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雨电》

第05节

作者:巴金

明死了,就像一颗星从黑夜的天空里落了,以后人便看不见它升起来。但是在人们的口里明这个名字还活着。

在最初的几天里德华时常想着明,她一提到明,眼里就淌泪。

“德华,你为什么老是想着明呢?想念和悲哭都是没有用的。明已经死了。”佩珠坐在书桌前写文章,她看见德华淌泪,便放下笔安慰德华。她的声音很温和,她看待德华就像看待自己的亲妹妹似的。

“我以前待他太不好了。我简直是在折磨他。你想,他受了那么多的苦。”德华说着便往床上一躺哭起来,她还看见明的眼睛带着恳求的表情在望她。

佩珠看见德华把头俯在枕上,低声哭着,肩头不住地耸动,她心里也有些难受,就走到床前坐下去,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摩德华的头发,一面温柔地说:“你看,这几天你就瘦多了,可见悲哀很容易折磨人。”

德华没有答话,依旧低声哭着,她的哭声像锥子一般地刺着佩珠的心。佩珠忍耐不住,就走去扳德华的颈项要她把头抬起来。德华温顺地坐起抬了头,脸上满是泪痕,两只眼睛茫然地望着窗外。窗外充满着阳光,一群蜜蜂在空中飞舞。

“过去的事是无可挽回的了。在我们的前面还有着未来,德华,你拿出勇气来。”佩珠温柔地在德华的耳边说。“你看,你一脸都是泪痕,无怪乎人家要说你爱哭。”她摸出手帕慢慢地替德华揩眼泪。

“佩珠,你待我真好,”德华感动地说,她把头靠在佩珠的胸前,她的抽泣还不曾停止,这使得她的话成为断续的了。

“我没有勇气。我爱明,我不敢把爱情表示出来。慧从前就责备过我。我处处不及你们,我知道的比你们都少,我害怕我没有勇气走未来的路。”她一面说一面叹气,她觉得她的前面没有路,只有一片黑暗。

“不要怕,你不知道你自己,”佩珠揩了德华的眼睛,把手帕放回在衣袋里,依旧俯下头去看德华的脸。看德华的眼睛。她看见德华的畏怯的、悲痛的表情,她微笑了。她把德华轻轻地抱着,爱怜地安慰这个身子微微颤抖的少女。“没有人生下来就有勇气,谁都是在那个大洪炉里面锻炼出来的。你想不到我从前也因为别人说我太软弱痛哭过。我一晚上哭湿了一个枕头。”她想到过去的事情不觉微微地笑了,她仿佛就站在一条河边看对岸的景物似的。

“你比我强,你的境遇比我好。我的境遇很悲惨,”德华声音战抖地说,“我害怕我不能够支持下去。我不想活。”歇了歇她又换过语调说,“佩珠,你想我能够支持下去吗?我能够做一个勇敢的女子吗?就像你们那样?你说,你老实说。”

她侧着头恳切地看着佩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线的希望,把她的眼睛略略地照亮了。

“为什么不会呢?你这个傻姑娘?”佩珠笑了。她把头俯下去轻轻地在德华的软发上吻了一下。“我原也是很软弱的。

可是同大家生活在一起,我就觉得有勇气了。你怕什么?你在这里,不是我们大家都爱你吗?友情会使你活泼起来,强健起来。”

德华注意地听着佩珠的话。佩珠闭了嘴。她并不回答,却沉默着,似乎在想一件事情,她让佩珠继续抚摩她的头发。她的畏怯和悲哀渐渐地消失了。过了一会她忽然问道:“佩珠,你常常看见星光吗?”

“星光?什么星光?”佩珠不懂这个意思,惊讶地问。

“明说的。他说星光是不会消灭的。他把我的眼睛当作星光,”德华做梦似地说。

“德华,明说得不错,你的眼睛有一天会发光的,”佩珠又俯下头温和地答道。“不是向着明发光,是向着那许多人。”

她突然转过话题问:“你看见那天广场上的景象吗?”

