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思中国游记》

第09章

作者:沈从文

灰鹳的家

他们在路上走着,是上午八点钟光景。

傩喜先生见到一些庙中都有人磕头作揖,不很了解这件事的意义,就邀阿丽思小姐进去观光。

阿丽思小姐来中国原就是想看这个!

她看到一只猫拿了一尾很小的鱼放在那个朱红漆神桌面前,跪了下去磕头,又低低的祷告。这祷词也用得是一种韵语,只听到说:菩萨,这是一点薄薄礼仪,你别以为菲薄请随便吃吃。

我是一只平素为人称为正直的老猫,

从不曾肚子不饿也向人唠叨。

因为听花猫说您菩萨真灵,

我敢将我的下情上陈。

你保佑我每天吃鱼吃鸡,

你保佑我以后得一个好妻。

你保佑我身无疾病,

你保佑我白天能困。

你保佑我凡事如意,

你保佑我……

磕完头,致了心愿以后就见到这个猫收拾东西把神桌前那尾小鱼衔去了,第二个求神的便又补上,把一个鸡头从口中吐出,照例的跪下,照例的念诵祷词。猫儿来得很多,所有希望全是一样。本来想从这里找到一些有趣味的什么,见到在中国磕头正同欧洲人对十字架行礼想神帮忙一个样,没有一点出奇,就一出这庙再不想进其他庙里了。

阿丽思说:“傩喜先生,我们不看这个吧,恐怕人家灰鹳老等着!”

这兔子绅士,则为这地方情形奇怪,实在再愿意看一点别的,如象本地兔子之类求神的事实。但他不好意思把这个希望同阿丽思小姐说。虽答应了阿丽思小姐赶忙走,却每从一个庙前经过就留心到进庙的人物。谁知所见的多数是猫,狗,狼,狐狸,肉食者类。吃斋的也有,如象獐鹿等等,总不是兔。他从那众兽中拣那耳朵大一点的注意,却看不出一匹兔子本家来。

他对这地方的社会组织是满意极了。他明白,在欧洲,人的生活都全应自己负责,到无可奈何时求是求神,也不敢太贪,神只是一个,照料不到许多。而这里,要发财,就去求财神。要治病,就又可以到葯王庙去。坐船可以请天后同伏波将军派人照料。失落了东西,就问当坊土地要。保护家宅有神荼、郁垒(比红头阿三就象可靠得多)。虽然从地方下级法庭到大理院还办不清楚的案,一到城隍庙也就胜败分明了。

多神的民族,有这种好处,人人都对于命运有一种信心。且又相信各样的神如各样的官一样,足以支配人的一切。并且又知道神是只要磕一个头作一个揖便能帮忙。虽说香烛三牲有时不可免,但总之比——譬如说,家中孩子生了病,与其花两块钱请一位医生,再花一块钱捡一副葯,还不如用两毛钱到神面前讨一点香灰什么的合算。吃了香灰终于死去,那是这小子命里注定,不吃香灰倒似乎是有意回避命运,罪更大了。

阿丽思小姐因为见到庙太多——怎样是庙同衙门,怎样是人家住宅,这是昨天扁嘴鸭一指点就知道了的。——想起神也多的是,她说,“傩喜先生,这地方通信大概方便极了,差不多每一个庙里都可以为我们捎信!”

“嗯,好象是。”

于是阿丽思小姐就想起家中一切来了。第一个是想起姑妈,第二是家中一匹拉稻草的马,第三是一只皮手套(这手套上面是有自己的名字,为远房一个堂姐用金线绣上的),第四才想起爸爸以下的诸人。她想今天回到旅馆就去详详细细的写一封信,告他们这里如何好玩,且想把所见的一切都写在信上。她有笔,有纸,她存心写二十张或再多的信,要家中人围到桌边张大起口坐着,静静的听姑妈格格佛依丝太太把这信来念读。想到信,她又俨然看到姑妈在家中这老太太自己小房子里,坐在旧皮软椅上,用手幅子擦她的大黑边的眼镜情形来了。

