忽然用渴望的、悲痛的声音说。

“先生,你不要这样粗心。他们那班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赶快起来,让我给你收拾行李,”她哀求地说。但他不肯起来。

“先生,你纵然不为你自己打算,你也该为我的幸福着想。

你想,我失掉你,怎么能够生活下去。对于我,你的安全比我的一切都宝贵。你就暂时躲避一下吧。”她把身子伏在他的身上,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她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智君,你不要就像小女孩似地受人欺骗。那个人故意说这种话来吓你。”他拿起她的右手放在嘴边吻着。“我不怕。我不会有危险。你不要替我担心。真正有危险时,我自然会躲避。现在不要紧。你就安静地坐在这里吧。让我起来慢慢地告诉你我和张太太的事情……”他说着就穿上衣服下了床。

“你真的没有危险么?他真的不会害你么?”她疑惑地、关心地问道。她把脸挨近他的脸,她的泪珠从眼睛里掉下来。

“不会的,你不要怕。”他对她微微一笑,就捧着她的脸狂吻起来。

熊智君所说的张太太的遗书已经被她的丈夫烧毁了,除了那个人外就没有第二个人看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仁民——我爱过你,但我并不是为你自杀的。我自杀因为我不想活。我觉得活着真没有意思。我起初还以为你是我理想中的男子,本来你是和一般人不同的,你比他们好一点。但是我如今才知道在男女关系这方面,你还是不比别人高明。至于其余的人就完全和我的丈夫一样了。世间没有一个我理想中的男子,我把爱情给谁呢?

所以我要死了。我的丈夫,这蠢驴,他从来不曾得到我的爱情。他不过当初把我骗到了手。至于你呢,你这可爱的傻子,你永远不懂爱情,你也永远不会得到我的爱情。我现在要死了。自己割断自己的生命,我究竟是个勇敢的女子。葯水的颜色倒是很鲜艳的。我服了它,它会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从此谁也不配来占有我了。

玉雯×月×日”

可惜吴仁民没有机会读到这封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雾雨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