“我看见的,那么多的人。那个景象使我忘记了自己,”德华点头答道。“我看见你,你是那么勇敢。”她记起了那天的景象,就很激动。她到城里来,参加群众的集会,那天还是第一次,给她的印象很深,因为明站在讲台上说话,那许多人似乎都是为了明来的。她又记起佩珠站在石凳上动着头像狮子抖动鬃毛的那个姿态,她不禁带了赞美的眼光看佩珠。

“我不算什么。慧、碧、影她们都勇敢。你也可以做到她们那样。”

德华的脸色渐渐地亮起来。她惊喜地问道:“你真以为我可以做到她们那样吗?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用得着像我这样的人?”

佩珠看见德华这样地说话,不觉高兴地笑了。她轻轻地在德华的头上拍一下,温和地问道:“你要加入我们的团体吗?”

“但是我不知道你们肯不肯相信我,”德华迟疑地说,她的眼睛这些时候就没有离开过佩珠的脸。

“德华,谁不相信你?你这个傻姑娘。”佩珠快活地拥抱了德华。“我们同住了这几个月。你和大家都处得很好。我们都爱你,都欢迎你。”

德华站起来,摆脱了佩珠的手,用平稳的脚步走到窗前,站了片刻。佩珠慢慢地走到她的背后,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她忽然掉过头看佩珠,庄严地唤道:“佩珠。”声音和平常的不同。佩珠略略吃了一惊。两个女郎的眼睛对望着,都是坚定的眼光。德华的略带憔悴的脸突然发亮了。她似乎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渐渐地,渐渐地,热情在她的身体内生长起来,她仿佛感觉到它的生长,她觉得它不停地涌着,涌着,她压不住它。她的身子开始微微地颤动了。她又用战抖的声音唤道:“佩珠。”她的眼睛里开始流下了泪水。

佩珠温和地应着,她注意地把德华看了这许久,她的惊讶很快地就消失了。她现在仿佛看透了德华的心。她知道这是很自然的举动。她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当她第一次决定把自己献给一个理想的时候,她也曾这样地哭过。

“佩珠,我下了决心了,”德华迸出了这句话,便猝然掉转身往外走。

“我知道,”佩珠含笑道。她看见德华走出了房门,便跟着出去。

德华走下石阶,站在天井里,向天空伸出两只手,让阳光洗涤她的全身。佩珠就站在石阶上看她。

亚丹拿了一块巢础架从里面出来。他穿一件衬衫,领口敞开,袖子挽到肘上。他看见她们便笑着问:“你们两个真闲。

也不来给我帮忙。”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还不知道,”佩珠笑着说。“你来,也应该先来看我们。”

“我来了好久了。我来的时候听见你们房里没有一点声音,我以为你们出去了,”亚丹笑着回答。他又问德华:“德华,你怎样了?这两三天你为什么不到学校去?你们年轻女孩子应该活泼,勤劳……”“女孩子?好大的口气。”佩珠噗嗤笑了。她又说:“亚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德华决定加入我们的团体了。”

亚丹的长脸上现出满足的笑容。他走到德华的面前快活地说:“我祝贺你。我早就料到的。你想象不到我心里的高兴。”

他伸出手来把德华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德华羞涩地微笑了,就像一个小孩受了别人的过分的夸奖那样。

“我很幼稚,我希望你们多多指教,”德华像一个女孩般谦逊地说。

“你不要客气,我们又不是新朋友,”亚丹还要说下去,忽然听见里面有人声,他便住了口。英跑了出来。

“亚丹,快来。佩珠,德华,你们都进来看。”英看见他们便嚷起来。

“什么事情?你这样大惊小怪。”佩珠笑着责备道。她知道英的脾气,他平日就喜欢嚷,喜欢跳。

“我们的蜂。看我们的蜂。”英快活地回答。“今年成绩一定好。将来你们大家都有蜜吃。”他说罢就往里面跑,亚丹他们跟着进去。

他们走进里面,穿过一个天井,穿过一个厅堂,由一道小门出去,就进了蜂常那是一个园子。地方宽敞,种了好些树木。许多个蜂箱堆在地上,三四个叠在一起,从每个蜂箱旁边的缝隙里,那些黄色的小虫不住地飞进飞出。园子里充满着蜜蜂的吵闹的声音。

亚丹把手里的巢础架放进一个新的蜂箱内,那个空箱子摆在一块石头上。

“这几天我们正忙着,蜂拚命在分封,要添出许多箱来,”亚丹一面说,一面工作。英却揭开一个蜂箱的盖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巢础架,两面都被蜂贴满了。蜂密密麻麻地动着,人看不出来它们究竟有多少。英拿一只手提着架子用力一抖,把大部分的蜜蜂都抖去了,他又接地抖了两下。于是他们的周围添了不少的蜂。有几只蜂贴在英的手上,有几只便飞到德华和佩珠的头上停住了。