…………

去灰鹳家的道路,是在昨天经过扁嘴鸭与百灵的指点,已再不会走错的,于是他们俩在约九点钟左右就抵灰鹳家的玉皇阁附近了。

按到门牌去找索,找到了第九号第五个巢。

小小的灰色的门,灰得正同那鹳鸟身上所穿衣服颜色一样,阿丽思小姐就笑笑的对傩喜先生说,这个一定再不会错,因为门的颜色就已经告给这是灰鹳的家了。

每一扇灰的门上,还有一长方朱红漆,在这红漆上面用黑色写了一副对子:备致嘉祥总集福荫傩喜先生就用他的象牙手杖轻轻的敲打那门,且听到里面脚步声,就同阿丽思小姐皱一皱眉头,又点头笑笑的说“来了”。真来了。

那灰鹳在昨天听到百灵一番话,就非常高兴。又深以为百灵不代为邀请他们俩索性到家午饭,实是可恨。他从百灵口中知道来访者是什么样一种人物。正因为贵客来临,着忙到预备这事那事,他把几个小孩子收拾得同过新年时一样的美丽,收拾好了又一古鲁关到一间空房里去。小孩子大的还只有五岁多一点,也明白今天是有点特别,全不敢再用衣袖去揩鼻涕了。这一家,经灰鹳一布置,全变了。这完全是用一种小学校欢迎视学员的情形来欢迎阿丽思小姐同傩喜先生,他们却一点不明白!

听到外面打门,灰鹳已猜到是客到了,匆匆忙忙的跑出来开门,门一开他们就会了面。

傩喜先生的样子,在灰鹳也是早已从书上就认识了的,但料不到眼前的就是那大耳朵和气绅士。我们是知道那些伟人王子,在历史上光辉万丈,当面时总不知不觉要感到“也不过如此”的略带轻视心情的。然而傩喜先生的笑容,以及极其相称的体面衣服,与极其高尚的态度,把这尊敬仍然从灰鹳方面取得了。

灰鹳见到阿丽思小姐,同这一个中年绅士在一块,不待再要介绍就明白在眼前的是傩喜先生,他就非常客气的样子,把腰钩成乙字,用着诚恳到使人听来流泪的声调,说:我亲爱的傩喜先生,你能来此真使我又喜又惊!

闻名是真不如见面,

见到你可以说是遂了一件心愿。

他又向阿丽思小姐行礼。

小姐,您今天来此更增我光荣,

我正在取笑我这对老眼睛!

若非百灵昨天告给我一切,

对小姐与先生我还不晓得!

他们于是就互相握手,兔子是不消说对这握手感到满意的。他来到中国,同中国住的鸟握手,亲切的谈话,这还算第一次!

灰鹳就把他们让进客厅去,到客厅又握一次手。

灰鹳说:

您俩位真可说是我们中国好友,

你们还不明白我孩子是望你们来有多久!

他们都说“若能见到阿丽思姑娘,

胜过每天每夜吃橡皮糖。”

把她比为橡皮糖,阿丽思小姐倒是第一次听到的新鲜事。

然而她不象小气的人,一听到人说她是什么,不管好意恶意就发气。她就知道小孩子必定要比家中五妹六妹还乖的。她问灰鹳:司徒先生,我们想请你小孩出来坐坐,这傩喜先生就和小孩顶讲得过。

傩喜先生直到这时才想起也应说两句话,他就说:听到阿丽思小姐把先生讲,所以今天我们特意来拜访。

又听到说有几个宝贝,

…………

他把话又说不下去了,多寒伧。幸好的是灰鹳已懂得他们意思,业已站起来,说是请稍候。灰鹳就去了。阿丽思小姐说:傩喜先生呀,“贝”字在韵上很不好押,我担心他听到你说会要打哈哈。

傩喜先生笑着说,是这样,自己只好做散文诗去了。正笑着说着,那一边帘子一起,灰鹳把三个小鹳鸟一只手牵一个的走来,那一匹顶大的则在灰鹳后面。

“哈,妙极了。”傩喜先生见这些小鸟羞羞怯怯的在爸爸身边,听从爸爸的命令,对着他与阿丽思小姐鞠躬行礼,就乐得直跳。

小朋友,快拢来,各亲一个嘴,

我们来行一个见面礼。

若不是先经爸爸解释,这些从小不见过世面的鹳鸟,就会疑心傩喜先生是猫儿狸子的。就是知道了傩喜先生不会吃他们,且在平常又非常愿意得傩喜先生做朋友,但在此时也仍然不敢离开爸爸身边。一个毛茸茸的洋鬼子的白脸,虽然在那脸上耳朵上可以发现许多有趣味的地方,小东西终是胆怯,不好意思就把这友谊交换!

阿丽思小姐见到这样,就先走过灰鹳的身边。她把手伸出去,那顶小的鹳鸟就最先同她握手了。其他两个见阿丽思小姐不比傩喜先生伟大得可怕,就也同阿丽思小姐握手了。

阿丽思小姐就拖了那顶小的走近傩喜先生。

这傩喜先生是人顶好,

学故事可学得你笑个不得了。

小鹳记起傩喜先生衣袋里有鼻烟壶的,就问阿丽思小姐:怎么他那小瓶子胡椒末又不拿出来?

怎么他脸上生得那么白?

傩喜先生见小鹳已不怕他了,就把小鹳从阿丽思小姐身边抱起来。

小宝宝,你瞧你样子多好!

可以把你名字告我,

让我永远记到你弟兄几个。

灰鹳:

把名字告给伯伯知道,

不要怕伯伯相笑。

说,“我名字叫做喜喜,

叫爱爱的是我的姐姐。”

那小鹳就照到他爸爸说的,结结巴巴说给傩喜先生听。回头傩喜先生又问叫爱爱的是哪一个。那小鹳就指到灰鹳左手那个。爱爱即刻又为阿丽思小姐拖到傩喜先生身边来了,在灰鹳那边,只剩下一个大哥了。

大哥见到喜喜爱爱同来客说到他时节,忙把爸爸长衣后襟举起,头藏到里面去,又不时的张望。顶小的那鸟就笑她大哥不中用害臊。

大哥经这一笑更不好意思了,索性躲到爸爸身后,爸爸走近傩喜先生,他也跟到走拢来。爸爸说,“不要怕羞呀,妹妹小都不怕!”

不得已终于也给傩喜先生亲了一个嘴的松子,不到一会儿,也就大大方方成了傩喜先生同阿丽思小姐的朋友,同两个妹妹争到要傩喜先生抱他了。

傩喜先生一面同灰鹳谈话,一面又来应酬这三个不客气的主人,立刻把这家中空气变得热闹非凡。在最短的时间中,他就让三个小主人欢迎到想永久要他在他们家中做客,这对小孩子的胜利征服真出了傩喜先生自己的意表之外。然而他就居然答应了喜喜妹妹的请求了。本来在傩喜先生的生活上,需要小孩的潜意识,就比小孩子需要他还感到需要,他自己也不明白!

在这地方阿丽思小姐真应说是大女孩子了。喜喜爱爱姊妹在她面前正如家中五妹六妹,或者说正如六妹的洋囝囝,是那样的姣小好玩,话也说不清,路也走不稳,结果她也就只有让她们在自己面前来撒娇的一个办法了。

灰鹳为他们来客倒茶,又拿出一只水烟袋来,傩喜先生则虽不抽烟却把这希奇古怪东西拿到手上看个很久。灰鹳以为是傩喜先生不明白这烟袋用法,就要爱爱为傩喜先生吹煤子。

松子:

伯伯,你把嘴巴斗上直喝,

这烟子就象云一样多。

喜喜:

喝这个象用芦管子喝柠檬水,

喝烟时应当要跷起个“二郎腿”。

这小鸟,还怕傩喜先生不明白二郎腿是什么跷法,就坐到那小椅子上去学。不消说又是她从爸爸学来的!