德华害怕地摇着头。英看见了,就带笑说:“不要怕,它们不会刺人的。”他看见手里架子上的巢础已经被蜂咬坏了,只剩下一小块,便取了一块新的放进去。

亚丹也同样地忙着,他却时时掉过头来嘱咐英:“英,不要忘记加糖水。”

“英,你记住,看见蜂在做王台,就毁掉它,免得分封太快了。”

佩珠和德华在旁边走来走去,看他们做这些事情,她们也很有兴趣。佩珠禁不住微笑地对德华说:“亚丹这个人很奇怪。慧说他粗暴。他却可以和蜜蜂,和小学生做很好的朋友。”

“粗暴?是的。这是你们女人批评我的话,因为我反对恋爱,因为我常常骂你们女人。”亚丹听见佩珠的话,便带笑地分辩道。

“我在跟德华讲话,我并没有跟你说。”佩珠拿这句话堵塞亚丹的嘴。亚丹笑了。英和德华都笑了。

“佩珠,”过了一会亚丹忽然唤了一声,他并不抬头看她,他仍在做他的工作。

“什么事情?”佩珠带笑地问。

“你看出来敏这几天的变化吗?”

听见提到敏,佩珠就不笑了。她的面容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她仿佛看见了敏的痛苦的面容,仿佛听见了敏的烦躁的话。她这几天一直关心着敏的事情。她低声答道:“我知道。”

“你不觉得有危险吗?我今天上午还同仁民谈过,我们应该好好地劝他一番。仁民等一下就会到这里来。”亚丹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焦虑。

佩珠沉默了一下,像在想一件事情,过后她忧郁地答道:“这没有用。敏现在很固执。他知道的不见得比我们少。但是他的性情——他经历过了那许多事情,再说,这样的环境也很容易使人过分紧张。”

“我们就不可以帮助他?”德华恳切地插嘴问道,这是听见他们的谈话以后说的。

“恐怕没有用,他不会听我们的话,”佩珠摇摇头说。“敏也许比我们都热烈,比我们都勇敢。这是一个悲剧。生活的洪炉把他磨练到这样。不过我们还是应当设法劝阻他……德华,你不觉得可怕吗?你决定加入我们的团体。”

这句话把德华问着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些事情。她也不大懂佩珠的意思。她看佩珠的脸,那张脸上有痛苦的表情,然而眼光却是很坚定的,而且有力量。她记起了她和佩珠同住了几个月,她多少知道一点佩珠这一群人的生活情况。她认识这些人,她同情他们的思想,她甚至多少分享过一点他们的快乐和愁苦。她佩服他们,羡慕他们,爱他们。她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她为什么要害怕?她就直率地回答道:“我为什么害怕呢?和你们在一起我什么打击都可以忍受,你应该晓得在我的胸膛里跳动的,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心,却是你们大家的心。和你们在一起,任何大的悲剧,我可以忍受。”她说到后面,自己也很感动。这时候她仿佛看见穿过飞舞的蜂群,透过那些树木,越过那土墙,便立着监狱,便现着刑场,枪炮、大刀,还有各种各样的她叫不出来名称的刑具排列在那里,使她的眼睛花了。渐渐地从远处现出了许多面孔,许多带笑的面孔,都是她的朋友的。它们逼近来,遮住了一切,于是消失在土墙后面,树林后面,蜂群后面。她没有一点恐怖,她反而微微地笑了。亚丹在她的对面躬着腰抬一个蜂箱,听见她说话,便举起头带着赞叹的眼光看她一眼。英继续在毁王台,就停止了工作对她做一个笑脸。

佩珠看见德华的笑,心里高兴起来,把方才的忧郁赶走了。她无意间举头看天空,蔚蓝色的天非常清明,没有一片云。她看不见太阳。太阳给树梢遮住了。她埋下头,看见满地都是阳光,树荫下也有好些明亮的斑点。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了那篇未完的文章,就对德华说:“你就在这里玩一会儿吧,我要去写完那篇文章。”

“好,你先走吧,”德华温和地应着。佩珠刚移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雾雨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