象小猢狲一样,几姊妹缠到傩喜先生,这种待客方法,也亏傩喜先生受得住!在孩子们纠缠中,傩喜先生却并不忘记同灰鹳讨论到一切中国情形。灰鹳告他说到许多事,说到阿丽思小姐,说到傩喜先生,说到他们的旅行,这个,那灰鹳接着说:早就有人猜想你们会来中国,还有人准备着用军乐迎接!

有人知道了你们来必定要请公开演讲。

这事情我看要免避也无法可想。

阿丽思小姐,看到那天八哥博士欢迎会情形,就吓怕起来。她说:哟,这个事我主张不去为妙,我们又不是来中国讲道。

傩喜先生用阿丽思小姐的韵,说:

但我想不声张也许不知道,

不让你以外有人明白也妙。

灰鹳:

不成了,百灵必定会到处宣传,

他这个新闻记者是无所不言。

傩喜先生心中倒以为实在要被人麻烦,去去也不甚要紧,他就不说这事了。

喜喜:

伯伯,为讲一讲欧洲的孙猴子,

到底用汽车碾它死不死?

傩喜先生:

哈,可厉害,那猴子——

故事为外面拍门声音打断,灰鹳忙去开门。阿丽思小姐不忘记刚才灰鹳的话,深怕这拍门的就是来请他们赴什么会的,心惊眼跳的不安。

然而不速之客是终于来到客厅子,阿丽思把眼睛闭起,想是这样则看不见来的那百灵(百灵自然也就不会见到她了)。

可是百灵却以为阿丽思小姐给灰尘迷了眼,先向傩喜先生亲热,又同灰鹳谈话。见到阿丽思小姐业已把眼睛睁开,才走过去陪阿丽思小姐寒暄。

这一家今天是多热闹!来了一个傩喜先生,加上一个百灵,真象还愿做道常起眼动眉毛的聪明百灵,怎样很巧妙的把傩喜先生同阿丽思小姐哄得欢喜,正象傩喜先生哄灰鹳家几个小孩一样容易。

他们谈着,笑着,吃着,喝着,幸好百灵倒不提起请演讲的事。因为当百灵拍门灰鹳去开门时,业已在大门边嘱咐了百灵,所以本来要说的也不说了。阿丽思小姐见自己错疑心了好人——她实在已承认百灵不坏了——她又想起百灵进客厅中时,自己闭眼不理百灵的情形,就在心中害羞不过。

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平白无故忽然的红脸,这是有好几打没有理由的机会的,所以阿丽思小姐倒并不曾为这些主客疑心。这种害羞心情不曾给他们知道,因此她不久又高兴了。

在晚上,阿丽思小姐在茯苓旅馆的自己小房中,她用那支蓝色铅笔在傩喜先生给她买的本子上写道:姑妈:我告你……顶好是那三只小鹳啊,我若不是为可怜那位司徒先生,真想抱一只回家来!姑妈,你猜我假若是抱它回来,应抱那一个?我不说我一定要抱那名字叫做喜喜的,让你猜。可笑的是傩喜先生,还答应别人做一个长久的客,我是只想要这几个小鸟到我家来做长久的客。姑妈,我请你告我,这是不是一个办法。若你以为好,我将同傩喜先生商量,要他去为我与司徒先生打交涉,就请他们搬家到我们家后园那柏子树上去祝…………——你的乖侄女阿丽思这封信,阿丽思小姐伏在桌边花了三点钟才写好,一共是二十七个双页,写完时就丢到字纸篓去,请文昌菩萨派人送——她明白文昌菩萨是管字纸的——她却不知道神多的地方倒不一定办事顺手,文昌菩萨按照他做菩萨的新规矩,去顾自玩耍,不是先许得有小费的话,就决不帮这个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丽思中国游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